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十年冤狱酷刑折磨 牡丹江黄国栋含冤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民黄国栋,是一位善良的好心人。只因信仰真、善、忍,坚持做个好人,向人们讲真话,数次被中共不法警察绑架,遭受吊铐、毒打、硬币刮肋条骨、牙签扎肋骨缝等酷刑折磨。他被迫害的案例曾被写进联合国人权机构特派专员年度报告。黄国栋于二零零一年末被非法判刑十年,在冤狱中再遭狱警和犯人定位、毒打、冷冻、浇凉水、电棍电击小便、肛门等灭绝人性的摧残,身心受到巨大伤害,于二零一七年十月三十一日含冤离世。

黄国栋
黄国栋

一、热心市民黄国栋被迫害

黄国栋生于一九五一年。他从小性格耿直,话不多,但是勤劳善良,特别爱帮助别人,是个热心肠,人们都喜欢他,都说他太实在了。后来黄国栋在牡丹江爱民区的一个工厂上班,工作积极,认真负责。他在业余时间喜欢吹笛子,用悦耳的笛声陶冶心境。他还喜欢下象棋、围棋,曾在全市职工象棋比赛上获得第四名。妻子因为他人好而敬佩他,看他特别能吃苦,又那么善良,因而选择了与他为伴。

一九九五年,黄国栋开始在法轮大法中修炼,他一看到大法心灵就受到震撼,“这是千载难逢的法!一定要一修到底!”修炼大法后,黄国栋原本健康的身体更好了,对家人更关心了,比较急躁的脾气变温和了,性格也变得开朗爱说话了,每天总是乐呵呵的,沉浸在幸福的喜悦中。

黄国栋离退后到市郊农村居住,经常帮助经济困难的人。赶上农忙,邻居谁家劳力少或年岁大忙不过来,他就主动帮人家干农活,干完活就走,不辞辛苦,又一点都不图回报。他经常向人们弘扬法轮大法,希望更多人在大法中受益。他在自己家里组建了学法小组,在和大家一起学习法轮功著作时非常认真,象小学生读课文一样,把书举得高高的,每个字都吐字清晰,表情专注、虔诚。在他的带动下,学法组上年老的、年轻的都非常精進,大家比学比修,过去家庭关系不和谐的,现在和谐了;过去脾气不好的,现在也平和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党头目江泽民因为小人妒嫉,利用中共的暴力机器,悍然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镇压。黄国栋看着教人向善的好功法被肆意抹黑,大法师父都被恶毒攻击,法轮功学员被残酷迫害,善良民众被谎言蒙蔽,他心里非常难过和着急,就用自己的社保工资自费印制真相资料,向人们揭穿谎言,澄清事实真相,因此却遭酷刑摧残和十年冤狱迫害,妻子也被三次非法劳教。因进京上访为法轮功和平请愿,他们家在农村购买居住的房屋被村委会拍卖了五千元,作为所谓“罚金”没收。

二、被绑架到南山派出所遭恶毒酷刑折磨

二零零一年二月末的一天晚上,黄国栋回家时,被非法私自开门藏匿在其家中的牡丹江市南山派出所两名警察绑架,强行把他和儿子一起带到南山派出所,“理由”竟是因他自费印发法轮功资料,帮助人们了解真相,

原南山派出所坐落于市郊铁岭河镇,南山脚下铁岭河炮团对面,地处偏僻,一桩桩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惨案就发生在这个黑窝里。崔存义被酷刑残忍迫害致死;高炳(音)茹被酷刑折磨的精神失常后在极度恐惧中被逼死;赵桂玲遭受多种酷刑:上绳,灌芥末油,用东西捂住头不让喘气,几乎憋死,连续十多天反复折磨;赵军被连上三次绳,硬币刮肋条骨,昼夜不让睡觉,往手指尖里扎钢针,致使右臂正中神经和挠神经严重损伤致残(有诊断书为证)。黄国栋在那里被迫害的奄奄一息。

南山派出所副所长苗强(殴打、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凶手)等恶警毫无人性的把黄国栋的两个大拇指捆在一起吊起来毒打,致使他昏死过去,就用硬币刮肋条骨、把牙签扎进肋骨缝里把他弄醒,再没完没了地多次用酷刑折磨,黄国栋疼痛得大声叫喊着,惨烈的叫喊声让人撕心裂肺。他被毒打折磨了一天一夜,头被打得肿得很大,大小便已失禁,迫害得不成人样。给他用刑的房间里到处是血迹,有看见现场的人都不忍目睹,而且墙壁上钉着钉子,令人毛骨悚然。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恶警又给黄国栋戴上手铐和脚镣,非法关押进看守所,这期间苗强和另外两名恶警还对他进行殴打折磨。黄国栋持续14天不能吃饭,生命处在非常危险的境地。他妻子曾多次找牡丹江市“六一零”的李长青(已遭恶报死亡)和南山派出所所长要求放人,他们非但不管反而还向黄的妻子勒索钱财。

在看守所内,黄国栋曾被不明药物迫害。一同被关押的一个管伙食的犯罪嫌疑人透露:黄国栋在看守所为什么总是拉肚子不好?是因为在黄的饭菜里掺了东西。你们不是说炼功身体好吗?祛病健身吗?就让黄国栋在便器旁打坐,却让他看到好像炼功也没用,还是总拉肚子,从而企图动摇他对大法的正信,摧毁他的意志。因为看到黄国栋那么坚定,中共恶徒竟使出这样的毒计。

药物迫害加上残忍的酷刑折磨,非法关押十个月后,黄国栋健康结实的身体已被折磨得骨瘦如柴,惨不忍睹。黄国栋被迫害的案例曾被列入二零零一年联合国人权机制特派专员向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提交的年度工作汇报中。

三、中共牢狱内的上百种酷刑

中共为强制转化和迫害法轮功学员,使用了上百种酷刑。

1.高压电棍电击:电棍一碰到皮肤,就象猫咬肉、烟头烧肉一样的灼痛,伴随皮肉烫焦的焦糊味和白烟,强烈的蓝色电光辟辟啪啪的响,受刑者的心脏都跟着强大的电流震颤,而且越加强烈的痉挛。尤其被电击神经敏感部位时感觉非常疼痛,如果受刑者顶着电棍使劲绷紧皮肉,疼痛感会减轻,但是皮肉就会被电糊了。

2.冬天浇凉水:全身一丝不挂,双手背到身后用胶带缠住,双脚用胶带缠住,嘴里塞进臭袜子,之后用胶带把嘴缠住。被人按倒在自来水管下的水泥地上,把窗户全打开,门打开,北方冬天的穿堂风寒冷刺骨,在自来水管上接上塑料水管,朝人的脸上、小便上、肚子上不停的哧水。同时用大盆在事先蓄满凉水的蓄水池舀水,一盆接一盆的往头上泼水,如果试图挣脱,就会被棍子毒打,打伤后被浇凉水更痛苦……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

一开始被凉水浇到会浑身一激灵,渐渐彻骨的寒冷并伴随疼痛袭来,之后渐渐麻木,神智不清,直至昏迷。等刚缓过来,又紧接着再被浇冰冷的凉水。那种感觉非常痛苦,就象缓透的非常柔软的柿子,再一浇凉水冷冻,一下没有了硬皮的保护,没有一点弹性和韧性,非常脆弱,对寒冷的感受异常灵敏,一下子就冷透全身,冻彻心肺。就这样不断的浇,恶人用手捏着塑料管不断的往脸上哧出很强的水柱,因为嘴是封死的,只能用鼻子喘气,受刑者会被持续不断的水柱窒息的喘不上气来。

酷刑演示:浇凉水
酷刑演示:浇凉水

3.“打高尔夫”:脱掉鞋子,双腿伸直,被人按住,坐在地上。打手用双臂轮起一根又粗又硬又长的白塑料管,象打高尔夫球的姿势,双臂抡圆猛抽脚底,脚骨象被打断了一样痛,抽到脚筋、脚骨上更是钻心的疼痛。为掩盖罪行,打过之后,逼迫受刑者使劲跺脚,即使这样,脚还是会肿的非常大。

4.坐铁椅子:脚紧紧的锁在地环上,纹丝不能动,肚子、前胸各别一根铁棍,手背到身后锁上,全身被卡的紧紧的,除眼睛、脖子能动外,其它部位都一动不能动,喘气都感觉困难。几天几夜长时间这样锁着,并且不让睡觉。

5.蹲小号:象坐在一个狭窄的烟筒里,窄小的禁闭室,棚顶很高,门上仅有的一个三寸宽二十公分长的通气孔总是从外面扣死的(只在早晚二次送饭送水时打开一下,就关上了),整个小屋是全封闭的,阴暗幽闭得令人窒息。拉尿都在屋里,屋角有个便池,一般一人一个屋。每天二顿饭,一顿给半个馒头,没有菜。冬天也是一丝不挂,外面套上又薄又脏没纽扣的公用棉衣裤,没有被褥,睡在水泥面的矮垛子上,晚间冻得睡不着觉,尤其后半夜非常寒冷,有的脚被冻伤。如果被定位,锁在地环上,就更加痛苦了。有的还被戴上手捧子(双手腕紧卡一起)和很重的脚镣,加重迫害,或派犯人轮流在与外界隔绝的禁闭室里,任意实施迫害折磨。

中共酷刑示意图:手铐脚镣
中共酷刑示意图:定位(手铐脚镣)

6.砸大夯:用大瓶雪碧瓶装满水,包上毛巾,让受刑者坐下按住,打手用双臂轮起雪碧瓶,用力猛砸其头顶,受刑者的脖子被砸得象落枕一样,一个多月都不敢转动脖子,而又没有明显外伤。

此外还有灌芥末油(仰头从鼻子往里不断的灌,呛得极其难受),戴太空帽(塑料袋戴头上,令人窒息,憋得不行了,再摘下,然后再戴),扳手指,长时间开飞机(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不动:双手朝身后高高举起伸直,两臂伸直,腰大角度弯下,双脚叉开),长期罚站(双脚站在半块瓷砖位置,全身立直一动不动),连续几天不让睡觉,上绳,强奸,性摧残,打腮拳(有的牙齿被拳头击打的震裂、震碎),白龙抽(白色硬塑料管抽打,打人很痛,又不容易留外伤),不让大小便(“尿可憋一天,屎可憋三天”),冬天撤掉内衣、棉衣裤只套外罩冷冻等等。这些五花八门的酷刑被中共用来折磨中国大陆那些手无寸铁、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其中很多都是为了祛病健身走入大法修炼的慈祥的老爷爷、老奶奶们。

四、非法庭审、诬判十年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二日,牡丹江市阳明区法院对黄国栋等五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六一零”头子李长清、李高扬及市里公、检、法的一些人员都到阳明法院参与非法审判。

开庭时,黄国栋因被残酷迫害得不能行走、无法坐立、不会说话,是被用棉被包着抬进去的,即使这样仍然给他戴着沉重的脚镣。在抬进去的过程中,他的腿露了出来,只见他的腿被铁丝捆着,铁丝头露在外面,人已被折磨的不像样了。几个恶警硬性的把他按在凳子上,把他疼得发出阵阵痛苦的叫声。堂堂男子汉被折磨得骨瘦如柴,十分凄惨,人们不约而同地注视着他,许多人见此情景泣不成声。

在长达五个小时的非法审理过程中,二位代理律师义正辞严,指责恶徒严刑逼供,屈打成招,惨无人道的暴行。法官当场问赵桂玲说:“赵桂玲,你说警察打你啦,有证据吗?”赵桂玲说:“现在我身上还有伤痕呢。”法官当庭让女法警验伤。法警验过,上报说有伤痕,法官却未查究。而问黄国栋时,他无法说话,只是痛苦地呻吟着。

在铁铮铮的事实面前,法官只好休庭。随后,便不再开庭审理,而转为对五人秘密宣判,且不准上诉。黄国栋被诬判十年,非法关押到牡丹江监狱(尖山子监狱)。

二零零四年八月中旬,黄国栋的老伴李秀芹在家中被海林市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并被关进海林市看守所迫害。恶警跟土匪一样,抄家时劫掠了李秀芹家里准备开超市的五万元钱以及家中所有值钱的物品,并把李秀芹的儿子也抓去非法关了几天,迫害得够呛。而当时黄国栋仍被非法关押在牡丹江监狱。

五、牡丹江监狱中遭暴力摧残

牡丹江监狱监狱长陈寿刚、改造副狱长栾景和肆意践踏法律,为达到所谓“转化率”,公开对法轮功学员施用酷刑、滥用械具、肆意虐待,在精神和肉体上进行双重折磨,使多人伤痕累累,身体极度衰竭,并使数人致死。恶警武学君扬言对法轮功学员施行“强制性管理”,要天天打天天骂,每天还要强迫奴役劳动十六个小时。并说这是狱长陈寿刚在狱务会上亲自定的“制度”。黄国栋是被非法关押在牡丹江监狱受迫害最严重的法轮功学员之一。

二零零三年,黄国栋被关在监狱三十九监区,包夹犯人不让他说话,每天强迫缝足球。犯人头给安排劳动定额,完不成定额就让连夜赶制,把球带回监舍继续缝,直到完成任务。当时每天都要从早五点左右做奴工到晚上九、十点钟,不过十二点不算加班。而伙食却极差,基本就是菜汤,菜汤煮烂了之后,在锅里浇上一点生豆油浮在表面。

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日,黄国栋被非法关在八监区,副监区长张家文及王继军等五名恶警,用三根电警棍殴打黄国栋,打完之后,又用手铐把他吊挂在生产车间的铁栅栏上。

二零零五年三月八日,黄国栋遭八监区恶警于福刚、武学军、何广胜、李军、裴胜烈等人殴打。在二零零五年十月新提的监区长唐晓辉和教导员陈占峰一手遮天的鼓动和逼迫下,八监狱的狱警们执法犯法,迫害法轮功学员罪行累累,同时他们利用减刑纵容指使犯人李晓伟、王立军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殴打,强制劳动,加重迫害。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包括关文龙、黄国栋、徐向东、刘君、张世江、周吾庆、黄耀祥、成忠强。黄国栋曾被迫坐在窗前,经常被开窗冷冻。

二零零六年二月十七日,八监区对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二月二十三日将黄国栋押进禁闭室,迫害达十五日之久,晚间冻得根本睡不了觉,每天只给吃一个小馒头,保持饿不死。黄国栋在监狱曾被连续关押禁闭室数月。中共监狱的电警棍、禁闭室(小号)异常恐怖,杀人犯来到这里也都吓得服服帖帖,可是这些外在的强制手段却无法改变法轮功学员对真理的信仰。

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五日,黄国栋因抵制迫害再被关进禁闭室,恶警武学军、宋军飘(警号2306723)、姜磊(警号2306498)用电棍电击他的生殖器和肛门,导致黄国栋当时就拉裤子,并在事后很长时间大便失禁。

二零零六年四月十八日,恶警武学军伙同狱霸王立军又对黄国栋加以迫害,逼得黄国栋被迫撞在暖气片上,当时撞昏了,鲜血流了一地(后来头上留下三条伤疤)。他们就又给黄国栋戴上脚镣、手铐关进禁闭室十五天。

二零零六年六月三日,狱警唐晓辉(监区长)、陈占峰(监区教导员)等对被非法关押的黄国栋、徐向东、关文龙、吕振江、程中强、申金祥、张士江等七名法轮功学员进行疯狂的迫害,强迫参加奴役劳动。这次迫害最严重的是黄国栋,被恶警武学君用四根高压电棍电击后被强迫关押在禁闭室。在禁闭室,武学君在地上浇上凉水,用数根电棍电击黄国栋,姜磊用电棍电击黄国栋的小便、肛门等部位,黄国栋被电得大便失禁。武学君迫害完法轮功学员徐向东(大庆人),心里害怕的对姜磊说:“电棍电他一点反应都没有,这胶皮棒打到他身上,好象打的不是他本人”。电棍外面是胶皮包着,里面是生铁,打到人身上皮肤被打得发紫,很容易打成内伤。

二零零七年三月三十日,监狱恶警强迫法轮功学员参加诬蔑法轮大法的报告会,遭到在场的黄国栋等大多数法轮功学员的抵制,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等,使报告会无法继续。当时黄国栋大声喊了一句:“不要污蔑我师父!”立即遭到看押狱警的围攻,被拳打脚踢,然后被连拉带打拖回八监区厕所内。孙健、张生利、二中队指导员宋君飘等多个狱警用电棍肆意电击黄国栋周身,同时让犯人将黄国栋按倒,再施以拳脚殴打,直到打累了为止。把一个年近六旬的人打得满身青肿,奄奄一息,瘫软在地上不能动弹。然后狱警把他关进禁闭室,被戴上手铐脚镣锁在固定铁环上定位不能动弹达八天之久。之后晚上收工后,狱警就经常去禁闭室迫害他。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在禁闭室迫害一个多月后,黄国栋被从禁闭室放回来时,其他法轮功学员弄来盆温的水帮他洗澡时发现,他的两条大腿内侧都呈现黑紫色,而且经常便血。但他象什么也没发生一样,从不说痛,也没有对狱警憎恨。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日,武学君、姜磊、孙健每人带一根电棍,又对黄国栋进行电击直至没电,并同时施加拳打、脚踢、肘击,并指使禁闭室的另一名犯人天天打他。关押禁闭室半个月后才回到监区,就毫无人性的强迫黄国栋带着浑身累累的伤痕,瘸着脚到车间参加奴役劳动。

到了二零零九年十月份,牡丹江监狱各监区副监区长(主抓改造)到沈阳开会,说主要是针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煽动监狱警察仇视法轮功学员。而且在会议上还传授了一种酷刑,就是用凉水浇法轮功学员,反复的浇,直到浇昏,甚至浇水后再用竹扫帚的枝条抽,醒过来继续浇。而且要用胶带把嘴封上,把手、脚、腿都绑上,坐在地上,一丝不挂的浇凉水。人会在反复的低温凉水冷冻下出现高烧,这种高烧可以致人死亡,但是法医解剖时又没有任何内外伤及其它病变,所导致的死亡称为不明高烧死亡,在报告单上添上“正常死亡”了事。黄国栋就被浇昏过去七次,其他法轮功学员也都受过这种酷刑。

牡丹江监狱对生命的漠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从几组数字就能说明问题。该监狱在押犯人四千七百人左右(干警一千人左右),据说二零零四年死亡二十九人,占在押犯人的千分之六,比中国年平均正常死亡率多一倍。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一百二十人左右,从二零零四年至二零零六年末,通过各种渠道得知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有十多人(包括保外就医的,不包括伤残的),年平均死亡率达百分之四以上。

牡丹江市民黄国栋只是在坚持对真、善、忍普世价值的信仰,要做一个更好的好人,就无辜被警察绑架,遭受惨无人道的酷刑摧残,历经十年冤狱磨难,身体和精神都遭受到巨大的伤害。到二零一六年,黄国栋每天只能吃很少的食物,排泄困难,最终于二零一七年十月三十一日凌晨在牡丹江第二医院抢救无效含冤离世,终年六十六岁。临终前,黄国栋依然坚持对真、善、忍的追求,惦记着世人的得救,对伤害他的警察也无怨无恨。

因为中共的信息封锁,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迫害之惨烈尚不能完全揭示出来,但是在将来一切都会真相大白、水落石出,因为迫害正信的从来没有成功过。法轮功学员是神佛的使者,他们以非凡的大善和大忍传播福音救度世人的慈悲胸怀感动天地,他们以惊人的毅力和勇气坚守良知坚持真理的悲壮历程光耀寰宇!他们也在给未来人类找回良知、恢复传统正气留下了一个参照。

法轮功学员虽然在迫害中暂时承受苦难甚至失去人身,但他们将获得生命的永恒,他们的壮举和荣耀将被宇宙的历史铭记;那些明白真相、良知复苏的人们在帮助好人时,也是在给自己和家人建立福德,将拥有美好光明的未来。而那些为了眼前利益仍在残酷迫害法轮佛法修炼者的公检法司等人员,不仅在世间将会被消去福份遭恶报,更会在神惩中入无生之门,他们的罪业在层层灭尽中永无休止的承受也偿还不完,可怕至极,他们才是最可悲、最可怜的。法轮功学员不顾个人的安危和荣辱,急切的奔走于大街小巷,苦口婆心的向人们(包括公检法司人员)讲述真相,希望人们做出良知的选择,真的是在慈悲救人啊!

网址转载: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