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象甘露滋养我的心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八日】我十五岁时,母亲就去世了,那时弟弟九岁,上面还有一个哥哥和姐姐,我看父亲、失去母亲的姐弟都很可怜,家中的家务活我尽力做,洗衣、做饭、打扫卫生很用心,心中充满对亲人的爱。我人单纯,貌美,善良,不图回报爱帮人,里里外外收拾的干干净净,人见人爱,都是夸我的,我也很自信。

结婚时,好心人就告诫我大家族不好处,我不以为然,我怀着对公公婆婆要孝敬的心态,怀着和他一大家人处好的目地進婆家的门,但是现实将我的善心化为乌有。我们和公婆、丈夫的几个兄弟、嫂子弟媳及小姑子一家生活在一个院子里,人多事杂,他家的一切做事方式和我做姑娘时的基调都是反的,都是我没见过的。進他家门后才知道我婆婆的厉害和他家几个儿子打群架在那一方是出了名的。丈夫是孝子,对他父母言听计从,心眼实诚。公婆拿我当外人,丈夫对我好,可又不敢表现出来,婆婆直接插手到我家庭事务中来指手画脚,事无巨细。坐月子时洗洗涮涮都是我,婆婆不让儿子插手,丈夫也不敢不听。

我没舒心的过过一天,天天都有扎心的事,脸上没有笑容。公婆原本承诺给我带孩子,可当孩子需要他们照顾时,说的话都不算数了。为了生活我要出去打工赚钱养家,只得把孩子送全托。丈夫的窝囊无能,被他父母看不起,也让我失望透顶。这一家人的自私,玩心眼,凡此种种,让我寒心。我婆婆见我就吊脸,我看见他们也没好脸,互相不说话,那些年大伯子夫妻,小姑子两口子,我和丈夫都在闹离婚,家里乌烟瘴气,想回避都没处去。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渐渐我的心灵扭曲了,脾气很坏,对他家人厌恶至极,极度的恨充满我的心,用刀把”恨”字刻在手心里。我无望了,我来到他家却被变成这样,心里哪还有一点生活的乐趣?!

一九九八年我喜得大法,看了师父的《转法轮》一书,我心里的坚冰融化了,明白了和公婆一家人的恩怨都是有因缘关系的。特别是,师父让我们按真、善、忍做一个品质高尚的好人,一个更好的人,为着别人的人,在利益面前和别人不争不斗的人,做事先考虑别人,看对别人有没有伤害的人。埋在我心中的善被唤醒了,我明白了人为什么要做一个好人的法理,我也坚信从此以后不论环境怎么变化,都不会改变我向善的心。

师父的法理象甘露滋养我的心,扭转了我一切不正确的做事方式。我开始反省自己,对公婆一家人转变了态度,我从内心体谅婆婆作为一个女人在那些艰难的岁月里抚养子女,养家糊口的不易,也体谅她免遭人欺负而养成的彪悍、算计、不让人的习气。我无条件的孝敬他们,对每一个家人都好,我家的米面油灶具日常用品是公用的,家里厨房的东西他们用完我就买;手纸全从我这儿拿,我也不计较;他们吃完饭的碗筷锅全放我厨房水池里,我下班回来边做饭边洗,也不抱怨。可婆家的东西我一律不动。

丈夫挣五百元工资,每月给他父母二百,我没意见;放下我家的活不干,不出去打工赚钱,却给他哥哥妹妹弟媳义务刷房子、干活,我没意见;连续一、二年每晚接下夜班守寡的弟媳,我支持,不动歪脑子,不往邪处想。一旦认识到哪里做的不对,能立即给公婆小姑道歉,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

就这样我不断的用师父真、善、忍的法理归正我自己,解开一个个心结,大事小事做的越来越好。小姑子在别人面前一提起我,就说我二嫂现在如何好,在以前脾气如何坏。

婆婆也从内心感佩法轮大法的威德,认同大法好。在中共邪党迫害大法弟子的这十几年血雨腥风中,警察年年来我家骚扰几次,我婆婆都配合我反迫害,不向着他们说话。中共邪党对大法弟子迫害刚开始的几年,警察到我家骚扰我,丈夫很害怕,警察走后就给我发威,现在他能堂堂正正站出来拿正理说话,维护大法,用他的话说,终于能挺直腰杆说句硬气话。公公临终前,我尽心伺候,像对孩子一样哄他,他一个劲说老二媳妇好,老二媳妇好。

一个人做好人,做一件好事容易,做一时也容易,但是二十年来始终如一做好,并且越做越好,发自内心做好,是多不容易啊。如果不遇法轮大法,我的生活将是漫漫长夜。现在我们家庭和睦,家族和谐,我把利益心、怕吃亏的心放下后,摆正心态。现在婆婆这一大家族一反常态,我家的大小东西一点不动。我们每一个人都从大法中受益。

谢谢师父教给我做人的道理,塑造了一个崭新的我,使我从内心到表面都变成一个干干净净的好人,身体健康。我愿把这美好同更多的人分享,让更多的人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不是一句冠冕堂皇的口号,而是上亿人的亲身实践!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