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人与修心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四日】我与A同修主要是以打电话方式救人。夜色降临了,在寒冬数九的季节里,我与同修在空旷的野岭地上席地而坐,拨打着一个个不同的号码,与形形色色的世人交谈着……冷风吹着脸颊,寒气冻着手脚,这些我们都不在意,只要众生能明白,就是我们最大的心愿。

可是近阶段,尤其是今天,我尽心尽力的说着,人们听着听着,找个借口,拐个弯就挂了,一个也没三退。再看看A同修,我常常认为她说的话缺少逻辑,表达的生硬,可她近阶段常常与人像唠家常一样,是那样随意,那样自然……

今天回家的路上,我的心情沉重,我知道问题出在我这,是什么障碍的?一片茫然。晚上,我要炼功了,脑中突然出现白天去叔叔同修家与叔叔和婶婶一块学法时,叔叔反复念叨着指责婶婶:“你看,我教她这样这样,她非那样那样的,你看她把……我要是不学了大法,我会被她气死……”

我亲眼见到前阶段叔叔出现病业假相时,婶婶身体虽然虚弱,仍然不声不响的把重活自己担起,象从井中提水之类(以前她从来没有提过水),听着叔叔唠叨着,看着婶婶在平静的笑着,我想叔叔怎么不知道感恩呢?还说是学了大法如何如何。

我忽然想到我对我公爹,我与叔叔多么类似,我常常讲真相时,带着炫耀的说:“你看我学了大法后,我把没有收入、没有积蓄的公爹,在他六十多岁,就从农村接到城里,与我们一块过……”表面上我做到了对公爹好,但心里并不是那么坦然。

我想到了师父的法:“有些人他还用滑下来的道德水准衡量自己,认为自己比别人好,因为衡量的标准都发生了变化。不管人类的道德标准怎么变化,可是这个宇宙的特性却不会变,他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那么作为一个修炼人就得按照宇宙这个特性去要求自己,不能按照常人的标准去要求自己。你要返本归真,你要想修炼上来,你就得按照这个标准去做。作为一个人,能够顺应宇宙真、善、忍这个特性,那才是个好人;背离这个特性而行的人,那是真正的坏人。在单位里,在社会上,有的人可能说你坏,你可不一定真坏;有的人说你好,你并不一定真好。作为一个修炼者,同化于这个特性,你就是一个得道者,就这么简单的理。”[1]

我对我公爹怎么就不知道感恩呢?公爹一把屎一把尿把我丈夫拉扯大,我作为他的儿媳妇有什么可炫耀的?悠悠寸草心,难报三春晖。这是连基本做人的理我都没有做好,更别说离师父要求的“慈悲”的标准。

能瞒过人,能瞒过神吗?缺少慈悲,有那么多私,那么多不善,炫耀自我,能救了人吗?众生明白的一面能感受的到。

同修的状态和世人的表现让我深切明白了救人的是法,不是因为我的口才,或者有什么能力,是我们达到了慈悲的标准,与法溶为一体,法的威力解体了人背后的邪恶因素,众生才得救了。

我眼中含着泪……一种幸福和感恩、还有愧疚的泪……一切是师父给予的,师父能给一切。癫癫狂狂,张口我能怎样,我是怎样,出于私,脱离了法,你又能怎样?一无所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