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我家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九日】我是一个普通的农村人,不懂什么大道理,今天我要来说说多年前发生在我家的真事,说说因为我妻子修炼法轮功全家受益的事。

妻子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从此她暴躁脾气改了很多,对待我的父母也越来越好。就在我父母病重临去世前的一个月,都是我妻子一人照顾他们,亲友来看望我父母,也都是她一人忙里忙外的热情招待。这在农村来说是很不合情理的,因为我家兄弟哥仨,还有两个姐妹。放在别人家一定会打的鸡飞狗跳。但我妻子因为修炼法轮功,对这事一点怨言都没有。事后,我的兄弟姐妹们都说:“法轮功真好!”

妻子不仅对待家人好,在我们做生意的过程中也总是告诉我要讲诚信。一九九七年冬天,那时我们正在做水泥生意。一天,我给一个老板叫二春的私人钢厂送水泥,老板算错帐,多给了我两千九百多元。那时候一个普通的正式工人一个月才挣二百多元。这下我可高兴坏了,回到家就赶紧告诉妻子这个“好消息”。可是妻子却说:“我们师父说不失不得,这个钱咱们可不能要。做生意一定要讲诚信,赶紧给人家送回去。”我很不乐意说:“这么多钱,你知道我得送多少水泥才能挣出来?”

妻子又给我讲了好多道理,最后我只好骑着摩托车顶着雪给老板送去了。来到老板家,他和他兄弟正在炕上喝酒。我说:“二春,今天你把帐算错了……”

没等我说完,老板很不高兴地说:“我怎么会把帐算错呢?不可能!”我忙说:“不是,是你多给我钱了,两千九百多块钱呢!”并掏出钱递给他。他一看激动的握住我的手说:“大哥,你太好了!现在咋还有这么好的人呢?”我笑了:“哪是我好,是你嫂子好。人家炼法轮功,说做生意要讲信誉,非让我把钱给你送来!”

老板听了感动的不得了,马上打电话对我妻子说:“嫂子,你们炼法轮功的真是太好了!以后我一定一直跟你合作。”

当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这个叫二春的老板又给我妻子打电话说:“嫂子,你们这法轮功这么好,他们咋还镇压呢?!嫂子,你放心,我支持你们,以后只要有活我就跟你合作!”

妻子修炼法轮功不仅让我们家庭和睦,生意兴隆,而且我们全家还受到大法和大法师父的保护,碰到惊险的事都有惊无险。

(一)

有一年冬天,一天我见天气晴朗,便开着拖拉机去水泥厂拉水泥。装完车已经六点多,天都黑了。天上突然飘起了小雪花。我心想:路上还要经过一个大长坡子,得快点往回赶。可是等我把车开到这条必经的大长坡子时,拖拉机的车轱辘开始在原地不断打滑。眼瞅着天越来越黑,拖拉机在这坡子上既不能上又不能下,旁边又是两米多深的大深沟,心里特别害怕,要知道很多车都是因为下雪天车轱辘打滑从这里翻到沟里去的,轻则受伤,重则丧命。

正在我越想越害怕又没办法的时候,从拖拉机的后视镜发现正有两个年轻的小伙子过来帮我推车。估计是他俩看到我的车在打滑很危险,好心来帮我。我很感谢他俩。可是任凭这俩小伙子怎么推,车还是原地打滑。接着我又看到两个小伙子到路边松动的土路上捧土,然后往车轱辘底下撒,有了土,车就不打滑了,拖拉机就勉强可以往前走一点,于是两个小伙子轮流捧土往车轱辘底下撒,撒完就把车往前推一点,再去捧土往车底下撒,撒完再推一次车,我的拖拉机就这样一点点的往前走。百米长的大长坡子,我的拖拉机足足走了两个钟头!到了坡子上边,我和拖拉机终于完全脱险,两个小伙子浑身上下全是泥水了,我跳下车来,不知道说啥好,掏出烟来请他们抽,表示感谢,可是他们连烟都没抽说声“再见!”就走了。

回到家我跟妻子说起这件事,妻子说:“以前大白天的很多车都在那里因为打滑连人带车翻沟里。这大晚上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居然有素不相识的这两个小伙子给咱们帮这么大的忙,这就是师父在看护咱们啊!”

还有一次,我往三十五里地以外一个村送水泥。返回时半路上我就感觉拖拉机有点不对劲,好像方向盘有点不听使唤了,正是人来人往的时候,这要出点事后果可了不得!一路上我加着万分小心,慢的不能再慢的把车往我们卖水泥的摊位那开。快到我们摊位的时候,妻子发现我的拖拉机好像有问题,就对周围摊位的人大喊:“你们看我家的拖拉机是不是出问题了?咋那么慢呢?”几个卖白灰的人立刻跑到我的车后把我的拖拉机拉住了。拖拉机一停,我再也支撑不住一下子趴在方向盘上。足足五分钟我才缓过来,长出了一口气。就在我从车上下来的一瞬间,方向盘和方向盘下边的大铁杆子就随着我掉了下来。

妻子吓坏了,一看我,说我的脸吓得比烧纸还黄。问我方向盘和大杆子都这样了,是咋开回来的?我说:“我都不知道是咋开回来的!”妻子说:如果没有师父的看护,你早出事了,我们师父说“一人炼功全家受益”[1]。师父时时刻刻都在保护咱们呢!

过后想想,真是后怕!其实,方向盘应该在我感觉不对劲的时候就已经出大问题了,可是师父却一路保护着,让我安全回来。

(二)

师父除了保护我的安全,还有两次保护了我家的水泥,要不然损失可就大了。有一年夏天早上,我从水泥厂装了一拖拉机水泥往工地运,大约有十五里地的路程。九点左右,刚从水泥厂出来,天突然就黑了下来,黑得就像晚上一样,眼看着一场暴风雨就要来了。我想:这可咋办,一车水泥五吨多,忘了带雨布,这要让雨浇了,施工单位一分钱不给,那得损失多少钱啊!情急之下,我突然想起求师父,于是就大声说:“李洪志师父,请您先别让下雨呢,请师父保护让我把水泥送到工地!”就这样我一路喊着这句话往工地开,黑云就好像压到了头顶,可这雨愣是下不来。到了工地我赶紧把车上的水泥往下卸。刚卸完处理好,瓢泼一样的大雨就哗哗的下起来了。当时我就想,真是神助我啊!这一路上,这大雨就在头顶上,就是下不来。求师父保护真是管用啊!

还有一次更神奇的事。也是一个夏天,我家购進了三十多吨水泥。由于天气晴朗就没用塑料布把水泥盖好。妻子中午去睡午觉,我赶着往七、八里地以外送几袋水泥。刚到那儿,大风就刮了起来,我一看要下大雨就赶紧往家赶。一着急都忘了给妻子打电话让她赶紧起来去盖水泥。当我快到摊位的时候,雨已经下了起来,这下把我急坏了,可当我赶到了摊位,发现妻子正在用尽全身力气用那大塑料布盖水泥,可风太大,几次都险些把塑料布刮跑。我赶紧跑上前帮忙,我的拖拉机停在地上,都被大风往前刮了几十米远,你就知道这风有多大!经过我们夫妻俩共同努力,终于把水泥盖好了。我们回到家里,浑身已经湿透了。

妻子对我说起她去盖水泥的事,说,她正在睡午觉,根本不知道要下大雨,睡的正香呢,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说铁路浴池要一袋水泥。那个铁路浴池在建的过程中都是我们家给送水泥的。不过这浴池那时候早都盖完了。妻子在电话上说:“好,就送来。”突然她发现天黑了,一定是要下大雨,于是就赶紧起来跑到我们的摊位去盖水泥。

妻子说:“明天一大早一定给铁路浴池去送袋水泥,虽然一袋不值得送,但是要不是人家给我打电话要这一袋水泥,我肯定醒不了,咱家的那三十多吨水泥就全泡水里了,那损失可就大了。”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去给铁路浴池送水泥。浴池老板说:“我们啥时候要水泥了?我们的浴池早都盖完了,要这一袋水泥干啥?”等我拉着水泥回到家里跟妻子说起这事,妻子突然明白了,说:“师父,弟子悟性差呀!原来不是这个铁路浴池要水泥,是师父在用这个电话叫醒弟子,保护弟子不受损失啊!”

以上就是多年前发生在我家的故事。大法的神奇故事很多,有些事不是亲身经历,听起来像是在编故事,但是我作为大法弟子的家属要公正的说一句:我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都是我的亲身经历。我还想告诉大伙,只要相信法轮大法好,大法师父就一定会保护我们。

正是因为我家在大法中受益这么大,所以这么多年妻子修大法我非常支持。冬天同修来我家我给他们生好炉子,并守在旁边添煤,生怕屋子不暖和;每当大法中有什么活要干,我都抢在前面干,心甘情愿的干。我把第一个月的退休金又加上自己的一点积蓄共二千元捐给了资料点,让同修做更多资料,让更多的人知道大法和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真相。

最后,我要叩谢李洪志师父!真心感谢大法!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