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师父的慈悲看护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二日】佛法无边! 只有走在修炼路上的人,才能感受到他真正的神奇。

一九九七年的一天夜晚,我非常清晰的梦到站在一尊佛的脚前,我的高度看不到佛的脚趾盖,那尊大佛微微的睁开眼睛看着我,这时从很远的地方飞来一尊小金佛,慢慢的溶入大佛的身体,醒来后,久久回想着梦中的情景,定格在我的脑中。

一、走入修炼

同年的秋天,家人(大法弟子)送我一本《转法轮》,又给我一张市图书馆二楼师父讲法录像的门票。我去看,惊奇的发现录像一开始出现的小金佛居然和我梦中的是同一尊佛!

就是那一年,我走進了法轮大法炼功点,走上了一条神奇的修炼路。

九九年“七·二零”前两个月,师父点化我到学法点,“七·二零”前一个星期,请到炼功带。师尊看到我对大法渴望的这颗心,给我在家修炼开创了条件。“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我知道师父为我准备好了一切!

二、信师信法

迫害开始,我又做了一个清晰的梦;梦到在一间房子里,一个人审讯我,大概是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如果还敢炼,(他用手一指)就放一条大狼狗咬我,这时我好像一点也没害怕,心里想,你敢咬我?抬手在头发中抽出一个象修眉毛用的小镊子,几步冲上去,对着狼狗张大的嘴猛叉下去,小镊子一下变成了一个硕大的叉子,只见刚才还凶猛无比的大狼狗一下就瘫在了地上。醒来后,回想梦中,我的胆量远远超乎我自己的能力,从而更坚定了我修大法的决心。

一天下班回家,单位住宅小区通知住户一律上交法轮功书籍,并登记姓名。当我走到院门口时,有人站在传达室门前冲我喊:“炼过法轮功的,把书都交到老干部活动室。”和我一块走的还有一个功友就问我:“你交不交?”当时我非常平静的告诉功友:“我请书时,也没用他们一分钱,凭什么交给他们?我不归他们管。”

第二天早晨上班挤公交车,我坐在最后一排的椅子上,车上挤满了人。忽然我仿佛看到司机前面的公路,道路异常的宽阔清清楚楚,就象我坐在司机的位置上一样!(我的座位根本不可能看到) 车继续向前行驶(在郊区上班),途经医院、火葬场时,我想,医院、火葬场是人生必经之路,可我不是了,我已经不属于这一站了。

三、兑现誓约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后,我去北京证实法,当时好象师父把我给封闭了、下了罩一样。回来后,开始以自己的亲身体会向人们讲述大法的美好,从不会中摸索,自己写“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挂幅、写粘贴、发真相信,向人们传递着大法的真相。后来有了真相传单就更得心应手了,走出了一条自己的证实大法的路。虽然艰辛,但始终感觉得到大法是我最大的幸福!

《九评》发表后,开始“劝三退”,我和同修(家人)首先从我们家里到亲戚做起,再到农村老家所有能联系上的亲戚,在我们讲真相、劝退的努力下,亲友们全部退出了邪党。同时证实大法的美好,使更多的人得救。

退休后,我全职营运家庭资料点,买了第一台激光打印机。由于当时邪恶迫害严重,资料点也相对封闭,再加上根本不懂打印技术,只好全家人齐动手按照说明书操作,开始以家庭为单位资料自给自足,后来也能供给其他同修了。都靠着求师父一步一步的指教,一路走了过来。当时根本不懂得打印机还要加墨粉,可神奇的是这台机的墨粉大概用了近一年。资料点的资金也就象买米、买菜一样是正常生活的一部份,这个资料点在全家人的参与下运行的很好。

初冬的一天晚上八点多钟,我给同修送资料回家,骑着电动车无意向天空望去,忽然满天的星斗从遥远的宇宙自远而近向我飞来,我置身于星空之中,情不自禁的唱了起来,一直到家。

回到家,天上无比震撼的美景使我久久不能平静,顺手将随口唱出的歌词记录下来,第二天有同修来家看到,对我说:“姐,这是你写的吗?我认识一位会谱曲的同修,给谱一下曲,发出去吧。”其实,我文化不高,也根本不会写什么歌,是师父给我打开了我的记忆,给予我智慧,让我知道了的誓约。

后来同修谱曲我拿到后,惊奇的是与我当时唱的近乎相似,题目为“慈悲怀”。歌词是:

我从美好的世界中来
落入凡尘几千载
茫茫迷中我在等待
盼望着慈悲的师父来。

我从遥远的世界中来
生生誓约记心怀
风雨中我的初衷不改
盼望着宇宙大法的传开。

我从深邃的大穹中来
生生下走为今载
万古天门今已开
传颂着师父的慈悲怀。

师父啊,师父啊,感谢您把我领回来,
师父啊,师父啊,感谢您把我领回来。

师父讲:“大家一看到这法,特别是我讲的那三部份人的前两部份,看到法之后真的是那个心情,简直太高兴了!太好了!终于找到了!人千万年的轮回等待的不就是为了这个吗?那时生命深处的感受使你什么人心都能放的下,下定决心一定要修好自己。那个兴奋的心情使人精進。”[2]至此,我再不敢怠慢,无怨无悔跟随师尊,兑现着我的誓约。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接触到懂技术的同修,给了我很多帮助,我的技术也逐步走向成熟,一般的问题也能自己解决了。有时也能帮助同修解决一些小问题。记得是初春的一天,我去给一位同修修机器,回来时在公交车站等车,天气特别的冷,冻的我上下牙打架,上车后,我坐在靠门口的座上。当时的公交车还没暖风,而且四面透风,忽然我感觉右边身子开始发热,不经意低头看到我的右侧象是炉火一样的蓝火苗舔着我的手背,我就象坐在炉火边一样,手背被烤得发红,当时眼里充满了感恩师尊的泪水,心中激动的喊着“谢谢师父、谢谢师父”,真正体会到有师父真好,修炼真好!慈悲的师父就在身边呵护着我!

二零零八年“奥运”前,我市大规模盘查,路口、邮局、各小区、甚至楼门口都有登记人员。我每次去楼道发资料,小区门口检查身份证时,到我这不是没人理我,就是对我说:“过去吧”,根本就没人检查。有一次,在一小区内碰到一同修,她远远的看到我,嘴张得大大的,半天才说;“你还敢来我们小区?我们小区查的可严啦。”

还记得有一次我去一楼群发资料,我一進院子碰到一条小狗,它小声地叫着,跑到我的脚前,我告诉它:我是来救人的,你记住“法轮大法好”,给我看着人,不要让人出来,有人就告诉我好吗?就这样,我上楼时它就在楼门口静静的等着也不叫,我发完资料后,就不想再走大门,这时就听小狗吱吱的小声叫,好象明白我一样,抬头看看我后,向前跑去,我跟着它向前走,就在楼与楼的交叉处看到一扇开着的小门。当时我特别感动,蹲下来谢谢它,它就再也不叫了,静静的看着我,直到我走出好远。我知道是师父给我安排小狗帮我的。

当时邮局门口的邮筒前都有探头、门口经常停着警车,我每次去发信离警车大概一条马路时,提前就想让警车快走,不要耽误我做正事。警车基本都会快速离去。对在邮筒前值班的工作人员,心中就想:你们忙你们的去,我要做我的正事了,快走。于是就会出现工作人员接电话、上厕所,或有人喊他们走。每一次都离不开师父的慈悲保护,就是用尽人间任何语言都无法表达我对师父的感恩!

四、坚定正念

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七日,我去同修家被绑架、抄家。在派出所,我从一开始就给警察讲真相,讲我得法的经历,讲大法的美好。这时,又有两位同修陆续被绑架到派出所,警察对他们训话时,我看到一同修的手一直哆嗦,我马上发正念。当时感觉正念场特别强,我的浑身发热,热气顺脚底往出冒,我感到师父在加持我。

警察欲审讯我时,当我看到电脑上打出“审讯笔录”四个字,突然生出一念,我是大法弟子,他们怎么能审讯我呢?随即站起来拉门出走,警察在后面喊:“上哪去?”就在抬起右脚的一刹那,我没有了意识。再抬头时,我已经是在过了两条马路的巷子里了。是师父把我从派出所“托”了出来!

流离失所后,我产生了怕心,有过懈怠、寂寞,但对师父、对大法的坚定信念没有过一丝一毫的怀疑。师父告诉我们:“修炼人讲的是正念。正念很强,你就什么都能够抵挡的住、什么都能做的了。因为你是修炼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层法理控制的人。”[3]我知道,是我没做好。

“十年浩劫”使我少年丧父,给我一生造成无法弥补的缺憾。《九评》发表后我曾一度热血沸腾,我对中共的仇恨无法消融。我对中共有彻骨的清晰的认识,从小对中共的逆反心理,缺少了佛家的慈悲。

由此而产生的仇恨心、干事心,偏离了师父的教诲。通过学法我认识到,平稳的修炼之路就是否定旧势力的正法之路。我开始大量学法、背《洪吟》、在家唱大法弟子的歌,一思一念中不离大法,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懈怠,真正向内修自己,除去仇恨心、干事心、以及对家庭的情。我更清晰的认识到,只有师父传的大法才是众生得救的希望。

我家人人明真相,各个得福报,一桩桩、一件件的“神奇”之事数不胜数。我们的大家族从七·二零前有三位大法弟子修炼,现在已有七位成年大法弟子和四位小弟子了。我们的修炼使全家人受益,孩子们的学业、全家人的工作顺顺利利,在所有办事中我们没有多大的门路,但我们内心明朗清楚,一切都来自师父的安排!我们有师父的看护!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