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炼”字 黑龙江曲丽华被迫害十余年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曲丽华,今年五十三岁,家住黑龙江省海林市海林农场。她因坚持修炼大法,始终坚持一个“炼”字,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遭中共人员的非法关押、劳教,在黑龙江女子监狱被冤狱五年,二零一七年十月才回到家中。

曲丽华于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她曾患有心脏病、胃病、肩周炎、咽炎等。尤其心脏病最重,两个胳膊酸酸的,一点儿劲也没有,老中医给她号脉,说她的心脏是六、七十岁老人的心脏,其实那时她才三十出头。

近期遭冤狱五年

曲丽华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二零一三年三月四日,曲丽华在牡丹江市被牡丹江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和海林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联合绑架,个人物品手机、钱等被非法抄走。二零一三年四月三日,曲丽华以“取保候审”的形式回家。

曲丽华回家后,海林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王威、关景伟不断打电话和到家骚扰,让曲丽华去海林市公安局报道。 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九日,海林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王威、关景伟、金海珠到曲丽华家强行把曲丽华骗到海林市检察院,并遭非法起诉。在海林市看守所,曲丽华被强制劳动,挑咖啡棒。

二零一四年三月十六日七点多钟,在海林市看守所武警会议室,曲丽华被秘密开庭,不通知曲丽华的家人和曲丽华的律师,曲丽华当场质问他们为什么不通知律师时,他们竟说不知道有律师,因曲丽华不承认犯罪,他们说曲丽华态度不好,被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一四年四月九日,曲丽华被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曲丽华先到的是十一监区,十一监区是专门“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监区,到那儿,就开始让曲丽华坐小塑料凳,双腿平拢,坐直,双手放在膝盖上,不许随便动。从早上起床一直坐到晚上九、十点钟睡觉,如不顺从,她们就罚你坐到半夜十二点。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被关在那里的法轮功学员上厕所、洗漱、倒垃圾等都有“包夹”跟着,不许和外组的人说话,每个组的门上都挂有门帘,这样屋里的人看不到外边的情况,外边的人也看不到每个屋里的情况。这是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贯伎俩。

二零一四年下半年,王晓丽调到十一监区当大队长。被关押者每天被强迫奴役干活,开始干纸片的活儿,做各式各样的纸兜子。王晓丽脸冷心狠,每天就是要成品,不管人吃不吃饭,睡不睡觉,必须把活干完,有时被关押的人累得顾不上吃饭,几乎成宿成宿的干活,身心受到了级大的伤害。

二零一六年五月五日,曲丽华又被调到七监区,每天也是被奴役缝衣服,每天也是有“包夹”看管,直到二零一七年十月三十一日回到家中。 回家后,曲丽华的身体一直处在病业状态中,通过不断的大量学法和炼功,现在身体已基本恢复。

以前遭受的迫害

一个“炼”字遭绑架、非法开除

修炼法轮大法后,曲丽华的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所有疾病一扫而光,而且身体特别有劲,什么活儿都能干。她沐浴在大法的洪恩之中,内心充满喜悦和感恩。

可就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邪恶流氓集团悍然发动了对修炼“真、善、忍”善良民众的疯狂迫害。为给大法说句公道话,曲丽华们去了省政府,结果被劫持回当地农场公安局,被罚款后让单位领回。单位停止曲丽华的工作三个月。

二零零零年,牡农管局来人调查曲丽华还炼不炼法轮功。仅因曲丽华说“炼”,当天单位就将曲丽华扣下,不让回家,后公安局将曲丽华非法拘留半个多月,并非法抄家。曲丽华的身份证也被非法扣押。二零零零年六月,农场将曲丽华无理开除公职。

不写“保证” 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前夕,原单位书记王金万、宣传部部长于洪奎到曲丽华家,逼曲丽华保证不上北京为法轮功喊冤,曲丽华不说话;他们说点一下头也行,曲丽华也没点头。于是他们就向上级汇报,曲丽华于当日被农场公安局绑架并非法关押,年末被劫持到海林市看守所。

在海林市看守所,教导员赵福平、狱警李国宾因为曲丽华炼功,给曲丽华戴上脚镣子,用“小白龙”(一种专门用于打人的白塑料管子)抽打曲丽华,身上被打的黑紫。后曲丽华被非法劳教一年,于二零零一年八月被劫持到哈尔滨女子戒毒所。

在劳教所,每天早上五点就起床,洗漱、洗澡、洗衣服等都有时间限制,常常加班加点的被奴役,每天都干十多个小时的活儿。

出劳教所仅三月又遭非法关押一年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曲丽华出狱回家后,当地公安局的警察继续不断的骚扰她。公安局局长王强找曲丽华谈话,因她一声不吱,他们不甘心,第二天又来到她家,曲丽华就给他们讲修大法后身心受益的感受,他们作了笔录,但曲丽华并没给他们签字。

在曲丽华回家后三个月的一天,警察周雪生、户籍员周杰(女)又来到曲丽华家骚扰,因为曲丽华不配合他们,警察就说她态度不好,回去向上级做了汇报。

随后“610”主任张振启、警察吴伟,闯到了曲丽华家,强行把她绑架到公安局。二零零二年一月,曲丽华又被非法送到海林市看守所迫害,被长期非法关押一年。

在看守所,曲丽华等大法弟子绝食反迫害,恶警、恶人就强行拖他们出去灌食,连踢带打,所长单成强,穿着皮鞋往曲丽华脑袋上使劲的踹,当时踹的曲丽华眼冒金星。

灌食时,武警拿着大棒子站在曲丽华等大法弟子们的两侧,大法弟子们被强行摁在椅子上,胳膊被强行拧到后面,当时曲丽华的胳膊感觉就象要折了。狱医拿着扩口器,捏着大法弟子们的鼻子,强行灌浓盐玉米粥,弄的大法弟子们满头、满身都是。有的大法弟子被灌的吐血,有的被灌的昏死过去。

后期,曲丽华等大法弟子们身上都长满了疥疮,曲丽华除了脸上没有长外,满身都长满了浓疥,连她的手心、脚心都有,手和胳膊肿的连头都梳不了、洗不了,都是其她大法弟子们帮忙给曲丽华梳头、洗头。尤其曲丽华的左腿最重,肿的非常厉害,睡觉腿都动不了,连翻身都翻不了,每天睡觉只能一个姿势。直到被非法关押一年后曲丽华回家疥疮才慢慢好了。

曲丽华在被非法无限期关押一年后,以“取保候审”的形式,被农场公安局接回,并被勒索押金二千元,至今也没退还。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日,农场公安局勾结海林市国保大队,对当地农场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疯狂的绑架,这次迫害先后共有六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和非法抄家,曲丽华被迫流离失所,直至二零一三年再被绑架,秘密判刑五年。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