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法轮功后嫂子变好了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四日】我和婆家嫂子俩人都修炼法轮功。嫂子是一九九四年开始修炼的,我是一九九九年学的。自从学了法轮功后,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做人。我嫂子的心性变化非常显著。

原来嫂子是我们那儿出了名的固执人,特别好强,妒嫉心重,疑心大。因为她身体经常出毛病,身体不舒服就经常跟她老伴怄气,嫌老伴不给她看病,跟家人生气,常年来她老伴提起她就头疼。

以前我们在一个院里住,在分家产和赡养老人的问题上,分歧不断。关系就一直不好。她家挨着大门,下水道也很近,我住在离大门远一点的台阶上,可她经常反过来往我这边倒脏水。因为谁说也不顶事,我也觉的跟这种人交不起,只能一直生闷气。

对两个大姑姐和老人就更不用说了,大姑姐当她的面一般都不敢随便开口说话,老人曾经让她给气出病来,差点活不下去了。

她和外人也很难相处,谁与她说话都要小心,一句话说不好就会惹下麻烦,没完没了,纠缠不休,村里谁也不愿意与她共事。她就见不得别人好,比如只要我穿件什么新衣服呀、鞋呀什么的,她就得要想方设法赶快做一件穿上。

就我这样的嫂子,自从炼了法轮功以后,人们都说她简直变了一个人,不仅村里的、娘家的、周围村里认识她的人都说她变好了——对老人也好了,对小叔子、大姑子都好了。自炼功以后,嫂子的身体也没病了,老伴也活的舒畅了,一大家子交往密切了,亲朋好友来往的也多了,她也没疑心病了。几家的孩子们在外都互相帮忙,托大法的福,过的都挺好。

现在嫂子对谁都能以诚相待,善解人意,乐意助人,经常接济村里那些生活困难的人,给他们吃的、穿的,农忙时帮着别人干一些地里的活,秋收掰玉米的活就更多。

至于我们妯娌之间的相处就更不用说了,过去那些不愉快的事,我们互相之间只字没再提过,好象根本没发生过一样,见面就有说不完的知心话,人人都说我俩象亲姊妹。我也经常感叹:除了大法谁也不可能改变象我嫂子这样的人。

我老伴的姐姐妹妹都不在村里住,逢年过节才回家,大家都帮着干活,做啥的都有,嫂子做最好吃的给大家吃,从没一点怨言。地里种的菜呀,还有其它一些稀罕吃的,都给我们大包小包的提前装好。我们村里有公交车,有了新鲜菜,嫂子还隔三差五的往城里捎。每逢大家聚在一起的时候,都不分彼此,敞开心扉,高高兴兴。

看到嫂子的变化,家人以及亲朋好友都很认可大法好,支持我们修大法,一些人还因此得了法。

我老伴就是亲身受益者,我十八年没吃一粒药,身体健康,对待他的家人及亲戚跟我的家人和亲戚一样,不分彼此,他很明白大法好。

我控告江泽民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老伴也支持我。派出所、“六一零”和我原单位多次派人上门施压,限几日几时如果不写不炼的保证书,不是关洗脑班,就是進看守所,要不就停发工资等等,威胁恐吓。老伴问我:“你写不写保证?”我说:“不写!”老伴就跟我爸妈说:“好!不写就不写,我这就去告公安局、政法委,某某(指我)为什么不能告江泽民,告江泽民又没犯法。”老伴总是站在正义的一边。

今天我要告诉世人的是:我们这一大家子能有今天,都是托了大法的福。我就是想让世人知道法轮大法的美好,法轮大法对家庭、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而江氏流氓集团却容不下一群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

就我嫂子这样的好人,却因为给世人讲大法的美好就经常被当地派出所、村委干部骚扰恐吓,逼迫她写不炼功的保证书。一次,她在公交车上给人发法轮功真相传单,被人举报,警察去抄了她的家,因她当时给女儿看孩子,结果就把他小儿子连夜绑架到县里的城关派出所,暴力逼供,搧耳光,还罚了五百块钱。给家人造成很大的伤害。

今天我要郑重的告诉各位朋友:千万不要让共产党的谎言哄骗了、埋没了自己的良知。真正明白法轮功的事实真相,才分清善恶、远离中共及其附属组织,这事与你有关,因为这样您才能平安度过致命的天灾人祸。我们大法弟子都是真心的为你好才说这些话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