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退巨款的小事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五日】

第一次退款

一九九六年秋的一天早上,妻子上班时,被六路公交车撞了,骨盆粉碎性骨折,交警处理这起交通事故时,认定公交公司负全责,让公交公司赔偿我妻子约三万三千元费用。除交付住院费、支付护工费等一万六千元外,净给我妻子约一万七千元,要说也不算小数,当时我妻子月工资也就六百来元。

那时我和妻子刚修炼大法时间不长,拿到这笔费用后,妻子说咱们已经学大法了,师父让我们做好人,咱们要按真、善、忍要求去做,再说我已经痊愈,不能再收这笔费用了。我们形成共识,决定将一万七千元还给公交公司,随后我给公交公司刘安全员打电话,让他来我们这儿一趟。刘安全员接电话之后,几次推说有事不来,怕我们讹他们,并说事故已经处理完了,咱们之间再没关系了。在多次催促后,他怯生生的来到我们这儿,当听到是返还给他们剩余的一万七千元钱时,激动不已,说人家都想多要钱,你们还返还给我们钱,这我还第一次碰到呢。我们说:是因为我们学了法轮大法才这样做的。

第二次退款

我是高级工程师,中共一九九九年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后,我也未能幸免。二零零三年我被中共迫害强行提前十年退休。退休的当天下午,一个工程建设单位要聘我为工程技术总负责人,我直接告诉他们:我是炼法轮功的,他们说知道,我们是用好人。就这样,我们愉快的合作了。

在一次灌注山洞里十七米跨度的大空间时,施工单位使用的沙子含泥量大,石子粉尘泥土太多,严重影响工程质量,我让他们洗石子、筛沙子,并在夜里突击检查了几次,发现他们根本没按要求做,我决定让他们停工整改,筛洗净沙石后再开工。

第二天晚上十一点左右,他们来电话说工地上有紧急情况,让我去一趟,说着车已开到我楼下。我被接到半路时他们总工说:其实工地上也没啥事,你太辛苦了,想让你去洗洗头放松放松。我说:胡闹,工地上要真没事送我回去。他们见我不去,拿出用报纸包的四~五万元现金说,给你点辛苦费,感谢你在工程上对我们的关照,并请以后继续关照。我说不要,他们硬往我怀里塞,推来推去,我见实在推脱不掉,拉开吉普车车窗说:再推就给扔山沟里去。

见我真的不要,总工说:既然你不要钱,干嘛这么为难我们,我们这么多人撇家舍业的,在这里施工容易吗?!见他们说了送钱的真实意图,我拍着总工的肩膀说:工程跨度太大,百年大计马虎不得,咱们要终生负责的,一旦出现工程质量问题,谁能担当得起!所以才对你们这么严格要求的。

听到这里,总工看了看我说:明白了,什么都甭说了,现在送你回去休息,我们完全听您的安排。这个质量关我来替你把。事后证明他们的施工质量非常好。

第三次退款

二零零四年,该工程的设备供货商送给我一提南方的新茶叶,说让我尝鲜,到二零零五年底我才想起喝这提茶,发现茶叶下面是一叠厚厚的现金。这时供货商已回南方宜兴了。待他再次来工地时,我把钱当面物归原主。他知道我是修大法的,当时竖起了大拇指。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