信师信法闯过生死关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二日】那是二零一一年时,我无意发现右侧乳房有一个一角硬币大小的肿块,但不觉得疼,当时也没在意。

可是不知不觉中它在长,一晃两三年过去了,我的整个乳房被硬块儿占得满满的,同时,还在串着长,又延伸到腋窝处,腋窝又长出两个硬块。又过一段时间,两个硬块儿又合并成一个硬块,跟乳房硬块一般大,因为它也不疼,我也就没多想,该干什么干什么。家里外头吃喝拉撒全我管,三件事儿也没有落下,忙里忙外的,直到有一天乳房肿块突然破了,这一破又流脓又流血,着实把我吓了一跳,突然觉得我的生命要完结了,心想:难道像常人一样,得了乳腺癌症不成?这一吓非同小可,人的东西占据了大脑,这不要完了吗?眼泪就像流水似的,流个不停,无法停止。

当时同修就在我旁边,我这一哭同修也跟着掉泪,当时真是无法形容我的心里。一会儿神的东西占了上风,就想:我还没在大法中呆够呢,我也离不开大法呀,不行,我得走神的路,要坚定正念。一会儿人的东西上来又想:儿子还没成家,刚刚买房子,还有外债,不能死。思想激烈的斗争着。如果去治这个病,就得花掉几十万,而且家里刚刚买了房子,借外债十多万,手里没有钱还得借,怎么办?如果按常人的说法就是癌症的晚期,治,只能去冒险,也许上手术台还下不来,最终是人财两空,那样家人也没有活路了。思前想后,还是得走神指的路,把心一放到底,把命交给师父,去留由师父做决定,从此再没流过眼泪。

一晃又接近两三个年头,期间乳房又流血又化脓的,一天得换三四遍手纸,又腥又臭的,实在难闻,背心乳罩扔了好几个,睡觉也不能翻身,只能平躺,一翻身乳房和腋下肿块,就挤着了,又流脓又流血还疼。床单上经常弄得都是脓血。有几回疼醒了,就起来打坐,每睡前都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念着念着慢慢就睡着了。

二零一五年秋,我结识了两位新同修,我把身体的状况向她们说明了,她俩的认识是这件事应该重视起来。第二天,两个同修找我一同帮我发正念,教我向内找,因为修这么多年我一直不会向内找。她俩帮我找,一颗心一颗心找,然后不要它解体它,最终我找到了是欲望这颗心在作怪。同修说我应该是找对了,就是这颗心。

二零一六年第一天,在学法小组学法,我无意中碰了一下乳房,当时血就流了下来,乳罩、内衣、工作服上都被血湿透了,我把衣服脱下用手按住才停止,当时小组同修很担心,立即为我发正念半小时多,大家严肃的告诉我,要天天发正念清理自己。又过一个星期,小组同修整体配合,针对我乳房发正念,期间有同修看见这个灵体是个半圆形跟耳朵那样半个圆形的,还闻到一股我身体散发的一股烧焦的味儿。之后有同修找到我,帮我一起发正念清理我空间场。帮我到外地找同修和我交流,整个小组都动起来了。

在我乳房破头开花的不长时间,有一天师父在梦中点化:我梦中左手一摸,乳房掉了,好了,腋窝肿块也掉下来了,可不是掉到外面而是掉到肉皮上,我悟到,是师父把另外空间那个灵体给拿掉了,就像师父讲的:“你越难受的时候说明物极必反,你整个身体要净化了,必须全部净化了。病根已经摘掉了,就剩这点黑气让它自己往出冒,让你承受那么一点难,遭一点罪,你一点不承受这是不行的。”[1]

第二个梦是在二零一六年年底,有一天梦中觉得衣服里面怎么多一个东西,是什么?翻开一看,是乳房掉下来了,一摸乳房平了,还剩1.2厘米的距离没有合上,掉下来之后,我还在找,没找着,梦中还在对人洪法说:看!学大法乳腺癌都好了。醒来一悟:这不是师父告诉我乳房好了吗?此时的心情不知用什么语言来表达对师父的感恩。

这期间每次我都感觉师父在替弟子承受,因为它不大疼,就是疼些我也能承受过去,这样我就觉着师父在管我了,心也就稳了,看法也能看到法理了。这期间,丈夫不幸遇难过世,我顶着身体与精神上的双重压力,在师尊的慈悲保护下,在同修们的帮助下,历时七个半年头,走出了人生低谷,走出了生死大关。我的乳房已经完全合上了,好了。

在此,弟子真心跪拜师尊救度之恩,也谢谢同修整体配合的帮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