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细微和深层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五日】前几年我开始试着往深层找,就是不管表面发生的事千变万化,只把表面现象作为一个线索,抓住这个线索找到根,从观念上去改变。

举个例子:我熟悉的一同修的远房亲戚,是本地公安局长,平时没什么来往见不着。局长家里婚宴时,同修去了,成功向局长递了破网软件,这是前几年还在邪恶猖狂时期。当时我俩很兴奋,欣喜之余,我开始向深处找,感到我们的兴奋、还有同修的刻意打扮中,好象有一个观念在里边。由于与同修熟,问同修:“你的刻意打扮,是不是因为对方有局长身份的因素在里边?”同修说有。觉的我们做事中往往忽略了这种深处的向内找,去找观念上的东西及在观念上的改变。

师父在法中讲过:“整个的人类社会,都是在一个层次当中。”[1]如果我们用常人衡量标准划分高低,有这样的观念,那我们基点就在常人中,改变这样的常人观念,也是在同化法,在提高着自己。那么修好自己,才能把救度众生的事做得更好。是从怎么改变观念这个角度去看去说的。

如果每一念都检验一下,如“我又用常人标准去衡量人或事”,久而久之,想问题、说话和做事中带出表面一层的东西就越来越少,就逐渐的在超脱出常人。其实当表面这层东西越来越淡的时候,别人不经意间流露出的那些带有常人观念的东西,你就能捕捉到。那么你就不容易被一些表面现象迷惑,如:“这人修这么好,怎么还出这问题?”当然有问题也不承认旧势力强加的迫害,但是我们能看清修炼中存在的问题所在,给自己借鉴之外,在给别人指出问题时,可以一下说到点子上,真正帮到别人。如果每一念都能这样检验一下,就象学生做练习题,做的多了,找自己就找的快和准确。

有些常人观念,有时我们意识不到。举具体例子:可能你在人中有地位有钱或祖上是谁谁等,就是在物质或精神上你有优越于别人的地方,试想如果你没有这些的话,包括在讲真相中,做证实大法的事中,你还能那么自信吗?就是要找我们的自信中是不是有用人的物质和精神支撑的部份。还有同修可能在常人中当过领导什么的,在做证实法的事中表现出来的那种强势,要找这种强势的来源,是不是有因为在常人中觉的比别人强比别人有优势,说白了就是你是用常人观念衡量出的你比别人强,才有的那种优越感和气势,这是观念没有改变的地方。

同样不自信也要找找,是不是因为常人认为的种种不够好,所产生的不自信。还可能有同修说:我在人中辉煌过,现在修炼了,那些过往的辉煌我都看淡了,也不再去追求那些了。不是说你现在的追求不追求,是说你的观念里保留了对人的东西的认可,你所认为的过往的辉煌和美好,高层看那都不是好,你那是用常人标准衡量的,你的观念没彻底改变。

也有旧的安排中强加的观念,比方前面说的我祖上或我前世是谁谁,是哪个时期的名人,达官显贵等,就是这可能使你有与生俱来就高人一等的那种优越感,看清这种思想来源,也就是在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我们有能力要在证实法中用,那是法赋予的,但认为自己在人中优越的观念要放下。很多在人中看着可以炫耀的东西,在修炼中看也许恰恰是需要修去的东西,或者说需要打磨的东西,去其糟粕,将精华部分用于证实法中,可能要比不具有这些炫耀之处的人多一道工序。

还有思想停留在修饰表面这件衣服上,就跳不出去。打比方,我们的目地是要脱下表面这件衣服,而我们思想往往没在要脱下这件衣服的概念中,而是在让衣服越美越好;在修饰这件衣服上,就是你怎么做,也是在衣服上做文章,举例:比如我们想生活好,孩子学习好等等,我们是想让常人看到修大法的美好,体会这有点像师父讲的:“当然在低层次上讲,从得到一个健康身体这一方面来看,气功和体育锻练是一致的。”[1]表面一层我们要做好与人中生活好是好事这点上一致,但修炼中我们还得往上走,要跳出去,要超越,思想不能停留在这点上。

我当时这样想:我没穿表面这件衣服的时候,是不知道有现代科学这个东西,就是说上边一层不会有什么是好学校等这样的思想,这都是在穿上这件衣服时加上的观念,这样是好的,那样是不好的,其实都是衣服上的东西,要想脱下衣服,思想得返本归真到没穿这件衣服时的那个状态。当时我是念一出,就想我思想是不是又回到衣服上来了,虽然我们的本意不是想在衣服上怎么样,不是想得到常人中的什么,但我们在找自己时可能意识没达到根,没在根上认识和改变,所以跳不出去,只是停在把这层做好上。

放下人表面一层的东西,体会到了人的追求的破灭。我在巨难中曾奋力拼搏,象在溺水中想抓住一根稻草那样,想抓住一点人中的什么证实我们大法弟子在人中的好,在抓不住任何能撑住人中的自信时,无奈中放手了,也就是放下了,发现放下之前是在吹那个追求的泡泡,放下是泡泡破灭了。放下之后带来的变化,使我明白了,把“开宝马好讲真相”的一层思想都得放下,试想:高一层的生命是没有我在人中高低这样的概念;不会有在常人中划分高低这样的思维。

当时学法学到《转法轮》〈大根器之人〉“一般人吃不了这苦,一想:这还活着干啥,找根绳挂上吧,不活了!一了百了!”[1]后面的叹号非常有力的点在我心上,一下点醒了我,让我明白了“一了百了”的一层理:之前我是在一层理的框框里挣扎的,生活窘迫中想的是我要生活好,要让常人看到我们的好,相当于在紧紧抓住那一层的东西,成了执着追求好生活了。我明白要改变生活环境,心放下才能好,一层人心“一了百了”才能好。

感到放下生死,不在于当年的去天安门广场,不在于被病业干扰、在生死线上走回来时,而是在放下人心,松手的那一刻。放下之后,脑子里简单了:做好三件事就行了,之前翻腾的人心好象一下切断了。记的当时思想中有过基点的转换,就是最初我的基点是在人中的,概念是我要修好了可以飞到天上去,想问题都是站在人中的;之后基点转换成了在天上,概念是我是从天上来的,就没有那种往上拔自己,怕落下等想法了,从天上来,完成使命自然就回去了。体会到学法也是:站的角度变了,理解也就不一样了。

另外还有种自己把自己拔起来了不知往哪落,无所适从的感受,脑子一片空白,这种感受之后觉的思维跟以前不一样了,就是思维方式改变了,在修炼过程中,不断有这种拔起的体会。个人体会如果把这样根本的改变看成一个点,这样的点多了就能形成面,就像师父在法中讲的:“如果每一层你能够看到这一层的面,而不是一个点,看到分子一层的面、原子一层的面、质子一层的面,原子核一层的面,你就看到了不同空间中存在的形式。”[1]

如果说在思想深处当你还把自己有好的物质基础,在人中具有的所有的优越当作自己的一个长处的时候,也就是我们意识里把人中的好还当作好的时候,你的根子是扎在最表面的人的基础上的,你越重视,你越拿这当回事,说明这点上你的根扎的越牢,没从根本上去改变,你就走不出表面这层,你也就看不到超越表面法理的理。

可能有同修说,做这么多事怎么还出问题?觉的这里的误区在哪,就是有做事得等价交换的心理,不然吃亏,这是常人心,要想超脱,得不计报酬,让做事邀功的心变纯,因为上边那层是不计报酬的,做的好与不好都不应有要报酬这样的想法。救人就是救人,不是为了自己从中得到点什么,这也是从为私到为他的改变过程。真正的提高,不是看下的决心大小,而是真正改变的成度,你真的做到了就会体会到悟到和做到的区别。

以上是我修炼中的一些体会,如有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