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真相电话时 不忘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八日】来到海外已有两年多的时间,由于所住的环境没有其它讲真相项目,所以我大多数时间是在给中国大陆公检法司人员拨打真相电话,我想写出来的就是在打真相电话中的实修过程,虽然看起来都是点点滴滴的小事,我却从中修去了很多不好的观念和人心,发现自己心性逐渐提高了,修炼上也逐渐成熟了。

刚开始打真相电话时,遇到骂人的电话我会很生气,遇到胡搅蛮缠的警察我会训斥他,碰到多次接挂不听的电话我会着急,碰到设置空号、关机等电话我会闹心,碰到放干扰声音的电话我会心烦。那时自己很少想过为什么我会听到骂人这类的电话,那时我的修炼状态都是大多数时候向外找,偶尔向内找,现在的我已经习惯于大多数时候向内找,偶尔向外找了。后来我悟到,其实对方的表现就是一面镜子,就是我修炼状态的反映,抓住机会向内找,修去不好的东西,归正自己,提高心性。只要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向内找,对方的态度也在变,拨打效果也就好了。

自己向内找,对方从骂人转变到想听真相

这是一个警察,我记得共拨了二十二次,这个警察接了十六次,但骂了十五次,每次接通,骂够了就挂机。

师父讲了:“作为一个炼功人,就得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我想:这个生命被毒害的太深了,他用极其肮脏和恶毒的语言在骂人,越骂,我越觉的他很可怜,他为什么老是骂人呢?我是修炼人,我应该向内找。我边向内找,边给他打电话,我找到了自己有争斗心、不让人说的心、爱听好话的心、不耐烦的心等人心,还有党文化因素。

只要拨通,我就一直在心平气和的讲着,当拨第16通的时候,我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电话那头传过来的是一个很温和的声音说:“你认为我是好人吗?那你讲吧,我听。”我又给他讲了12分钟的真相,主要讲了大法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天安门自焚”造假案、中共的邪恶本质和现在大量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他一直在静静的听着,他说:“我全听明白了,你是为了我好。”最后他记下了翻墙网址、微信、追查国际举报电话。他还问:“你还有要讲的吗?你以后还会给我打电话吗?”并表示非常感谢。

这个警察从用恶毒及肮脏的语言骂人,到突然语气温和想听真相,使我想起了师父的一段法:“有坏思想的人,想不正确的东西的时候,在你场的强烈作用下,也能改变他的思想,他可能当时不想坏事了。可能有人想骂人,突然间改变思想,不想骂了。只有正法修炼的能量场,才能起到这样一种作用。所以在过去佛教中有这样一句话,叫作“佛光普照,礼义圆明”,就是这个意思。”[1]在慈悲伟大的师父加持下,这个警察突然转变态度愿听真相,我为这个警察能明真相感到高兴。

自己向内找,对方态度逐渐转变

记得有一通电话是派出所的,我拨通了二十六次。先是一个女警接的,她不耐烦的嚷嚷着要报警,接挂了几次。后来又一个男警接了几次,嘴里不断的骂人。师父说:“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2]我告诉自己不要动心不要动心,警察也都是被毒害、被欺骗的。

为了让他们能更清楚的听我讲的话,我特意放慢速度,语气亲切的讲着真相,同时向内找自己,哪地方有问题。他们的表现就是我要修去的东西,比如说那个女警不耐烦的语气,我偶尔和家人就用不耐烦的语气说话,家人给我指出来,还没太当回事。那个男警骂人,不就是我反反复复要去掉的争斗心、爱面子心、自尊心吗?我在归正自己的同时,不知不觉中发现他们俩人互换静静的接听了,那个男警已不骂人了,就这样讲了十七分钟,最后那个女警还用比较诚恳的语气表态说:我肯定不迫害法轮功。

不忘向内找,不断归正自己

每一通电话都是一个实修的过程,抓住机会向内找。

记得一次有两包电话,第一包电话接通率非常高,八个电话都接了。第二包电话连续六个也都接了,当时心里非常高兴,心想:再有两个电话通,就百分之百接通了。可是最后两个电话拨十多次也没人接。我意识到:这两个电话不通是自己刚才起了欢喜心造成的,这个无意中的欢喜心使打电话的基点变了,好象打通电话、接通率成了目地,而不是把救度众生作为目地了,就这微妙的一念导致两个电话都打不通了。认识到后,我马上对着两个电话发正念,边发正念,边重新拨打,两个电话很快都通了。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这个实例使我认识到:修炼人的一思一念真是人命关天,修炼上真的没有小事,修炼上真的很严肃,真是修好自己才能救度众生啊!

还记得有一次两通电话对方讲当地方言,我一点也听不懂,根本没办法沟通。怎么办呢?我静下心来向内找,发现自己在讲真相时语速较快,没有考虑对方的感受,对于当地人来说是不是也象我听当地方言一样听不懂呢?又问自己为什么语速要快呢?是怕对方挂机,怕对方再不接就听不到了,这个怕这怕那的也是执著心。而且语速快也有急的因素,急也是执著心,这些都是应该去掉的。当我向内找找到这些执著后,再拨打,又遇到一个开口就讲当地方言的,我问他能否改成普通话和我沟通,他真的改成普通话和我互动了。向内找真的是法宝。

我个人理解,每一个真相电话的拨打,都是对我当时修炼状态的检验,对方的表现就象镜子一样折射过来,再用向内找这个法宝,让自己看到了在修炼这条路上的不足,然后去掉它,归正自己。每一个真相电话的拨打,都是自己的一个修炼过程、提高的机会、升华的空间。其实自己只是表面上用常人的形式拨打真相电话了,拨打的电话通与不通、听真相时间的长与短、成功与不成功都是表面的,真正能救度这个生命的都是师父在做,师父却利用这个机会让我提高心性,并把威德给了我,对于师父的慈悲苦度我无以回报,我唯有在正法这条路上更加精進,努力做好“三件事”,让师父少为我操心,多一份欣慰,就是对师父最好的回报。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