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作中实修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三日】我修炼的环境比较窄,接触的人也不多,平时就是上下班所谓的“两点一线”。我把我近年来如何在工作琐事中实修的点滴体会写出来,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望同修指正。

一、与同事的接触中提高心性

我在科里是个小小的负责人,年纪又比他们大一些,在工作的安排和接触上一般都较受人尊重,科里的大部分同事都或多或少得到过我的帮助。

有一段时间,有一个年轻同事也许学历较高,特别自我,对我安排的工作不理不睬,问他有什么意见,他也阴阳怪气的,一副清高自私自我的样子,不按我安排做事,不尊重我,还在工作上对我呼来唤去的,背后还不时的乱说我,给我造成很大的工作和心理压力,刺伤我的自尊心。

我曾经给予他很多帮助,他不但不感激我,好像蛮应该似的,影响科里的工作,科里的其他同事都有意见,也为我打抱不平。那一段时间,我真受不了!我很想对他发威或想想办法把他赶出科室,在我特别难受的时候,回家与我妻子说,妻子也叫我不要他。

那天,他又一次刺伤了我,我当时很是恼火,很想发火,在我很无助的关键之时,大脑中突然有一个声音在重复说:“修炼人 自找过”[1]“修炼人 自找过”……

这是师父在《洪吟》中的诗词。我赶忙打开我存放在手机里的《洪吟》,不知不觉读了好多遍〈谁是谁非〉:“修炼人 自找过 各种人心去的多 大关小关别想落 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 争什么”[1]。

我发现自己党文化的争斗心很重,凡事要争个输赢,哪象个大法弟子!我曾经给这位同事讲过真相,要是大发脾气,怎么证实大法救人啊?修炼人怎么连这个也控制不住自己啊?怎么是这个状态呀?!

回家后,学到师父的讲法:“大法弟子作为一个修炼人,看问题和人应该是反过来的。有的人觉的碰到不高兴的事了就不高兴了,那你不就是个人吗?有什么区别呢?碰到不高兴的事的时候,正好是你修自己的时候、修心的时候。”[2]

这不是在说我吗?我平时是怎么学法的啊?学法的时候都懂,怎么一遇到事情,就想不起修自己了?想到的全是人中的利益、自尊、面子,求的是别人对我的恭敬尊重、安逸舒服,这哪里象一个修炼人!我执着的这些是修炼人要去的人心啊!忘了自己讲真相的目地是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使命!我这不是在证实大法,是在证实自己啊!学法为什么不入心呢?是因为在学法中,没有对照自己向内修,是为了学法而学法走形式。师父告诉我们:“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3]。

经过一段时间大量学法和感悟,时常听、看同修的交流文章,感觉我心的容量在扩大,我体会到了什么才是实修,怎样修心性,也体会到只有在平时的工作生活中、在一思一念上对照自己,按修炼人的标准去要求自己,才会不断提高心性,这样才叫实修。

这件事经过我反反复复的感悟,最后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主动找同事交流,通过几次我真诚的交谈,真心的为对方着想,解开了我俩的疑团。现在我和这位同事相处很好,用他的话说,他现在知道了谁是真正关心他的人,并且在工作上也比较主动认真。真是修炼人放下人心后,看似过不去的“难关”就会顺利的过去了。

二、与推销商的接触中智慧的证实法

平日里经常有推销商来科里推销产品,时常在我的办公室听他们介绍和交流产品。我悟到在我平常工作中所遇到的人都是来听真相的有缘人,但是我一直不敢和他们讲真相。一是怕暴露自己不安全;二是怕这类人只关心生意好坏,即便答应了我“三退”也只是应酬我、应付我;三是怕我为了给他们讲真相让我在工作中陷入被动。所以一直以来不愿给这类人讲真相,偶尔给有合作的经销商讲真相,也发觉他们有应付我的感觉。

近年来,通过我不断的学法,系统的把师父所有的讲法认真通学,时常遇事向内找自己、突破自己,发觉有很多观念挡住了自己。怕这怕那、患得患失,这就是用人心在想问题啊,要养成站在法上看问题、用修炼人的标准想问题的习惯,多在法上体悟,多在自己内心骨子里找原因。

师父说:“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4]。慢慢的我试着先用心站在他们的角度和他们真诚的交朋友,就象唠家常一样,真诚关心他们的生活和工作,一边还在内心求师父加持清除干扰他们明真相的一切邪恶因素。从社会乱象到业内不公,从共产体制到官场腐败;从环境污染到人心道德,从传统思想到党文化的毒害等等都是我们谈论的话题,往往在师父的加持下,都很自然的谈论到大法的美好以及“三退”的话题。当然,很多时候,我都是以第三者的方式谈论我知道的法轮功的情况,也很自然的引出法轮功是什么、“天安门自焚”伪案、活摘器官受迫害的基本真相,以及“三退”得救的真实。

有一次,在和一位推销商闲谈,他谈到他从小和父母在新疆长大,并告诉我现在新疆局势时,说共产党很暴力,我以问话和思考的方式引导着他得出共产党邪恶、崇尚暴力、充满谎言以及破坏传统文化是非颠倒的结论;他问我出国旅游没有,谈到他常去东南亚国家旅游的见闻,比如说他有一次在泰国遇到不认识的泰国人怎样帮助他们的经历,说人家一个小国国民素质如此的高,反观中国人的冷漠自私,无法比较,我也很自然的谈到人心道德与执政党的社会导向、我国的神传文化、宗教信仰对国民素质的影响。

我说,前不久,我接到一个电话叫我“三退”,我当时在电话中问了很多问题,也知道了法轮功信仰真善忍、遭受无辜的迫害以及“三退”救人的真相,我智慧地用我原来和现在对法轮功的看法对比,解开了对方对法轮功的相关疑问,理性的讲出了国家与执政党的概念区分和天灭中共的天象,用善念告知“三退”保平安以及怎样“三退”的重要性,结果对方很自然的认可和接受,效果很好。最后闲谈结束时,他很激动说今天和我谈话受益很多,思维很清晰敞亮,明白了很多原来想明白而又费解的疑问,还说以后有时间还想和我闲谈,很有帮助。

我现在重视在工作中遇到的大事小事,努力的看作是提高的机会和证实大法的机缘。有时一下做不好,我就学法对照,一层一层的向内找自己,直到找到平时不注意的深藏的人心,做好为止。

最后我想用师父的一段法和同修共勉:“作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5]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谁是谁非〉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理性〉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