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大法弟子:我走上返本归真之路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十四日】我是越南法轮大法弟子,今年三十六岁,修炼大法已经有一年多了,在日常生活中,我遵循大法真善忍的原则,努力修炼自己。

二零零九年,我突然间对事物失去了专注的能力,头脑里空空荡荡的,感觉好象是电脑发生了故障。这种现象,最初是每年一次,之后每几个月一次,然后更频繁,变成每月一次,每周一次,每天一次,最后是每小时一次。使我无法专心工作,也使我在资料归集和处理方面及语言交流和与人联系时遇到了很多困难。在解决工作方案时,有时候我觉得我的思维比小孩子更不如。另外,巨大的压力和沉重的工作量也让我更加恐慌、焦虑和烦躁。

头两年,我到一些医院做了健康检查,但是医生们无法诊断出我的病情。他们除了给我开了几种药,对我没有什么帮助。那时候,我是一名建筑工程师,我必须长时间忍受这种痛苦,直到我所监督的一个建筑方案完工。

二零一一年,我换了一家公司,被安排负责一件工程。关于这个新工作,我没有足够的专业知识和经验,因此我必须阅读和搜索大量关于这项工作的相关资料,并与其它建筑公司的许多高层人士合作。他们年纪较大,资历比我深,这让我感到非常紧张和焦虑。我虽然暂时能跟得上工程的進度,但是效率很低。我的顶头上司意识到我的工作表现欠佳,向其他同事抱怨。

我到另一家医院看病,医生诊断为偏头痛,并开了一些药。服了药后,我觉得好多了。我很高兴我的疾病终于被诊断出来,可通过适当的治疗得以痊愈。

在多次治疗偏头痛的过程中,一个神经科主治医生,诊断出我患有焦虑症并给了药。这一次,我认为我找到了更好的医生,接受他的治疗有好几年。不幸的是,由于药物管制,我必须经常更换药物,当他所开的药物对我不再有效时,我再次对那位医生失去了信心。

然后我决定再找一些资深有名的教授、医生、神经科专家和精神科医师为我治疗,但是结果还是一样,没有改变。因此我开始转向,寻找东方药物、针灸和穴位按摩,但也没有效果。

这个疾病的折磨,让我感觉生不如死,死亡似乎比活着更舒适。那时候,家庭、财富、妻子、儿女、父母、亲戚和朋友对我来说都变得毫无意义。我非常悲伤和绝望,除了工作、進食和个人卫生清理外,我只是借助睡觉来逃避这个可怕的疾病。我只有一个愿望,就是治好我的病。

我多次自问生命的真正意义,它可能只是一个由爱情、金钱或疾病而带来许多烦恼和痛苦的恶性循环吗?一个小孩出生后,到年龄时他就上学并忙于作业和考试;长大后,他要忙于赚钱谋生,结婚生子,试图筹集更多的钱养育子女并为他们留下财富,担心他们的未来,为老年和未来储蓄养老金。年老时,他必须为疾病所苦而到处寻找处方,寻找他们死后的安息之地,还要面对无数的担忧。我们都在追求幸福,但真正的幸福真的可以找到吗?究竟,人来自何处?为何而来?他们只会象飞蛾一样急速投入这一个恶性循环吗?死后灵魂去哪里?很多人都说,死亡就是结束,我并不相信是这样,我想摆脱那个恶性循环。

我不断地寻求任何治疗方法。最终开始寻找精神治疗的方法(我曾经觉得宗教信仰是很奇怪的)。我到很多寺庙和宝塔去拜祭,也学习了密宗,阅读了无数从互联网上找到的佛教经书、气功书籍和其它宗教书籍。当时我对人生轮回的原因以及佛法如何救人只有一点点的认识。因此我在内心深处希望从修炼中得到解脱,不想再受轮回之苦。然而在那段期间,那些经文和修炼方法对我没有帮助。

我坚持不懈地在互联网上寻找治疗方法,直到二零一六年,我才有幸阅读了李洪志大师撰写的《转法轮》这本书和经文。在阅读这本书时,我发现书中涵盖深刻和伟大的法理,是一部修炼的真正指南。然而,当时我正在硏究密宗,没有完全认识到法轮功的真义,也没有去了解为什么在中国被禁止,被打压,就这样我没能那时就得法。

二零一七年年初,我终于有机会再次阅读《转法轮》一书。这一次,我在读了几讲后,发现自己能坐起来了,不象过去那样有不安和注意力不能集中的感觉,而且能很有效率的专心阅读或工作。另外,我的健康情况也有了很大的改善。

除了《转法轮》书外,我也读了很多大法师父的经文,我读的越多,感觉越良好。大约一个月后,我开始炼五套功法。两个月后,我所有的疾病就完全消失了。我不再感觉疲倦和迟缓。相反,我感到身体轻盈,头脑清醒。

现在我领悟到生命的由来和意义以及周遭发生的每一件事情的真理。我也了解人类活在世上的真正意义,不是要急急的走入生老病死这种毫无止境的循环,而是要修炼,返本归真,回归到生命的本源。世界上事情的发生并不是偶然的,它遵循着宇宙的最高原则。

我想要向师父表达我最诚挚的感谢,感谢师父的伟大和慈悲,给我得法的机会。在我修炼过程中,师父时时刻刻都在我身边保护我,给我启示。我一定会不断的认真的修炼,以完成大法弟子在正法时期应该做的三件事,随师父回到原来的家。

以上的见解仅仅是我个人的浅见与理解,由于层次不高,如有不当之处,请不吝赐教。

合十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