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上过学的我能读《转法轮》了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五日】我出生在一个小山村,家境贫穷。兄弟姊妹多,父亲重男轻女,不让我们姐妹仨上学,只让他四个儿子上学。哪个儿子如果不去上学,他就连打带骂。

我从小就整天推碾推磨,光干活。长大后嫁到一个很穷的人家。丈夫不太顾家,里里外外靠我撑着。我有个愿望:我家的日子不能过的比人家穷。所以不管什么活,只要有活就干,即使有毒的活我都去干,熏得我得了头疼病,头疼起来连个车辙都迈不过去。坐月子丈夫不管我,家里又穷,整天饿肚子。又饿又累,得了痨病,整夜整夜的咳嗽不止。流产了,从医院回家進门就得干活,落下了月子病,腿疼起来连门槛都迈不过去。那日子真是生不如死。

九八年的一天,丈夫的二姐来我家,告诉我法轮功好,能祛病健身。听说能祛病,我就炼起了法轮功。炼功动作还不太会呢,有一天晚上集体炼静功,突然间听到“咔嚓!”一声响,象打雷一样,我以为录音机出了毛病。炼完功了,听同修们说话怎么也像打雷一样啊?这才知道我多年的耳背好了,耳朵恢复正常了!

不到半年,身体所有的病都好了,大法太神奇了!

有一次,我去参加修炼心得交流会,听到一位老年同修说她八十多岁了,一个字不识,学法后,整本《转法轮》都能读下来。我就想:她八十多岁了都能行,我也能行。可是拿起《转法轮》还是一个字都不认识,抱着宝书就是舍不得放下,急的只想哭。

一天晚上我做了个梦,看到墙上有一个金光闪闪的黄字,我不认识,就记在心里,醒来后写给丈夫看,他说这是个“真”字。我想这是师父让我真正去学法。从那天起,一有时间我就抱着《转法轮》看,就是不认识我也一个字一个字的看。晚上我怕打扰丈夫和孩子,就到外面的饭棚子里看。棚子没有门也没有窗户,就是腊月天我也照样在里面学法炼功,也不觉的冷,就这样坚持着。不认识的字就照葫芦画瓢式的画下来,看完一遍后,不认识的字记了厚厚一大本。我想:把本子上的字都学会了,《转法轮》我不就会读了吗?

一天晚上,我又做了个梦:同修们在开法会,我也上台了,我拿着那一本子字给同修看,本子上的字不见了,都变成了小窟窿眼儿了。醒来后我悟到,师父不让我看本子上的字,让我学《转法轮》。我又开始学第二遍,这次觉的书上的字好像曾经都认识,现在只是忘了。师父给我打开了记忆,我很快就学完了第二遍,当我看第三遍时,书上的字我基本上都认识了。

一次我回娘家,听说二哥得了重病,要做大手术,得花四万多块钱。我就去了二哥家,对他说:“你不用做手术,跟我学法轮功吧,可好了!”

我给他讲了我得法后的种种神奇事儿,他听后说:“这法轮功是太神了,妳不识字都能读这么厚的书,我也要学。”

从此,二哥坚持学法炼功,没去做手术,不久他的病好了。我们全家十几口人都知道了大法的神奇,都做了“三退”(退党,退团,退队),有几个还先后走入大法中来了。

弟子一定精進实修,用实际行动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