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常人心 不被情所干扰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二日】二零一四年,我丈夫突然得了重病,几个月的时间就走了。失去亲人的痛苦,加上婆家人的滋事挑拨,风言风语,使我变得精神恍惚,心神不定,不敢出门,不愿见人。不能入心学法,更谈不上做三件事。

有一天,两位同修来看我,见到我,大吃一惊:原本白白胖胖的我,只剩下八十来斤,像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婆。同修摇着头告诉我:这种状态不行,一定要多学法、炼功。我在心里埋怨同修,你们没有一句关心我的话,全是指责,你们不知道我多少个日日夜夜未合过眼,多少个日日夜夜在我的痛苦呻吟中艰难度过。如果我每天不是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恐怕我也走不到今天。

我没有忘记大法,在我孤立无助的时候,是师父和大法陪伴着我:“有这么大的法在,正念中大法与你们同在,这是巨大的保障。正念不足不符合法时会脱离法的力量,就会显的孤立无助。”[1]在我精神、身体支撑不住时,我一遍遍告诉自己,师父在我身边,一遍遍背着这段法,告诉自己有法在,我什么都不怕,我能挺得住。由于那段时间我不能到小组学法,身边又没有同修,表面上好像脱离了法,真的是孤立无助,但这是暂时的,我的心和大法是连在一起的。我不愿意写那段揪心的魔难,但修炼人能经得住任何考验。我只是觉得太累,想休息一段时间,好好调整一下疲惫的身体。

在同修的帮助下,我用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加大力度学法、炼功。身体在迅速调整,在师父的加持下,我的体重由八十多斤增加到一百来斤,并且脸色红润,精神抖擞,逐渐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同修开玩笑说,原来七十多岁的老太太又变成五十多岁的人了。亲戚们看了我的变化,也从内心佩服大法。

在这里,我要感谢明慧网的交流文章《浅谈亲情的不同层面》。同修在交流中说:“情能使修炼者摆不正与人的关系……但任何人情如果超过了法,就是危险的信号,就大错特错了。修炼人以修炼为本,本立而道生。一个修炼有素者,一定会把三件事放在首位。也一定能圆容好家庭,因为他有智慧有能力也有方法,而这一切又皆来源于法。依靠学法和实修的力量才能去掉情。”同修的交流,使我明白了家人只是我们的偶遇,不是我们的归宿,我不能因他们而毁了自己的前程。就像文章中说的那样:我们身在人中,但是我们的心要在方外,既要做好常人中一切,又要明白大家只是过客,聚散随缘,不牵强、不执著。对亲情看淡了,看开了,看破了,才能跳出情的漩涡。

我每天除了学《转法轮》,还学习师父的各地讲法,从法中我明白了人与人之间的姻缘关系,这一生是亲人、是丈夫,可那都是业力轮报,该还就还,该放就放,一切随其自然,丈夫走了,这一世的因缘已了,无须再去思念,修炼人要从情中走出来,情是最不靠谱的,情又是最能摧毁一个人的意志,去掉情,才是修炼人必须走的路。

我终于鼓足勇气,离开家门,到很远的学法小组学法。全身心的投入到三件事上。

有一天,我早早的来到学法小组,只见一位老同修出现口语不清、呕吐、甚至出现昏迷假相,我和另外俩同修一起发正念、学法、交流,把同修的事当成自己的事,中午,住在附近的同修从家里拿来了包子,饭菜等,我们简单吃了一点,继续给同修发正念,不让旧势力对同修下毒手,老同修略有清醒些,十二点半左右,学法的时间快到了,同修们陆陆续续的都来了,大家拧成一股绳,大声的集体读法,我们的场能量很强,每个人读的红光满面,七二零后从未有过的这样读法,大家也从未有过的这样心齐。到了晚上,有两位同修留下来帮助老同修,其他人回去在家发正念,加持同修正念正行,走师父安排的路,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第三天同修能够读法了,这几天我们安排同修轮流到此同修家学法、发正念。第四天完全恢复正常,这段时间,为了帮助同修学法,我每天要坐一两个小时的车到同修家去,做到“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2],放下自己,真正在法上提高。

我们学法小组除我一人上明慧网外,其他老同修都不上网。同修讲真相的三退名单由我汇总,发送给退党中心,一星期一次,拿着同修交给我的三退的名单,面对密密麻麻,各种各样的字体,开始我还认真,时间长了,也就有点敷衍了事,特别是有的老年同修每天退的名单都差不多,都是:美丽、平安、健康、有缘等。我多次提到这个问题,可仍是这些名字,心想:我总说她们,人家会不会说我毛病多,因为以前别人上网三退不查结果,我觉得那是不负责任,所以我要求自己一定对这事负责,每三退一个我必须查询拿到证书为止。

因为我看到明慧网有关三退重名太多的通知,自己也觉得重名太多,怕被打回来,就耍小聪明,用同音字代替,把“有缘”改成了“由元”;把“健康”改成了“剑扛”等,结果被编辑退回,让我回复说明这个名字是否是本人同意这样写的,并给我指出:这种做法不仅不能改善重名多的问题,反而画蛇添足,让名单看似不真,而且已经私自更改了声明人的化名,导致不符合代人办理三退化名要本人同意的要求。面对编辑对我的批评,我委屈的泪水都流下来了,心想:我是为了你们编辑着想啊!也是为老年同修着想啊,结果成了我的错,我该咋办?一旦做不了三退,我的罪多大?一股埋怨同修的心涌上来,“你们随随便便起一个名字就完事了,把矛盾都弄我这,你们就那么没智慧,连个名字都起不好,给我造成多大麻烦,这下好了,名单退不了,看你们咋办?”

一连几天,我的心里都不舒服。认为是同修给我制造的麻烦,到了学法这天,我特意把编辑的答复打了一份,准备到小组念给她们听,可我刚说此事,同修就说:“那以后就不要起这些名字了。现在救个人可不容易呢!”可又一想,虽然她们重复起名,编辑的答复可是说我私自改名不符合代人办理三退化名要本人同意的要求。没有做到“真”。

我发现自己有糊弄事的心,看到这些名单我都不愿做,当编辑提出来此问题,我暗自高兴:“那就改过来,你们别说重复太多就行。”一种狡猾、不负责任的心理表现出来,通过这事,我看到自己修炼上的漏。最近看了网上的交流文章:《别让党文化挡住回家的路》,我对照自己,自责、怨恨、暴躁、遇事不为人着想,自私、强词夺理、自以为是等,都是修炼人要去的心,通过这事,我要连根拔掉邪党文化的根,肃清党文化在我身上的流毒。还有不让人说的心,编辑同修那种严谨的工作态度值得我好好学习,想到老年同修不怕风吹日晒,常年在外劝三退,出现重名也可以理解,我应该帮助她们起好名字,而不应该埋怨她们,于是,我对同修说“不是你们错,都是我的错”。同修也表示以后要用心起名,我曾一度不愿到小组去,想躲避这个事情,自私,怕给自己造业,而不是想到众生,作为大法弟子,我们做事要处处想到为法负责,有做不好的地方我们要补充、圆容好,那样神才佩服。我们就是应该在这种环境中修去自己的私心。达到法对我们要求的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