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反对到支持、到走入大法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三十日】我是个年近古稀的老人,从小就受尽了共产邪党的迫害,因此在我幼小的心灵里就种下了恐怖的种子,说话办事大气都不敢喘,因为我家祖辈就是大地主,在四十年代我父亲被中共扣上了“四类分子”“反革命”的大帽子,大会小会都会遭到批斗的,挂牌子,尤其是“土改”、“文化大革命”前后,我父亲都会受到管制,强制劳动改造,我和兄弟们成了“地主羔子”,在人们的白眼中痛苦的活着,两位哥哥不堪重负,离家出走到遥远的黑龙江,我看到瘦骨嶙峋的父亲被强制着干很多又脏又累的活,怕父亲撑不住,就帮父亲干活,替父亲受惩罚。那时我们没有任何人权,也不敢谈人权,比如我弟弟学习名列前茅,可是因为成份不好不让他上高中、不让他上大学、不让参军等等,无论你怎样优秀,但就是没有出头之日,因为成份不好嘛,没人敢嫁给我们兄弟,直到三十来岁才成家。

后来经历了“文化大革命”,亲眼见证了十年浩劫,死了那么多无辜的人,那种残酷的镇压,让人不寒而栗。这一幕幕就像过电影一样历历在目,使我心惊胆颤,委曲求全,什么事都不敢出头,恐惧之心使我丧失了对生活的信心,万般无奈的活着。

转眼我也到了三十多岁,也成了家,有了儿女,我很珍惜这个家,爱我的家人,看着一天天长大的儿女,妻子却由于长期过度劳累身体越来越不好了,我也是心力交瘁,浑身是病,严重的时候啥活都干不了,吃药打针都不好使,钱没少花,病却没好。

一九九六年妻子经人介绍学了法轮大法,身体很快无病一身轻,性格也变得越来越好,因为妻子学了大法我们的家庭更和睦了,妻子身体也健康了。

就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环境骤变,一场比“文革”更严厉的打压铺天盖地而来,仿佛天要塌了一样,广播电视轮番播着谎言,攻击污蔑法轮大法,当地派出所,不断的抓人打人,一轮又一轮逼着妻子签字放弃修炼大法,政府还派人看管着我家人不许進京上访,不许炼功。妻子由于在大法中受益,不肯配合他们这种强盗行为,结果一次次被抓、罚款、劳教,我由于心灵受到过创伤,胆小怕事,知道邪党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所以给妻子施加压力,不让妻子炼功,怕她被抓、被打,怕失去这个家,所以那些年我没有一天不担惊受怕,结果事与愿违,无形中帮了邪恶的忙,给妻子造成了更大的伤害,由于受谎言的蒙蔽,我想让妻子放弃修炼,打她、骂她、抢她的书,逼她签字,不然就离婚等等,起到了邪恶起不到的作用,帮了邪恶的忙,尽管我天天担心妻子的安危但也无济于事,妻子因不放弃修炼零二年因上北京证实大法,被非法劳教两年,直至被迫害到生命垂危才放回来。

妻子不在家的那两年,我也没好过,病魔缠身。尽管一把把的吃药,病也没见好转,没事的时候自己躺在床上想:这些年我都干了些啥?为什么妻离子散?炼法轮功到底有什么罪?我为什么不站在妻子的立场反对这场迫害?我究竟怕什么?我曾经帮助过邪恶迫害妻子,我病了,他们怎么不管我?想着想着我清醒了,知道自己上当受骗被蒙蔽了,也造了大业了。这不行!我得从新找回我自己,明辨是非,就在这时听说妻子在劳教所病重,提前二十天放回来了,我看着眼前的妻子,被折磨的那样,又心疼又痛心,不就因为学大法做好人嘛,干嘛往死里整人啊!我无言以对。

妻子回来后很快進入修炼,身体渐渐的好了起来,我还是大把大把吃药,疼的整天龇牙咧嘴也没见好转,看着我愁容满面,妻子说:“我们唯有修炼大法,一切才会好转,别无他路,你也学法吧、炼功吧,这可是唯一的出路,你看邪党执政这几十年,就会瞎折腾批这个斗那个,死了不少人,吃亏的还是咱老百姓,咱不想当官发财,有一个好身体就足以了。”

我听妻子一番话心动了,开始听真相,接着就开始学法炼功,支持妻子做救人的事。

我从反对到支持、到走入大法修炼,在这个过程中,真是一个改变自己战胜自己刻骨铭心的过程。自从修炼后,很快我变得红光满面,面容祥和,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我不再给邪党当替罪羊了,当工具了,我有师父了!师父没有嫌弃我这个做错事的人,我没有被抛弃,我是个最幸福的人啦!从那以后,我活的踏实,没念过书的我会念《转法轮》了。后来师父的各地讲法都会读了,我不断向内找,修心,做事先考虑别人,克服怕心,做一些救人的事。

我还有这样的机会,走在正法修炼的路上,都是师父您的慈悲唤醒了我。师尊啊!我永生永世感恩于您!谢谢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