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邪恶展板后出现的四个画面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四日】前几天,听同修说在政法委办公的那座楼里,他看到了有诽谤师父和大法的邪恶展板。我们学法小组就针对此事发正念,彻底解体旧势力操控世人对大法犯罪。

几天后的下午,我与同修去办事路过那座楼,同修说邪恶展板就在里面。我想了想说:一会回来看看。办完事我们将车开到那座楼的对面停车场停下来,同修在车里发正念,我径直走向挂有诽谤师父展板的那座楼。進了楼按照同修所说的位置找到了诽谤师父的展板。师父为挽救大穹与众生耗尽了一切。看见展板上诬蔑诽谤师父与大法的话,我眼泪都要流下来了。

这时,我就听见隔壁房间有几个人在说话,我上前将展板往下拽,没有去想他们这时会不会出来,只有一念不能让不明真相的世人污蔑师父,不能让展板在这里毒害众生。当拽下来才发现展板长有一米五左右,宽也有六七十厘米,也没多想拎着展板出门往外走,刚推开门就看见门外有两个人,一个坐在台阶上,一个好像要進门。我也没瞅他们就径直奔车走去。同修看我拎着展板过来将车开出停车场停在前面的路口,我将展板塞進车内。坐车走了。

同修问怎么处理?我说扔河里。去往河边的途中有一片农田,我们改变主意转弯去了田边,将诽谤师父的邪恶宣传撕下来烧掉,将展板扔在地边,回家了。发完六点正念后觉的展板扔地边不太适合,就拿着斧子找同修准备将展板劈碎烧掉。

找到展板后,同修踩住将其对折,发现不是木质也不是塑料而是铝制展板。这下可发愁了,这怎么烧啊?这时忽然想起来途中经过了一个废品站。对,送去废品站,它已经不配向人们展现什么了。我们将展板扔到废品站。

送同修回家路过清展板的那座楼,同修指着停车场旁边的路灯杆说你看那里有三个摄像头,没有死角,而且一个摄像头正好对着那座楼。我一看果然如此,怎么没有注意这里有摄像头呢?

第一个画面:

回家后,赶紧发正念求师父让那摄像头不好使,可是负面思维还是不断往外返,脑海里出现一个画面,我拎着展板从楼里往外走,大街上的人都在看我,而且摄像头把我录的清清楚楚。我马上警觉了说:这都是假的,我不承认。画面消失了。

我悟到:这是怕心,为什么同修一说有摄像头就后怕了呢?同修的交流文章《给自己也给同修提个醒》中说:“回家后怕一般有两个原因:一个是自身怕的物质因素没完全去掉,又有哪个环节没做好,就产生了不安全感,人心上来了,怕的物质因素就起作用了,就开始怕了。二是另外空间邪恶看到你怕了,就利用你那个没做好的环节越发加大让你怕,邪恶是在往下拉你、毁你”。我将其怕心抓住,正念解体并分析它产生的由来。从進入那座楼看到展板,到拿走、销毁都没有怕心,是因为那个时候只是在想不能让他们污蔑师父,不能让展板在这里毒害世人。所以没有怕。师父说:“这个学员当时也没有害怕,凡是遇到这种情况都不害怕,可能以后会后怕。”[1]是的,是因为有了人心才出现的怕。我对师父的这段法又有了深一层的理解。

第二个画面:

当晚抓紧学法发正念,打坐中脑海里出现一个画面,警察来找我,问我是不是拿展板了,我当然不承认,警察就拿着录像问我说:你看是不是你?我一看就说:哎呀,这个人怎么和我长的这么像,连穿的衣服和鞋,连走路都象,哎呀,现在明星撞脸的越来越多了,但是这个人不是我。警察看我拒不承认,气的直翻白眼说不出话来。画面消失了。我悟到:这是人的狡猾,是后天形成的自我保护的观念,不真。是不能要的。师父说:“我是最不喜欢那个只会说、不去做的,我也不喜欢那些狡猾的。我喜欢那些纯朴的、脚踏实地的。”[2]

第三个画面:

第二天妻子(同修)问道:以前没看你发那么长时间正念,你往哪发啊?我没有将清除展板的事情告诉妻子,因为我在零八年被绑架到看守所迫害,而后冤狱三年多,妻子和同修来回奔走于个个部门讲真相要人,吃了无数的苦,遭了无数的罪,流了无数的泪。由于我的被迫害给妻子造成的痛苦与伤害是非常大的,所以这次就没有告诉她。但是我却加紧了学法和发正念,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3]

打坐中脑海中又出现一个画面,是接着第二个画面的,警察见我不承认气的翻白眼说不出话来,好半天才说:你不承认也没用,都录下来了,你抵赖不了,照样判你罪。我一听火了:判我罪?你们才在犯罪,从造谣诽谤大法的网站,到张贴诽谤言论的政法委,再到你们这些穿着警服不抓坏人专门迫害好人的警察,你们都在犯罪,我去告你们,我连江泽民都敢告还怕你们?警察似乎被镇住了,结巴的说:你、你告我什么?我底气十足的说:告你触犯《刑法》397条滥用职权罪。你知不知道警察办案终身负责?错案终身追责?警察又结巴的说:那你告他们什么?我告他们触犯《刑法》246条诽谤罪和侵犯他人名誉。看着警察不吱声了,我头一扬走了。画面消失了。我悟到:这是争斗心,是党文化九大基因之一的“斗”。邪党窃取国家政权几十年,破坏传统文化,灌输邪恶党文化。国人现如今言谈举止,包括所思所想都是用党文化思维,离开党文化人们已经不会说话、思考、与生活了。大陆大法弟子修炼以前也是泡在党文化中的,如果不正面认识正念铲除是很难去掉的。

第四个画面:

樵医偶遇林,结伴而行。忽一蛇噬樵脚遁,医惊曰:五步,毒矣。樵晕足暗,医恐毒心,取斧断足。伏背奔于庐,安榻于药。樵笠日醒观断足,庆曰:吾命医所赠,万恩。

师父见我没有跳出党文化的框框,还陷在拿人家东西(展板)就是犯错的人迫害人的逻辑当中,给我展现了一个画面,就是上面那个古文:樵夫和医生偶然在山林里相遇,俩人结伴而行。忽然从草丛中窜出一条小蛇咬了樵夫的脚而后逃跑了。医生看见后惊恐的叫道:是五步蛇有剧毒。这时樵夫中毒昏迷了,而且被毒蛇咬的脚已经发黑。医生怕蛇毒攻心无法救治,果断的拿起樵夫的斧头将毒脚砍掉,以防蛇毒扩散。背起樵夫就往家里跑,医生将樵夫放在病床上急忙用药医治。第二天樵夫醒了,想起自己被毒蛇咬了的情景,知道是医生救了他的命,万分感激。虽然少了一只脚,但却保住了性命。

邪党迫害十八年,大法弟子揭谎言、反迫害、救众生也走过了十八年,十八年来邪党没有对大法弟子讲过法律,只是一味的残酷迫害。这样有一部份学员(我)产生了负面思维,好像一做救人的事被抓到把柄就会遭到迫害(正念正行的不在此列)。我清除展板是为了不让众生犯罪,是大善之举,怎么会后怕呢?是为私、是人心。师父说:“你们真的不懂是人心勾的鬼上门吗?”[4]如果按照邪党的逻辑,清除害人展板是犯法,那医生砍掉病人的脚就应该是故意伤害罪,可那医生是为了救死扶伤。大法弟子讲真相、发资料、贴粘贴、清展板是为了救度被毒害的众生,是最正的事情。是伟大的壮举。

通过这件事情让我看清了自己为私的心:疑心、怕心、狡猾心、争斗心、显示心……没有做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堂堂正正的救人,没有珍惜师父用巨大承受换来的救度众生的时间,没有放下自我、放下观念、放下生死、放下执著。

最后让我们再次聆听师父讲法:“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每当我看到你们遭受魔难时,师父比你们还难过;每当你们没走好哪一步时,我都会很痛心。其实邪恶所干的一切,都是在你们还没放下的执著与怕心中下手,你们是走向佛、道、神的未来觉者,是不求世间得失的,那应该什么都放的下。”[5]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警醒〉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