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魔难一个台阶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三日】我从娘家到婆家,从没受过委屈。但当了婆婆后,就委屈不断。从刚开始的强忍,到后面的能忍,再到现在根本就不放在心上,这是一个剜心透骨的过程。这过程让我从情中摆脱出来,成熟起来。

虽然我和儿媳之间发生矛盾不能用对错来评说,每当矛盾出现时,我按师父教给我的法理来对待时,那种理悟是:一个魔难那对修炼人来讲就是一个升华的台阶。

师父说:“你好我也好,一团和气坐那儿就长功,哪有那个事啊?”[1]没有这些魔难,怎么去修呢?是师父教会了我修炼!我从心底里体会到:学大法真好!

一、儿媳進门 争斗不断

儿子、儿媳是高中同学,两人都是大学生。在外人来看,这是让人羡慕的好婚姻。在他们谈婚论嫁时,外面对儿媳的妈妈说辞不好。我先生听到很不满意这桩婚事,认为她的家庭教育环境不好。无奈儿子态度坚决,我们还是认可了,但心里不热乎。

在儿媳“回门宴”上,我姨侄女为了助兴,买了一束鲜花准备送给我儿媳。恰巧被她们邻居看到了,高兴的问:“你们娘俩打扮的这么漂亮,手还捧着鲜花,有什么好事呀?”我姐姐高兴的告诉他:“参加妹妹儿媳的‘回门宴’。”那邻居又问:“新娘是哪家的?”姐姐告诉他后,他非常吃惊的说:“你妹妹儿子怎么找了这么一家人的女儿呀?!”姐姐来时立马告诉了我。

那时我已经修炼大法了,我平静的告诉姐姐:“婆媳相处,历来有相处的好的,有相处的不好的。我相信:我按照法轮功的真、善、忍标准做,能和她相处好的。何况儿媳还是个有文化、有知识的人呢。”

他们婚后,大小矛盾天天有,媳妇生了孩子后,连保姆都看不过去,但我心里装着真、善、忍,不想把它放在心上、都得忍。

二零零五年的一天晚上,大矛盾突然来了。晚上九点多钟,儿子站在我们的睡房门口,儿媳突然抓起一把大椅子,从客厅的那头对着儿子丢过来了,把桌子推出去很远。我和先生从来没见过这个场面,儿子就把我们送到姨侄女家去了。姨侄女知道情况后对我儿子说:“赶快离婚”,“我给你找个没结婚的好女孩。”又对我们说:“帮你们找个孝顺的好儿媳。”

我想,我是修炼人,师父告诉我们婚姻是神定的。我怎么能破坏神的安排呢?再说,师父告诉我们,遇到矛盾一定向内找,准是修炼人的错。我一找,真是我的错。先一天,我没有修口,谈起与儿媳的矛盾,我夸下大口,显示自己:“我不是斗不过儿媳,我只是不想跟她斗。”这个显示心、争斗心,不就是我要修去的心吗?没有出现这次矛盾我还发现不了这两颗不好的心呢。

同时我也悟到了:事情的出现,从外表上看是儿媳的不好,实际上是我有了不好的心,才让旧势力钻了空子。住了一宿,第二天回自己家了,我认真学法,继续向内找。

过了几天,儿子、儿媳一家人回来时已是凌晨两点了。儿媳一進门就跟我们道歉,并说她的姨妈们知道这事后,责令她赶快向我们两位老人道歉、认错。我非常感动,说:“不怪你,是我没修好。”这时,我那一岁两个月的孙子也说:“妈妈坏,妈妈坏,妈妈该打。”儿媳真让孩子打,并说:“妈妈该打,妈妈该打。”一场来势汹汹的矛盾就这样化解了。实际上是我找到自己不好的心了。

过后,我又给儿媳写了一封信,向她表达了:我虽然修炼了,但也有很多做得不好的地方,不能怪你,我今后会注意的,修炼人有修炼人的修为。从这次矛盾中,我悟到:一思一念都要严肃对待,不可懈怠。

二、向内找 化解婆媳间的恩怨

去年,我嫂子和姨侄女都打电话问我:“知道不知道你儿子、儿媳要离婚了?”听到后心里发怵,但转念一想,让我知道,也不是偶然的。师父说:“当然,难、矛盾来之前不会告诉你的,都告诉你了,你还修炼什么?它也不起作用了。它往往突然间出现,才能考验人的心性,才能使人的心性得到真正的提高,看能不能够守住心性,这才能看的出来,所以矛盾来了不是偶然存在的。”[1]按照师父的法理,我不能逃避矛盾,肯定有我要修去的心。

我扎扎实实学了一天法,又请同修帮我发正念,我还和两个同修交流了一些看法后,备好了一些法律条文,我和老伴才坐车去儿子家,一路上,我不断的告诫自己:守住心性,记住“慈悲、祥和”这四个字。

到了儿子家,儿媳学跳舞还没回来。儿子见我们去了非常不安,要我们先到宾馆住下来,意思是不要让儿媳看到我们,避免正面发生冲突。我想:我今天来就是想和她心平气和、好好谈的,怎么能躲避呢?

我冷静的回想:儿子和儿媳的矛盾有一部份原因是因为我的信仰问题。她看了邪党央视焦点访谈后,觉的陈果那么漂亮的一个女孩,为了所谓的圆满升天而烧成那个样子而毁了她的一生。她认为炼法轮功的人真象电视里诬蔑的那样会自杀、杀人。我看她受毒害很深,就给她写了两封信,她看后不强烈反对我学了,但极反对我劝人“三退”。

她受邪党毒害太深,我怎么不救她呢?我说今天晚上我跟她谈谈。儿子说:“她不会听的。”“如果你硬要跟她讲这些,我今晚没好日子过了。”

在这之前,我和儿子多次交流各自的想法。儿子态度很明朗:一是如果儿媳在我的信仰问题上坚持要离婚,那就离;二是他对婚姻始终朝最好的方面努力。平常他在家吃什么苦都没关系,在家里尽量多做事,一心带好三个孩子(他们生的是龙凤胎,他把媳妇也看成一个不懂事的孩子),他可以不要媳妇做任何事,只要不把他晚上从睡梦中弄起来吵闹,不影响他第二天上班就行了,他甚至和媳妇说:“你如果不满,周五、周六晚上怎么吵都没关系。”他一心只想把一对可爱的孩子养大。

我平时也总是用大法的法理开导儿子,媳妇一生都交给你了,你要对她负责任。谁对谁好,谁对谁不好,这都是有因缘关系的,欠债要还的。我们不能亏待她。

有几次,别人对我说儿媳对儿子怎么厉害,我虽然心里有些心痛儿子,但都不去责怪儿媳,这是有因缘关系的,说不定以前我们把她整的更惨呢?师父说:“在修炼中,在具体对待矛盾的时候,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可能有两种情况存在: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你说你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一辈子不管那辈子事,那可不行。”[1]师父告诉了我法理,我就听师父的,心里不能产生不平衡。

我想这次既然来了,就把问题摆在桌面上,好好交流。

这时儿媳回来了,我主动的喊她,她冷冷的应了一声,一直往洗手间走,我就跟着她后面走,询问她学跳舞的事,她不回答我,从这个房间冲到那个房间,然后指着我说:“你学了法轮功,到处给人做‘三退’,把我和孩子们的脸都丢尽了,你知道这些年我和两个孩子怎么过来的吗?”我马上向内找:是因为我真相没讲清、讲透,才导致她的亲戚对三退产生误解,致使她的不理解。我不能责怪她。我要保持来时准备好的心态:守住心性、慈悲、祥和。这时师父的法打给我了:“业力在转化过程当中,为了使自己能够把握的住,不出现象常人一样的把事情做坏,所以我们平时要保持一颗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态。突然间遇到什么问题的时候,你就能够把它处理好。”[1]我想跟她讲真相,让她明白真相。

我拿出了在家里备好的二零零三年国务院28号公报请她看,她不看,我想拣重要的一些内容讲给她听。这时儿子、老伴拉着我,要我们赶快走。孙女说:“你们别吵啦。”儿媳怒气冲冲的指着女儿说:“你多什么嘴?”还要打孩子,老伴见状,就恳求我走,说:“我们快走。”我一心想让儿媳明白真相,但这种情况是讲不下去了,但师父要我保持一颗慈悲的心。我就对儿媳说:“你不要生气,生气对身体不好。”又对孙儿、孙女说:“快劝劝妈妈,要她不生气,我们走了。”

儿子送我们到亲戚家,出门时,我叮嘱他:“今晚不管她怎么对你,你都要善待她,她受蒙骗太深了,太可怜了。”儿子应允了。由于我当时的心真是为她好,认识上是符合大法法理的。大法善的力量弥漫着我们整个空间场,解体了她背后的邪恶因素,那天晚上,儿子回家后,象啥事也没曾发生过,平平安安过去了。

后来,儿子、儿媳回我们家时,为这事还特意到儿子的叔叔家去赔礼道歉,表示她不懂事,对不起我们。其实我从不把这些矛盾与他叔叔讲过,修炼人不能纠缠在矛盾的对错中。

儿媳妇在我们家生活十五个年头了,难免在生活琐事中磕磕碰碰,是师父的法理指导我走过一关又一关。就在今天我写稿的时候,我突然明白:我和儿媳的矛盾是旧势力的安排,旧势力在历史上安排了我和她的恶缘。利用这些来让我怨恨她而修不成;让她不听真相而毁掉她。我看清旧势力的邪恶安排,正念否定。

我还悟到,必须去掉一个负面思维:那是儿媳以前跟我说:“妈妈,你不要学法轮功了,我们一家和和睦睦的过多好啊。”我心里想:大法我是学定了,我不能放弃的是大法。当时学法不深,我没有立即否定:这是共产邪灵烂鬼在儿媳背后指使,让儿媳害怕才说的,因为邪党打压的厉害,认为学了法轮功,就会被迫害,得不到平安与和睦的日子。现在想来,这是不对的。大法是天底下最正的,不应该打压的:是邪党搞“假、恶、斗”才害怕“真、善、忍”的;才打压大法的;才迫害我们修炼人的。

师父说:“一人炼功全家受益”[2]。只要明白了真相,家里会更加和睦的,大法会赐予更多福份的,怎么会不和睦呢?我现在写出来就是去掉这负面思维,这思维是有悖法理的,去掉它。

儿子成家已有十五个年头了。有时我想:如果我没得大法,也许家里会日无宁日,也许他们早就离婚了。因为我常以儿子长的一表人才而自居,很自信,不可能讨不到一个漂亮、孝顺的媳妇。依我的个性,哪会屈服在儿媳妇膝下。正是因为我修大法了,师父告诉我怎么做人,怎么教育孩子,怎么为他人着想。

现在我们家,气氛非常融洽,儿媳脾气也温顺多了,孙儿、孙女,礼貌乖巧,真是和和睦睦的了。亲家一家也很佩服,我们两家大人的关系处理的也相当好了。

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