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玉君被非法关押旧病复发 女儿呼吁释放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烟台市龙口市六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李玉君被非法关押已有50多天了,8月17日,构陷她的所谓“案卷”被送到法院。18日,法院人员到看守所送非法起诉书。

一个多月来,李玉君女士身体出现多种不适(曾患有罕见的变应性亚败血症),高血压、发烧、全身疼、眩晕等,相依为命的女儿多次向相关部门反映无果,焦急万分。李玉君女儿8月23日致信法官,恳请秉持正义,让她妈妈回家。

下面是李玉君女儿在信中诉述的情况:

一、等死的妈妈与苦难的我

从我记事起父母就很少在我身边,爸爸陪妈妈到处看病,我被寄养在姥爷家。那时的我经常被同龄的小朋友打骂,说我是有人生没人养的野孩子,妈妈跑了,爸爸不要你了等等侮辱与谩骂的话。我经常一身伤,却不敢与家长和老师说,那样会换来更大的报复,我就忍着。但我知道我不是弃儿,妈妈是真得重病住院了,爸爸必须陪床(妈妈不能自理),而我听到大人们提起我妈妈最多的就是又转院了。我发誓要乖巧懂事不要添乱。我每天祈祷妈妈早日康复,期盼他们能早日回来。

一日我听大人们在谈论,妈妈已经是二次病危了,准备回来了。七岁的我,并不知道“病危”是什么意思,只知道妈妈爸爸要回来了。我做梦都在笑,在梦中像放电影一样一幕幕放着不同的团聚情景:有喜悦、有拥抱、有温暖的目光,他们再也不会离开我。

可我们真见面的时候,我想扑进妈妈怀里时却被爸爸拦下,说妈妈刚好,不能用力,妈妈只是笑笑握了握我的手,眼中只有瞬间的亮光,更多的是怜惜、无奈和不舍。那时我不懂,只觉得奇怪和道不出的感觉。没出两日我就知道了,妈妈体弱到无法给我拥抱,我才知道妈妈活得有多痛苦。这次回来不是团聚而是等死的,落叶归根不想死外边,想死前看看我。当时我心中的恐惧无以言表,浑身冰冷,大脑空白。

母亲婚前工伤致腰间盘膨出,拄双拐。结婚后没几年从头到脚左右正中一分为二,处于阴晴两半,头脑不清,全身发木僵硬,身体发阴的那侧更甚,像灌铅一样时常无法自助行动,有时正干着什么事突然会像机器人卡机一样不能动了,皮肤反复红肿。除此之外,妈妈还有胆囊炎,肝脾肿大二指、淋巴结肿大、游走性关节疼痛等等。到处寻医问药,去过龙口市人民医院、龙口市渤海医院、烟台中医院、北京301医院等等均无诊断结果。最后在青岛山大医院,诊断为:疑是“变应性亚败血症”。可还是有所不同,持续高烧40多度昏迷,下了两次病危通知。二次醒来时她想最后见见女儿,觉得亏欠女儿,能陪一天是一天,度过人生最后的时光。而那时的我却全然不知。

后来生活的种种压力使父亲不堪重负开始酗酒,最后得了酒精脑,经常虐待我,又打又摔,撕我作业,还动刀,甚至有一次用斧头劈我,若不是妈妈发现救了我,我可能已经不在人世了,那次我和妈妈都受了伤,母亲不堪忍受,最后提出离婚,妈妈说他也苦不要恨他。此后我和妈妈相依为命。

由于多种疾病缠身,妈妈每天都不敢多睡,最多两小时,超时就会昏睡一天以上。妈妈怕一睡不起,就让自己每天后半夜一两点睡,三四点起,每次起床都是我先给她全身敲打2个多小时,母亲再用稍有知觉的那侧身体试着起来,由于肢体不协调使不出劲,我就把身子拱在妈妈的腋窝下,用力往起顶,妈妈借助这个力量再拽着床边的绳子反复多次,这样折腾20多分钟,妈妈才能从床上起来,然后还要两手揪着床边站一会挪一会儿,直到找到平衡了,再拄双拐开始一天的忙碌不敢停歇。

妈妈因长期间歇性高烧、低烧不断,时常会昏迷,白天因不规律发烧,时不时迷糊、寒战发抖,每次迷糊时间超过十分、八分钟,妈妈的身体就会开始僵硬麻木到不能自主活动,感觉全身包括血液都凝固了。妈妈就会反射性的,浑身冰冷像惊醒般,从座位上弹起摔坐在地,然后为了站起来,反复摔倒,花十多分钟才从地上爬起来。摔倒后妈妈不让我扶,即便我心疼哭泣强烈要求,她也必须非得自己起上一会儿才让我扶。后来我才明白,她是怕没知觉的身体,在摔倒时把我砸坏了。为了不让我担心,她从不解释。

家中的长辈常告诉:我是妈妈在世间唯一的牵挂,只有我才能让她有生的意志。也是从那刻起,我隐藏了自己的软弱让自己变得坚强,学会反抗、争取和捍卫。

母亲分秒间都在我和疾病折磨的两端挣扎,是靠着为了女儿的信念活着。可我却知道在她枕头下、炕席下藏着收拾不完的老鼠药,还骗我说是麦粒。谁能知道我是怎么变得爱打扫卫生了?一日,我在炕席下扫出一捧麦粒(老鼠药),我好怕,于是没忍住故意说:“这么多粮食别浪费,磨面吃了吧。”才把她吓的告诉我那是老鼠药,继续骗我说怕老鼠上炕咬人才放炕上的。

她觉得我小什么都不懂。其实我什么都明白,只是觉得有些事说明了,后果是我无法面对和承受不起的,只能装懵懂。妈妈怕药死我,总嘱咐我:不知道来历的麦粒很可能是下的老鼠药,不能碰更不能吃。其实我知道,她在自己常活动的范围内多处都藏着老鼠药,妈妈是怕自己哪天身体突然动不了的时候,为结束自己的生命取药方便。她怕拖累我,怕想死都做不到。每次都是我清理她再偷藏,最后我怕看不住,把老鼠药换成真的麦粒。我知道生死在她一念,而我每天都在担惊受怕中度过。

妈妈对我的放不下,是唯一让她活下去的筹码。我做任何事都要做到最好,让她有留恋让她不舍得,让她怜惜我,让她知道我有多需要她。可我知道她还是在背地里数着她可以解脱的日子,女儿十八,女儿十八。在知道妈妈会数日子后,我最害怕的事就是过生日。

疾病让妈妈有时控制不住情绪,会没来由的打骂我,事后又懊恼、自责,病情越发恶性循环。

二、大法神奇 妈妈康复了

在我们迷茫无助陷入绝望之际,1996年妈妈偶然阅读了《转法轮》一书,书中讲出了很多做人的道理,解决诸多她对人生的疑问,重新点燃了母亲对生活的信心。于是,妈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炼功当天,妈妈半边身子麻木僵硬就好了,一身轻,行动自如,修炼法轮大法让母亲身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简直象变了一个人,首先是心情一下开朗了,我感到妈妈不再像以前狭隘,脾气也好了。

《转法轮》要求每一个修炼者符合真、善、忍的要求,碰到矛盾和问题时向内找自己的不足,提高心性,做一个好人,做一个比好人还好的人,看淡名利,但要对自己和社会负责。妈妈努力按照这些要求去做,对生活中的小事不那么斤斤计较了,对自己个人利益上的得失也能够看淡、一笑了之了。那一段日子是我们最幸福快乐的时光!

21年了,妈妈没吃过一粒药,没去过一次医院。身体好了,当然用不着看病吃药了,医药费也省下了。妈妈说我就学大法了,病魔缠身的日子我一秒钟都不要过了,死我也要抱着法轮大法。法轮大法使专家称为不能根治的疾病痊愈了。这样的实例不仅妈妈一个。

下面我列举一下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的健康调查数据。据中国协和医科大学、中国中医研究院等7个单位11名医务专家对北京市各区12731名法轮功学员的抽样调查,其中11892人是有病的,炼功后11785人疾病有所好转、基本好转或完全康复,治疗疾病的总有效率达99.1%,其中有6962人(58.5%)得到完全康复。一年共为国家节约医药费4170多万元,平均每人每年节省医药费3275元。

另外,98年国家体育总局对法轮功进行了调查。由不同专长的医师、医学教授等专家组成的调查小组,于98年9月对广东省的广州、佛山、中山、肇庆、汕头、梅州、潮州、揭阳、清远、韶关等市约1.25万余名修炼法轮大法的学员,就身心健康状况进行了表格抽样调查。这次表格抽样调查学员12553人,其中男性占27.9%,女性占72.1%,50岁以下的占48.4%,50岁以上的占51.6%;其中患一种以上疾病的学员10475人,占调查总人数的83.4%,通过2-3个月至2-3年不同时间的修炼,患病学员的身体状况大为改观,祛病效果十分显著,痊愈和基本康复率为77.5%。加上好转者人数20.4%,祛病健身总数有效率高达97.9%。同时7170名学员填写了年节约医药费数字,共节约医药费1265万元/年,平均每人每年节约医药费1700多元,可见其经济效益也十分可观。

法轮功祛病健身的神奇效果是有目共睹的,有些甚至是现代医学都无法解释的,法轮功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是谁也抹杀不了的!

三、把枪口抬高一厘米 让妈妈回家

作为女儿,我和母亲共同体验了从地狱到天堂、从悲观绝望到健康乐观,我感恩法轮大法还给我一个健康的妈妈。如今妈妈已经被非法关押50天了,由于天气炎热和看守所禁止炼功,妈妈身体每况愈下。法轮功只是让人做好人,她们没有伤害谁,也没破坏法律。她们知道“善恶有报”的理,不愿意善良人无知中给自己种下恶果,这就是她们讲真相的原因!

姜法官,您一定知道:“纽伦堡大审判”和“柏林墙”案件中对亨里奇的判决,塞德尔法官在那场经典的判决中讲:“作为士兵,你有开枪的权利,但在法律与良知之间,你有把枪口抬高一厘米的权利”。姜法官,希望在我妈妈的被构陷案中,您能秉持正义,当您也面对亨里奇的选择时,相信您会有塞德尔法官的睿智! 你们都是象征正义的化身,正义,会给您和家人带来好运!期待着和妈妈的团聚!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