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女儿与片警的转变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一日】

(一)邻家女儿的转变

有一次下楼路过一楼,听见一楼内一个女主人的大声哭叫和咒骂。我刚要走过,她突然推开了门一把抓住我的手放声大哭大喊:她太气人了,我可怎办呢?

原来她的独生女因长的漂亮,上初中时就让黑社会给拽了去,从此和地痞流氓混在一起,逃学、打架、喝酒、吃喝玩乐,夜不归宿是常有的事。有一天喝醉了酒,用空啤酒瓶把和她一起喝酒的男人打的满脸是血,脑袋打破被缝了好几针。她妈给人家赔了好多钱,女儿也進了劳教所。女儿成了她妈心病。

又过了些日子,我又碰上女孩的妈,往日脸上的忧愁不见了换上了兴奋的笑容,激动的说孩子变好了,在劳教所遇到一位法轮功阿姨,给她讲大法真相,还背会好几首《洪吟》呢。现在她不混了,知道做买卖养活自己;也知道惦记我,孝敬我,还给我邮床单和我爱吃的糖。也不闯祸了。

(二)片警的觉醒

我小区一片警,有段时间经常在小区转悠,经常向居民和过路人问谁家炼法轮功,小区人都躲着他。一次问一个七十多的大娘,大娘严厉的说:不知道!这事你不要再问我。片警很不受居民欢迎。他摩托车没电了,他敲谁家门谁不给开,只好硬推着笨重的车回家。大法弟子看他很可怜,就因为他不知真相才造业,主动打招呼主动开门让他给摩托车充电,给他讲真相

一次他带一个小警官来我家看我干啥,我客气的把他们让進屋,片警问我,你信仰啥?答:宇宙科学,宇宙最高法理。于是我主动出击,不畏不惧:“孩子,你和我儿子一样年龄,他是电影演员,你和他长的都很帅气又善良。你为啥当警察?你为啥管法轮功?”我从心里把他当亲人,又说:“我哥哥和舅舅是警察,我是警察家属,我们是一家。你知道老百姓说你们什么吗?‘过去土匪在深山,现在土匪在公安。’”他听后笑了,然后无奈的说:“我也没有办法!”以后他们再也没上门干扰。

后来我丈夫到公安局给儿子补办身份证,这个片警匆匆往外走时刚好碰面,问明情况又忙跑到办事警察跟前,指着我丈夫说:他是我亲戚。让他同事马上优先给办了身份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