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女子监狱及“矫治监区”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自从中共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疯狂迫害法轮功至今,辽宁省女子监狱一直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至今那里的环境仍然很邪恶,法轮功学员一直承受着被残酷“转化”的精神折磨、肉体的奴役、虐待。辽宁省女子监狱目前有十三个监区,几乎每个监区都有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其中十二监区是所谓的“集训矫治监区”和“医院监区”,是迫害法轮功学员最残酷最邪恶的地方。

“医院监区”在二零零零年前叫“疯傻队”,“集训矫治监区”是二零一零年增加的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监区,此监区有五个小队,主要以所谓“转化”法轮功学员为主,每个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到狱警及狱警利用的犯人进行精神及肉体双重的折磨。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教所”解体后,那里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新成立的“马三家监区”继续迫害。每个监区狱警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手段也都很残酷。

一、“矫治监区”的迫害手段

1、对在押人员法外私自另搞一套,以达到摧毁人意志的目的

“矫治监区”是辽宁女监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区。监区有个陈硕科长,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科长。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到那里之后,被强制剥夺生存的条件,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在那里不仅仅失去自由,还要完全失去做人的基本权利。

如:监舍里只有一张床,床上什么也没有,只能睡在木板上,没有铺垫,也没有被盖,一年四季都是如此,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受着这样的残酷虐待;自己带来的东西,生活用品都被强制剥夺,不让随便上厕所,上厕所不给手纸用;不让洗漱,包括不让洗脸、不让刷牙、不让更换内衣裤,什么都不让换;吃饭不让吃饱,只给一点点吃的。犯人就没有这些限制了。每天还要被罚站、罚蹲,打骂法轮功学员,用电棍电,被关小号,强制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进行洗脑,真是苦不堪言。还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恐吓,犯人经常叫嚣:不转化就加刑十年,一个也别想出去。还说转化后不用干那么多活,给减刑回家,监狱用各种方式给法轮功学员施加压力、精神折磨,目的就是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

2、狱警利用犯人刁难、折磨法轮功学员

上述这些迫害还不够,狱警还指使犯人单丽丽、徐迎梅、李理、关翠、杨帆、王瑞等,将法轮功学员郭红艳迫害的住院;刘晓亚被迫害身体消瘦;陈亚洲被酷刑折磨。还有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因为拒绝“转化“,监狱逼迫她白天干一天活,晚上在桌子底下蹲一宿,后来又被强行送小号进一步迫害。还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半年不让洗漱、洗衣服,走到哪里,都因为不洗漱,被犯人骂身上有味。法轮功学员几乎天天被这样侮辱、虐待。

监狱的狱警如此对待法轮功学员,让众多的犯人经常打骂坚持修炼的法轮功学员,致使犯人做了很多坏事。狱警将犯人的减刑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挂钩,多得分,多减刑,又给参与的犯人好处,有什么好处都给它们多的一份,如:分水果等。造成很多犯人积极卖力的讨好狱警,这样,促使犯人无条件地追随狱警迫害法轮功学员,同时把自己内心中仅存的一点善心在迫害法轮功学员中彻底丧尽,有的邪恶程度甚至超过了一些狱警。使更多的法轮功学员无端遭受打骂和酷刑折磨,斑斑血迹罄竹难书。

狱警和犯人还欺骗法轮功学员,说“转化”就减刑,结果减刑的时候还要强行写所谓“五书”,不写的还是不给减刑。当法轮功学员被逼无奈往五书上签字、按手印时,她还会说:“这可是你自己同意的,我们没有逼你。”

3、狱警还采用株连和仇恨形式对待法轮功学员

他们采取不转化就让整个一个小队停止一切娱乐活动,不让看电视、写三遍监规,监规很多。犯人叫苦连天,怨声载道,说干一天活,晚上电视也看不着,想休息一下还要写监规,然后就骂法轮功学员,最后骂大法师父。这种方式对法轮功学员的折磨让无辜的法轮功学员身心受到更大的摧残。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不让花钱、不让接见、不让打电话、不让通信,与外界彻底隔绝,人格被侮辱,生存权利被彻底剥夺。只看到他们的打骂,侮辱和残忍的洗脑迫害。

狱警甚至用最恶毒的谩骂来折磨未“转化”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致使很多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有的年龄都能当他们的奶奶了),精神受到了深深的摧残,人格受到了极大的侮辱和伤害,好多人受不了这样的人身攻击,才被迫使自己违心地“转化”,一旦“转化”,恶警和犯人马上就换了一副面孔,笑脸相待,生活空间也立刻变得宽松了。为了配合这样的邪恶氛围,犯人们即使是非内心之所愿,也要凑个笑脸以示逢迎。当有法轮功学员清醒之后,回到法轮功修炼中来时,恶警和犯人立刻翻脸,恶警咒骂法轮功学员。

“矫治监区”的这些犯人属于“杂役犯”,环境比其它监区的犯人宽松一些,他们也都是可怜人,是走后门,家人给花大钱来的,目的是躲避监狱繁重的体力劳动,有的犯人家属为了找一个轻快一点的活干,被迫无奈。狱警利用这些有钱的犯人给自己洗衣服、地毯,汽车垫、窗帘等(甚至家里的、朋友的都拿来洗),犯人拿自己的东西给警察拌饭、拌面,做饭,铺床,叠被子,连厕所的卫生纸都是这些犯人自己拿的,虽然记功、减刑上给予大大的照顾,做的不周到,就要被辱骂、被训斥。犯人被恶警呼来唤去的,天天怨声载道,在恶警面前一方面要笑脸相迎,竭力迎合,但是为了活的舒服一点,岂不知已经造下了天大的罪业啊,为了早日减刑回家,这些犯人和狱警沆瀣一气。

监狱里的犯人,在不明真相中无知的成了狱警迫害的帮凶,她们可能天性善良,在中共邪党的淫威下,为了一己之利,自愿扭曲她们的变态人格参与迫害,是中共江泽民犯罪集团的滔天罪恶,使更多的执法人员执法犯法。在大陆的监狱,中共邪党为了达到所谓的“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目的,把狱警和犯人捆绑在一起共同犯罪,几乎成了普遍现象。

二、在各监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狱警在对待法轮功学员是否“转化”的问题上,他们采取恶毒的把迫害扩大到其他犯人身上,让其他犯人对没“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采取群起而攻之的方式,再次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犯人们不是打就是骂,使这些法轮功学员的生活空间再次紧缩。如有看经文的就要被停账,而且被坐板“连坐”迫害,停同一个监室的所有人的账,不让到商店买东西,制造怨恨。谁也不许买东西,这对犯人来讲是很难的事情,大连湾甘井子区的刘兴革是八监区四小队的,就遭过此刑罚。

白天劳役法轮功学员,对完不成狱警给予强加的繁重任务的,晚上回到监室要被罚“坐箱”(每个人都有一个装衣服的箱,平时放床下),不让看电视,不让说话,一坐就两三个小时。

女监对东港市法轮功学员张伟与张小平姐妹俩进行强制转化迫害。当时张小平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女子监狱第三监区八小队。张伟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女子监狱第一监区七小队,监区主管迫害张伟的管教科长叫师静,小队队长叫刘宇。张伟和张小平入监后就遭强制高压转化迫害,张伟因此绝食数日抗议无辜迫害。张伟被关在一间小屋里(犯人更衣、放饭盒的地方)里迫害。

张伟刚被送进该监狱七小队,小队长刘宇、主管迫害的科长郭某就对张伟大打出手。将张伟关在一个犯人更衣与就餐合一的屋子里,操控犯人刘丽等人对张伟轮番毒打。

张伟入监的第十二天被狱警刘宇与犯人迫害的出现生命危急状态。知情者看到当时毒打张伟的包夹犯人刘丽跑到狱警刘宇办公室里去拿了一个小药瓶,犯人说是救心丹药。这间屋子也当即被封闭,任何犯人不许进出,连饭都没吃上。毒打张伟之前,狱警与犯人到监控室去看他们选择迫害张伟的这个屋子哪个地方监控不到,就把张伟拖到哪个地方毒打。张伟从那个屋子被带出时走路很慢、直不起腰来,一看就知道她的腰腿被打伤了。一个多月后才渐渐好转。不久科长郭某调离,换成师静(四十多岁的女人),一监区主抓迫害法轮功的科长,监区长张晓兵,主管奴工的科长刘屹丽等继续高压迫害张伟。张伟绝食抗议,又被关到监狱医院里迫害。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师静还利用十小队的犯人张美妍、郎敏,对法轮功学员武玉萍、张文清进行惩罚、殴打谩骂,暴力转化。还有一个六十来岁的法轮功学员老太太被打得“乌眼青”。大家一看到厕所有个人影站着,就是新来的法轮功学员因拒绝转化被罚站,几天之后,人就不见了,不知道弄到哪里迫害了。张文清因为看经文被十三小队犯人赵金红、徐一暴力殴打。六小队的法轮功学员刘品同被迫害的身体已经很虚弱了,因为经文又被关进小号十五天迫害。奴工科长刘屹丽对法轮功学员罚站、罚坐板,白天干一天活,晚上也不让休息。

有一天早上,众多犯人出工时,看到有个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得身体出现问题,被狱警和犯人在地上拖着,不知道往哪里拖。那个场景非常凄惨,那些犯人看到后都说狱警:真缺德,太没人性了。

法轮功学员刘艳萍四月份入监,遭到四监区四小队狱警李文博指使罪犯蒋芳、范瓦宁、王玉杰对她大打出手、强行“转化”,一天一宿不让睡觉、吃饭、上厕所。大打出手,刘艳萍的大腿根都被掐紫了。蒋芳指使所有犯人群殴刘艳萍、胡哲辉(盘锦),她们被严管,没有自由。

三小队狱警赵笑红指使罪犯强行“转化”迫害本溪法轮功学员王莉(68岁)。

罪犯蔡丽艳(鞍山铁西农行职员),这些年一直对法轮功学员动不动就大打出手,将丹东法轮功学员宋桂香按倒在地,用被堵她的嘴,不让喊“法轮大法好”,四监区监区长张岩瞳就在跟前,看着不理。

狱警也只是监狱的暴力工具,监狱在利用狱警来行凶,一方面,监狱对外把自己打扮成“文明”监狱。弄一帮人来听课,定期上课。监狱只把光滑的一面,给外界展现。另一方面,监狱为了掩人耳目,对待法轮功学员表面好象是与犯人不同,态度伪善,背地里迫害更狠。狱警往往用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时,都是把她们隔离起来,或者弄到“谈话室”里,把门关紧,找个借口弄到背地里施展酷刑迫害。犯人还很羡慕的,其实,狱警对法轮功学员早已心虚,除了给法轮功学员种种限制之外,怕法轮功学员互相见面,又怕监狱迫害法轮功的事实真相曝光,所以,不让法轮功学员出门,上厕所都看着,就连下监区的法轮功学员都不让说话,看得紧紧的,更不让法轮功学员接触到外界人员。

辽宁女子监狱为了创收,肆无忌惮的榨取在押人员的劳动,使劲的逼迫那里的犯人干活,不管年岁大小的,只要没完成他给无理的随意定的任务,就要被惩罚,活来的时候,大家根本就不会做,但是监狱不管这些,要求赶快完活,干不完活,监区的科长或主管生产的狱警张口就骂人,举手就打人。为了抢活犯人一天只能吃一顿饭,上一次厕所,水也不敢喝,把犯人逼的说:这不是要活呀,这是要命啊。犯人有病了就更难,上医院也不能及时的得到治疗,等到几天后拿到药,也就错过了治疗的机会。

而法轮功学员在这里,除了被这样的奴役劳动外,还要雪上加霜,被强行洗脑迫害,还没有犯人自由,更甚者,不让法轮功学员说话,只要一说话,犯人就大喊大叫,还不能自由的上厕所,走到哪里都有犯人跟着。法轮功学员在监狱比那些犯人更艰难、更惨烈。

上述这些迫害事实,只是大陆监狱、辽宁女子监狱迫害的冰山一角,江泽民利用中共迫害法轮功已经十九年了,在这十几年当中,中国大陆无数的监狱听命于江泽民的迫害命令,致使无数的法轮功学员惨遭非人的折磨、甚至被迫害致死、活摘器官等这个星球上最大的邪恶,无数的家庭家破人亡,同时也使无数的执法者被中共裹挟参与其中,犯下了滔天罪恶。

天理昭昭,善恶有报。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迫害者,终将被推上天理、人间法律、及正义的审判台,人在世上做了什么都得偿还。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是不变的真理。奉劝那些还在继续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不明真相的警察和犯人,以及那些公检法司的相关人员,在今天这个特殊的历史时刻,不要再被中共江泽民血债帮利用而助纣为虐,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才是唯一的出路!才是给自己和家人最正确、最光明的选择。


参与迫害的相关单位和个人:
辽宁省女子监狱: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平罗镇白辛台村育新路7号邮政编码:110145
传真:024-31236026
值班室:024-31236329、88093217、88092361
监狱长贾福军024-31236001、15698808121
政治处主任史迎春31236011、15698807010
办公室主任王治31236020、15698800291
徐敏 政委(主管迫害法轮功)
办公电话:31236002
手机:15698806633
姚彬 副监狱长 (狱政管理)
办公电话:31236007
手机:15698805885
矫治监区监区长(十二监区) 郭晓瑞 科长(负责全面工作)(主要责任人)
矫治监区监区长(十二监区) 陈硕 副科长(主管迫害法轮功)(主要责任人)
矫治监区监区长(十二监区)小队长 李晗(主要责任人)
监狱心理咨询师:李雁
矫治监区队长李晗,警号2105503
监区长徐中华
副监区长李岩
五监区六小队:冷立新 、段红、刘金玲、潘云飞
五监区二小队:孟梦、王苏
八监区五小队队长:习雨桐(音)
四监区监区长张岩瞳
监狱管理局电话:024-86601800
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法院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新华路78号
邮编110005
沈阳市看守所:
地址:沈阳市于洪区造化镇高力村,邮编110148
电话:024-89241894转8084、024-89248084
办公室:89342960
所长 张波涛:13940119229
所长 郑罡:024-89340098副所长 郭宝安
政委 何冬宁:单政委 024-89348808
手机:15698807010
王治 610(不确定)办公室主任
办公电话:31236020
手机:15698800291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