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心动魄的二十分钟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九月十四日】面对同修突发“病业”假相,在紧急关头一思一念都非常重要。我的体会是在关键时刻,百分之百信师信法,发正念丝毫不能分神,不能有半点的人心人念,才能解体另外空间干扰同修的邪恶,才能帮助同修走出“病业”的魔难。

我有过这样一次经历,前后过程二十分钟,另外空间的正邪大战,表现在我和同修身上也是惊心动魄。在信师信法的正念中,在师父保护下,邪恶迫害烟消云散,“病业”假相灰飞烟灭。

有一位老年同修(以下简称同修L)现年67岁,2005年为了祛病得法,一直一人在家学法炼功,虽说同修L没有文化,但她坚持向小孙子学习识字,硬是把《转法轮》这部宝书通读下来。原来身患心脏病、肺气肿、高血压、气管炎,颈椎骨质增生,头痛病,全身浮肿的她,每天半个小时就得吃一把药,修炼后身体得到了净化,无病一身轻了。别看L一人在家,每天都通读两至三讲《转法轮》,炼两遍功,有时间还再听师父的讲法录音。

今年农历二月初九,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和L在理发店相遇。通过短暂的交流,我得知她学法只学《转法轮》,师父其他讲法从来没有学过,我想,让我碰到她也不是偶然的,这是师父的安排,我就约她到我家去学法。

第三天,她如约而至,我俩每天下午两点到四点半学法。为了了解同修L自己学法的情况,我俩天天学法时,都是让同修L自己通读我看着,以便纠正错字漏字。就这样《转法轮》我们通读了三遍,一直到没有生字以后,我们又把师父的所有的讲法按时间顺序通读一遍。

同修L提高很快,心性也得到了升华,面对来自家庭和其它方面的矛盾,大多情况下都能把自己当作炼功人,守住心性,体会到修大法的幸福和喜悦,也向身边、周边的人讲述大法的美好,积极的向有缘人劝三退。

七月中旬一天,下午1点20分L来了。我问她,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早?你先坐吧。L没有吱声。我定眼一看,她的脸色蜡黄,大汗淋漓,全没有了昔日的精神。我问她:“咋了?”她绷着嘴,用手比划着,意思是说她在家一直呕吐不止,我就到你家来了,说着,她无力的弯下腰。我再看她,全身都是湿的,裤子也尿湿了。这时候我才知道是旧势力在迫害同修,我马上让她靠着沙发边坐在地上的竹席上,告诉她说,不承认它,快发正念解体它。

我打开发正念的小喇叭,对她说,你结印,我立掌。她说,“我什么也想不起了。”我说念口诀,她说:“不知道。”我看着她说:“你就说我是大法弟子,我师父叫李洪志,谁也不能动我,请师父加持!”

同修L在那结着印,我胸前立掌,心里对师父说:请师父加持,彻底解体迫害同修的一切邪恶乱法烂鬼,共产邪灵,不管同修哪里有漏,有人心和执著,都不允许旧势力强加给同修魔难進行迫害。

这时我看到同修L结印手松开了,嘴也不动了,身子倾斜着,我立即大声对她说:“清醒!坚持!你说你是大法弟子,喊师父!喊师父!”她动了一下结印的手,嘴也动了一下。

这时我想到这个事发生在我家,是冲着我来的,这段时间我总嫌弃同修L在我这里学法把我拴死了,我哪里都去不了,不管我去哪里,两点之前我必须赶回家里……想到这里,我对师父说:“师父,我错了,集体学法是您给弟子留下来的,两个人学法也是学法点呀!”

我持续的发着正念,我一看同修L结印的手又松开了,嘴也张着,头勾着,腰也弯下来了。我又对着她说:“清醒!精神!”

L身子微微动了一下,我请师父加持同修。我感到我立掌的右手掌直直的,腰像凝固了一样。这时发正念的小喇叭响了,已经十分钟过去了。我又看了看歪歪斜斜坐不直的同修L,根本没有一点好转的迹象。我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想着:“坚持!坚持!同修坚持!一定坚持!师父加持我俩!”

这时我感到自己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心里不稳,邪恶就加大力度迫害,忽然一个意念打过来:老梁不就是这样坐着离世的吗?

大概是在二十多天前,我地老年同修老梁受“病业”假相干扰,有六七个大法弟子和她在一起学法发正念,在学法时,老梁坐着离世了。

想到这里,我心里就生出埋怨同修的念头,真是给我找麻烦,来我家时,路过同修A家,她一家人都修炼,怎么不到她家去,你要不好了,我怎么给你家人交代呀?负面思维疯狂的干扰我信师信法的正念。这时发正念的小喇叭又响了一下,我猛的惊醒了,不对,这不是我想的,同修来我家是对我的信任,是师父的安排,立即解体干扰我正念的邪恶生命。

一遍接一遍的想再坚持五分钟,再坚持五分钟。但是另外空间旧势力操控的邪恶生命还不死心,又打入我脑中一个画面:我看到同修B来我家了,同修L已经坐着离世了,我俩把她抬下楼,放在她的电动三轮车上,把她送到她家的大门口回来了。

这时我突然惊醒了,谁敢动大法弟子!我们有师父!求师父救同修!全面否定旧势力。乱法烂鬼,共产邪灵对我俩的迫害和干扰,我不再注重看同修L的表现,坚定的平静的发出强大的正念!

过了几分钟,忽然听到“哇”的一声,同修L呈喷射状的呕吐了,我俩的身上、竹席上都是呕吐物。这时同修L“哼”了一声,我一看,知道另外空间迫害同修的邪恶生命在师父的加持下被销毁了,对同修L说:“好了,没事了。”L睁开眼睛看看我,点点头。这时小喇叭又一次响起,整整二十分钟。

这二十分钟惊心动魄的正邪大战中,我感觉到好像过了一个世纪一样。

我俩起身打扫卫生,洗了澡,换上干净的衣服开始学法了。四点半,她骑上自己的电动三轮回家去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