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救了我的命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五日】我从记事起就没过过一天舒心的日子。父母重男轻女,我从小受虐待。因我的弟妹多,从六岁起我就开始照顾弟弟妹妹,他们尿湿裤子,母亲就把我暴打一顿。他们认为闺女是赔钱货,不让我上学。弟弟妹妹睡觉,我得帮奶奶烧火做饭。到十岁多点,我就得给全家十来口人做饭,一切家务都落在我一个人头上,稍有差错就遭母亲一顿暴打。我十几岁就和母亲一起去生产队干活。下地回来,母亲能歇会儿,而我得刷锅洗碗,给全家人做饭。稍不好一点,母亲就连骂带打。这就是我苦难的童年生活。

长到二十岁,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有人给我介绍一个离我家很远的人,我说什么都不乐意,父母硬是答应人家。我自己觉得再没活路了,只能是死了算了。我买来农药,刚喝两口被人发现夺走了。就这样被逼着嫁人了。

更让人想不到的是,丈夫不但家里很穷,而且长期与同村的寡妇通奸。我与他结婚后,这个寡妇经常到我家非打即骂。因这个人是本村的娘家,村干部及邻居顾及情份,没人敢为我主持公道。丈夫也看不上我,他的情妇一闹,丈夫就对我大打出手。婆婆非但不为我说句公道话,还认那寡妇做干女儿。我真是活在地狱里一样。

再说身体,自从喝下两口农药后,我的胃就经常疼痛难忍,家里又是饥一顿、饱一顿的,还得每天去生产队干活,时常是吃什么吐什么。家里又没有钱看病,只能忍着。结婚后又接连生了三个儿子,一个女儿,身体就越发的不行了,到最后吃什么吐什么。再加上每天挨打受骂,提心吊胆,还时常被丈夫赶出家门。黑夜躺不下,只能跪着眯一会,整个人都抽抽没了。我再也坚持不住了,一头扎在地上晕死过去。家人把我抬到医院,医院不收。在家人的央求下才把我抢救过来,我的命才勉强保住。

我过的不是人的生活,身体越来越差,最终又胃穿孔,疼的我又昏死过去。这次到大医院才把我抢救过来。医院说要做胃切除手术,因为我身体太虚弱,只能保守治疗,等把身体养好再做手术。因家里穷,根本没钱做手术,只能回家。

当时街坊邻居都到我家探望。有一个修法轮大法的邻居劝我也修大法。我本是不想活的人了,但见到跟前的几个孩子,我就点头答应了。自此我参加小组学法炼功,因为我没上过学,不认识字,只能听同修们念法。

学了不到半个月,我觉得身体有点劲儿了,吃饭喝水不但不吐了,也不觉得难受了。又过了些日子,我觉得吃东西香了,心里不慌也充实愉快了。我高兴的不知说什么好。真的从心里感谢大法师父,感谢法轮大法救了我的命。

我的命是师父给的,下决心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真修向善,无私无我,处处为别人着想。我认真看书学法,不到半年,恩师的大法书籍我都能念了。我也真的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快乐。

乡亲们看到我这个将死之人学大法后,没做手术竟奇迹般的好了,都知道法轮大法太好了,真的是太神奇了,有好多人要学炼法轮大法。

学法后,我处处为别人着想。我不再怨恨父母对我的打骂,时常去看望或捎信问候他们。学法前我对丈夫只有恨,没有感情。我学大法不久,丈夫血压高,得了偏瘫。我给他讲了我要不是学了法轮大法,我才不伺候他呢。学大法后我不再记恨丈夫,对他照顾的很好。丈夫感动的直流泪,握住我的手说对不起,还嘱咐我以后别种地了,太累了。

一个矛盾重重、快要破碎的家庭和睦了,幸福了。这都是大法的威力呀!我的儿子、儿媳、女儿、女婿都见证了大法救我命的事,都从心里感谢大法师父,都支持我修炼法轮大法到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