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帮我过关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八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这么多年,关关难难过了不少,亲身体验了法轮佛法的伟大和神奇、师父的洪大慈悲和佛恩浩荡。可以说,我如果不修大法,没有师父保护,不但不会有健康的身体,甚至我的生命進程可能早就已经结束了。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

一、师父帮我闯过生死关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刚买上私家车不久,带着亲戚外出办事,走在一条路况视线都很好的省道上,车速七十多公里,只顾说话聊天错过了拐弯的路口,我急忙刹车并靠右打方向,这时发现后边离我很近的一辆大货车正在我右后方快速驶来,我马上再回打方向,大货车也向这方向急速冲来,我再向右,大货车也向右,躲顺了,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不知怎么着我的车再次快速蹿到了左边,大货车从我车右边也可以说是车屁股后边呼啸而过,我估计两车相距也就是十几公分或更近。我们坐在车里都惊呆了不再说话,一大会儿才缓过神来。我下车看了看,路面上留下了一个黑黑的大S形的印记。我心里反复的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最可怕的一次是我体验了一回常人的“猝死”过程。二零一七年一月份的一天早上,我正炼第二套功法,头前抱轮的时候突然觉的腹部胸部隐隐作痛,一两秒钟全身说不出的难受,紧接着全身无力往下瘫软,手扶了一下面前的桌子结果扶不住,有种墙倒屋塌天塌地陷崩溃的感觉,这时大脑闪过一念:坏了,撑不过去了。但这时意识还算清楚。情急之下,我使出浑身的力气喊:“师父救我!师父救我!”其实已经喊不出声了,只是发出微弱的气息;就是有人站在我的面前恐怕也听不着;喊完“师父救我”后状态就没再恶化,但浑身无力,光想躺下,我想:越是这样越不能躺下,就吃力的站起来走到厕所,厕所窗子大开,里外一样的温度,那天天气很冷,而我的跟前滴了一滩汗水。稍后好像有点力气了回到屋里坚持炼完动功,又发了一阵正念,一切归于正常,好像什么事没发生一样。整个过程也就四五秒钟的时间,太急太快太猛烈了,那种恐惧感是没法形容的。前几次不论高烧到多少度几天不吃饭,从来没有恐惧感,这次不同;过后想想,遇到这事,如果不是师父,什么人也救不了我。怪不得有医生说:“猝死”这事在手术台上都救不了。

二、师父帮我过心性关

妻子和儿子虽然不修炼,但都看过《转法轮》,也都炼过功但没能坚持下来;也帮过我做过证实法的事,从我身上也见证了大法的伟大和神奇,所以对大法的态度都非常好,也做了三退。在我看来,妻子属于不修道已在道中的那种。但近两年因为我执著儿子的学习、就业,引发了一些矛盾,每次吵完架就得冷战一两个月,每次还都是他们“低头”才过去;从修炼到现在一直没改变。二零一七年底,又因儿子的事和妻子吵了一架,用高八度的声音把妻子狠狠的凶了一顿;那一阵简直是魔性大发。虽然感觉状态不对,也粗略的向内找了一下也没找到什么,最后认定自己没错,都是为了儿子好嘛。

过了一天,一件小事引发了我的思考,不得不静心向内找,向深处挖,当认真向内找的时候,才让我大吃一惊:我的执着心太多太严重了!

事情是这样:本来好好的卫生间突然漏水了,湿了半边墙,排水管也没坏,也没见哪里滴水。找到物业,物业说可能得砸墙,明天再说。我当然不愿意砸墙了。回来后一想:这不是师父点化自己有漏吗?还很严重!于是结合最近不好的状态和这些年自己的表现,前前后后认认真真回忆了一遍,真的吃惊不小:除了自己“一贯正确”的严重党文化作怪以外,还存在许多的人心和执着,如执著亲情、虚荣心、怨恨心、争斗心、好胜心、名利心……太多太多,修了这些年感觉自己有些执著心没有了,可认真找仍然存在并且还很严重!

晚上学法,师父讲到:“当你说话不注意的时候,你没想到你那个时候跟魔一样吗?不是魔,我是说那个状态。如果你老这样的话,老跟魔一个状态,你往魔道上修啊?老也看不着你的脸晴天,还老表现的那么狡猾,你说你是什么状态?神都看着你哪。”[1]师父这不在说我吗?天天板着脸不见一点笑模样,还想把“狡猾”传给儿子,遇事就炸,不正是我吗?修炼这些年,这段法好像第一次学第一次见,我的脸红了!

凌晨一点多,我给妻子写了一条短信:真心说声对不起。这么些年了,“对不起”这道坎对我来说太高了,今天终于迈过去了,这要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真要发的时候,我又犹豫了,虚荣心爱面子心又上来了,发还是不发?发还是不发?一分多钟后还是听师父的,发!信息发走后,心里释然心里轻松,象放下了一个大包袱。当晚做了一个清清楚楚的梦:我到了一处破烂的蹲坑茅房,心里感到不满意感觉太脏了,刚要走忽然看到整个厕所地上布满了二三公分厚密密麻麻的死苍蝇,再看厕所外,整个地面上到处都是厚厚的死苍蝇,死苍蝇的个头都跟蚂蚱这么大,密密麻麻看不到边,没地方插脚,太恶心了!这时一位男士拽着我的左手,像武林高手那样两脚分别踩着两边的墙蹭蹭往上蹿,离开了遍地的死苍蝇,到了一处很高的平台。这时我就醒了。醒来后,回味刚才的梦境,一下明白了,双手合十,感谢师父!

也使我联想起两年前做的一个梦,更加感激师父的慈悲和良苦用心。那一阵状态应该不错,晚上做了一个很恶心的梦:感觉炼功的时候,站在那里大口呕吐,吐的全部是蛆,两鼻孔也往外喷,胸前沾得满满的都是蛆,地上厚厚都是,还不断向外围淌去。这两个梦太清晰了,都有身临其境的感觉,万万没想到隔好几年的两个梦,不但有联系,还有很强的逻辑关系。从中我也悟到了师父讲的“心性多高功多高”[2]的法理。当心性升华上来一点,师父就会帮我倒掉一部份脏东西,当心性再提高,真正向内找到自己根本执著的时候,师父就会帮我把败物的根全部拔掉了。苍蝇不正是产生蛆的“根”吗?

找到修炼中的漏,认识到现阶段根本执著并决心去掉它之后,一切都归正了;当天上午我就找到了厕所漏水的原因,并且很简单就解决好了也不用砸墙了。妻子也回了短信说:老公,感谢你的包容,我也做的很不够,没有尽到妻子的责任。

我的一点心得与体会:大法是超常的,师父佛恩浩荡无所不能,只有信师信法坚定正念,才能彻底否定旧势力,不给它们任何把柄,才能走正走好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路。大法弟子一路走来遇到的每一关都有每一关的心性标准,心性达不到要求,关就过不好,以后还会遇到很类似的关,只有提高心性增加自己的容量,找到根本执著,师父才能帮我们倒掉不好的东西,我们的功才能长上来,层次才能提高。

个人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