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出根本执著 走出人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九日】师父讲:“正法传 万魔拦 度众生 观念转 败物灭 光明显”[1]。

二零一二年冬季的一天晚上,我吃过晚饭,去上夜班,因我租的房子在三楼,二楼的楼梯照明灯坏了,在下二楼的时候,突然脚下踩空,身体跌倒在二楼和一楼之间的平台,崴了右脚。我立即发正念,清除利用这种方式迫害我的邪恶因素。

我站起来后,发现右脚脚尖转向后,我不承认这种迫害,马上双手搬起右脚,把右脚脚尖归位。当时,脚感觉酸、胀痛,好像有无数的小针往肉里扎。因为需要马上上班,晚上又不好找工友替班。我就发正念:清除利用脚痛迫害我的邪恶因素,把疼痛和难受都打回去,叫邪恶承受,我是大法弟子,一点也不能承受这种迫害。感觉疼痛减轻了许多,我就坚持去上班了。

虽然去上班了,但脚还是痛。有两种思想在不停的较量:正的思想在发正念清除邪恶;不好的思想却在说,你的脚伤成这样,要到医院去看看,伤着筋骨怎么办?正的思想在说,我是大法弟子,有师父保护,什么事都没有。我工作着,但两种思想一直在不停的较量。最后,又有一个声音说:“不用去医院,坚持到下班,脚难受,就回家热敷一下,会有好转。”当时也没有用法衡量一下这种说法的对与错,就默认了。

下班回家,已是半夜十二点了,精神一放松,一下坐在床上,一点也动不了了,连袜子都脱不下来了,还是妻子帮着脱下的。

我躺在床上,脚痛的更厉害了,一点也不敢动,根本无法上热敷。发正念也不管用。我警惕起来,努力查找自己整个过程中的思维,到底哪里出错了?

修大法后,身体越来越好,大法不会让我难受,师父时刻保护弟子,我自己更不愿意难受,那是谁让我难受呢?是旧势力在利用邪恶迫害让我难受,它在利用我还没有转变的人的观念迫害我。如:扭着脚,就会痛;扭伤了脚,就要上热敷,舒筋活血等人的观念。

可是我是大法弟子,无论我有什么人心与人的观念,旧势力都没有资格钻空子迫害我!

找到原因后,我就开始有针对性的发正念:清除扭着脚就痛的这种人的观念,解体操纵邪恶因素迫害我的旧势力,把脚痛和难受打回去,叫邪恶的旧势力承受,我是大法弟子绝不能承受这种迫害。并默念发正念口诀。

很快身体就轻松了,在没有转变观念之前,脚痛的不敢动,根本睡不着觉。第二天早上醒来时,右脚什么感觉也没有了,好像昨天晚上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样。

我是一九九八年腊月开始到炼功点学法炼功的,因为妻子修炼的比我早,她原来一身病,通过炼功,早就无病一身轻了。我开始修炼以后,也体会到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内心产生了一种想法:修大法能使人脱离苦海,成佛成道,而不修炼的人,会继续造业,业大的下地狱或彻底毁灭。我一定要修到底。

这种想法在当初用人的想法看,是很坚定、正确。可是现在用法来衡量,它可是非常不好的观念,也就是我的根本执着。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这是利用大法来满足自己的“私”。比如:我要多学法,不然就修不上去,达不到标准;当身体出现不正确状态时,就多炼功,身体舒服了,就不炼了;邪恶干扰的厉害了,才重视发正念,加强发正念的力度和时间,环境一宽松,就放松自己;在讲真相方面,目地也是为了圆满自己的世界等等等等。总之,与自己圆满无关的,根本就不愿意干,不是为大法着想,也不是为众生着想。这不是想利用大法达到自己的目地吗?这种思想是相当肮脏的,也是很危险的,是对师父对大法最大的不敬!

认识到了,就必须彻底清除。当我把这些不好的观念和想法彻底清除后,再学法的时候,想的同化法是为了更好的救度众生;炼好功也是为了救度众生;发正念的时候,想的是清除邪恶,不让邪恶的生命利用众生对大法犯罪;讲真相的目地是为了让众生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因为大法要我们修成无私无我的觉者,这是新宇宙的标准,决不能有半点含糊。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新生〉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