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道路的一个简短总结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三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大家好!

我来自罗马尼亚。我在英文大纪元担任软件开发人员。

我于二零零六年在罗马尼亚得法。阅读《转法轮》后,我明白了我一生的寻找已经结束,我找到了从很小的时候起就想要的东西。我很高兴这本书为我解答生命的意义是什么,一个人该如何主导自己的生活,并最终从常人社会无穷无尽的苦难中解脱出来。从那时起我就再没有放下过这本书,他从未停止过对我的启悟并帮助我在修炼上的提升。

走入修炼以前,我总是试图改变和控制与我有联系的所有人和事物,以保持身边环境的清静。这一点成了我修炼之初的最大执着之一,一直到我明白了我无法左右他人的生活,而且大法会自然清理我的环境。

如同师父所说:“我说你妄想,你干涉不了别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包括妻子儿女、父母兄弟他们的命运,那是你说了算的吗?”[1]

当我理解了师父讲法中向我们阐述的有关旧势力的安排之后,我就尽可能参加每一个可以参加的项目,尽全力去挽救更多的众生。在最初的几年,讲真相是一项非常艰巨和辛苦的工作,充满了干扰,唯一能促使我前進的方法就是高强度的发正念。

有一次我在布拉格,帮助那里的同修到住宅区分发神韵传单。我和一位同修去了布拉格附近的一个城市。在去这个城市的路上,一场暴风雨开始形成并朝着我们行進的方向袭来。看到暴风雨会干扰我们发传单,我们就开始发正念。我平静的要求暴风雨转到布拉格方向去(因为我们已完成了在布拉格的材料发放)。眼看雨点就要落下的时候,我看到云层开始转移了。但随后其中一些坏因素开始起作用,暴风雨又转回来了。于是我就针对那些坏因素发正念,后来就看到暴风雨移动并转向布拉格方向去了。我们成功的发完了传单,并回到了布拉格。布拉格的同修对不停的下雨很是担忧,他们以为我们在邻近城市发传单时也一定遇到了大雨。我们告诉他们没有,因为我们把雨送给了布拉格。

还有一次,一些同修告诉我,他们看到我在发正念时,我变成为了一个巨大的武士,胸前披挂着盔甲,双手握着两把大古剑,在战场上摧毁着所有的邪恶。

一直以来,发正念成了伴随我前進中最好和最有力的武器之一,它使我受益匪浅。在那期间,师父启迪着我的智慧和在每一个层面上修炼的忍受能力。他教会了我对正念的理解和随时随地有效的运用。发正念时,我感觉就像师父《洪吟四》中所写的那样:

正念

疾风电掣上九霄
雷霆万钧比天高
横扫穹宇无尽处
败类异物一并消

还有,师父让我看到他是如何把我已修好的部份隔离开的。有一次我觉的自己正念非常的强,头脑和对法的理解也异常的清晰,整体修炼境界也很高。当我一旦体察到这些时,下一秒我就能感觉到那一部份脱离了我,剩下的我就变的脆弱,几乎没有力量再继续发正念了,我认识到一切又得从新开始。

师父说:“当然了,我也是这么说吧,你们人的一面也到了表面能力小的地方了,(师父笑)往人的最表面上走了,所以显的力量也没有原来那么大。但是你正念要强的话,同样能带动那么大的力量,所以你们要更注意发正念。”[2]

我在生活和修炼中经历的所有的魔难都没有白费,每一分承受,都会获得十分的回报,并成为我下一步提高的阶梯。师父让我明白,并看到这些是如何安排和起作用的。回首以往,我的经历和艰辛似乎已成为百万年久远的过去,感觉就像一场梦一样。

因为我的童年与一般孩子的童年不同,而且从很小年纪起就承受了不一般的艰辛,我无法理解和忍受那些缺乏耐力或智慧的人,我的性格中对他们缺乏理解,考虑和同情。

后来我发现这如同一枚硬币的两面:其中一面非常富有同情心,想要拯救所有人和世界,另一面则是冷漠无情,和漠不关心。在修炼中,我必须用慈悲取代冷漠,更多的想到其他人和自己周边人的幸福。

比如有一个例子,我对一位当地同修的缺乏活力、意志力和耐力而感到恼火,我开始对他不尊重起来,心想他怎么能够在这样的状态下生活。

那天晚上,我梦到自己和这位同修坐在一个沙发上,但是他的身体没有向前倾,而是向后弯。他的膝盖也是向后弯曲,手臂,背部,整个身体都是残疾的状态。他每天都处于这种状态,在人类这个空间上能活着本身就已是惊人的事实了,而他还是一名大法修炼者,这简直就更是一个奇迹了。我当时就明白了,不能评判和指责他人,因为每个人都有非常复杂的背景和情况,没有人能从表面上看出一个人的全貌。我同时也为自己曾经有那样的想法而感到羞耻。

我也明白了,对他人所有的坏念头,都会超过十倍的方式回到自己身上。当我一旦用慈悲心取代那些坏念头时,如同一块巨石从我的背上被卸下,我变的更轻松和内心平静。

我的一生中,从来没有在同一个地方待过很久,感觉就象住在酒店一样。我产生了一种感觉,就是不知道根在哪里,我是谁,我在干嘛,我有什么样的能力,最后就是对自己的不信任。通过学法和认识到旧势力的作用后,这些想法逐渐的就消失了。

有一次我做了一个梦。一个人来到我跟前。它穿着黑色的衣服,身材高大,脸上带着邪恶的表情。我明白这代表了旧势力。它手上拿着一个看起来象是古时候医生使用的一个袋子,她打开袋子,从里面开始拿出不同的折磨器具。她用每一件器具在我身上比划着,从头到脚测量我,试图弄清楚哪种器具会让我屈服。对所有器具测试过后,她变成愤怒和不安起来,因为她的器具没有一样对我起作用。最后,她把所有器具放回包里,给了我一个恶狠狠的表情,然后离开了。

我当时就理解了,我们作为修炼者确实是由跟旧宇宙不同的物质构成的。只要我们在法中,旧宇宙中的生命就无法触及到我们。因为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与师父签了约,来到世间助师正法。因为我们是超越旧宇宙的生命,构成我们的是不同的、更好的、更纯净的物质,所以我们确实能够对师父的正法起到作用。因此,我要停止对自己的伤害,珍惜自己,珍惜师父为我所做的一切才有了今天站在这里的我。

我明白,因为我们是这样的生命,所以我们不能像过去的和尚那样,即使在我们的个人生活中也是如此。我们的心态必须百分之一百的保持着开放,警觉和畅通的状态。因为在未来我们将主持众多的生命,如果我们仍然想着躲避在自己的洞穴中,逃避魔难,我们就无法达到那一境界。

来到纽约

从欧洲出发经过二十个小时旅程后,我来到了纽约媒体总部。我感到疲倦而且非常口渴。我当时的念头就是渴极了,甚至用鞋子装水喝都不在乎了。我立刻就看到了一个饮水机,但就是找不到任何玻璃杯或纸杯。一个中国小男孩看到我在寻找杯子,尽管我不会说中文,他明白了我想要喝水。于是他开始像喜剧电影里的场景,在厨房里来回走动,拼命的想找到一个杯子,但最后一无所获。最后,他出现在我的跟前,伸出手臂,递给我一个非常薄的、一碰就会弯曲的塑料片。“试试这个”他告诉我。我拿着塑料片,但我不相信他会指望我能用那个塑料片喝水。所以我对自己说:“也许我那个联想到鞋子想法太不合适了。”就在这一刻,另一位中国女士出现了,看到我一个白人用塑料片试着喝水,她脸上带着微笑,递给了我一个塑料杯,说:“你可以用这个。”

在公司的日子非常顺利,我立刻觉的这是一个非常珍贵和良好的环境,我有一种经历了漫长而艰难的旅程,终于回到家的感觉。

在这段时间里,我注意到我的一些业力和执着又从新冒了出来,但师父让我看到他们如何被解体,并让我在这个过程中感受到师父对我的慈悲保护。

在这里我不再感受到欧洲式的压力,环境更加自由和开放。我可以去掉更多厉害的一面,不需要每天保持紧绷的弦准备和人随时干架的状态。这让我变的更柔和与和善。我认为这样更进一步接近自己的原始本性。

我也能够更多的理解无为的概念。我不是一个顺应潮流的人。我习惯控制自己的行为和目地,我必须知道自己每时每刻在做什么,目标是哪里,为什么这样做。当然,这样是不错,这是关于拥有一个坚强的主意识,这也是师父强调过的。但是,无为不是指这些个小事,而是更大范围的事物,是有关天体的演变、周期和安排,这些自动影响到一个人的生命,并且不在我们能左右的范围。如果这时一意孤行按自己的意愿而不是顺应宇宙的趋势行事,则必然是坏的结果,陷入困境,甚至伤害自己。我认识到在这个问题我的理解在加深,一旦我明白了,我发现必须面对管理和控制生活中的每一件事时,我感到的是更加的轻松和更少的压力。世间事物来来去去,该啥样,就是啥样,这就是无为。

我的修炼整体上都在進步,我的耐心和善心的境界也在提高。

有一次在公共汽车上,我注意到司机应该开车了,但是他还在等着一个女子过马路来上车。但马路上的汽车来往不停,绿灯似乎永远也等不来了,女子一直无法过马路。我变的不耐烦了,心想这位公交车司机怎么能等待这个女子这么久,他也有一个必须遵守的时间表啊,况且也是红灯。时间以这样等待的方式延长着,让我感觉的好象几个小时过去了。这件事过后,我意识到我当时的耐心和善心还不及那个公交车司机的水平。

还有一次,我坐地铁下班回家,有几个孩子進入了车厢,开始打鼓和唱起歌来。他们发出的声音非常大,让人很难再听到其它任何声音。我看到他们是一些小孩,为了赚一分钱,在这里向人们卖艺。但是在我的脑海里我却在想,这个城市怎么能让这些人来到地铁上,在没有人要求的情况下发出这么大的噪音。如果我是警察,我会把它们立即带走,以“清理”这里的环境。

然而,在他们唱完歌后,所有的人都开始为他们鼓掌,为他们的表现感到高兴,这给了孩子们自信,让他们相信自己做得很棒,在做有益的事情,成为对社会有益的人。孩子们脸上的笑容和我对他们的可怜反应让我感到惊讶。那天我的同情和宽容处于如此低的水平。我现在一点也不奇怪为什么有时其他一些人会给我类似的反应。

当回头再看时,我现在明白了我的修炼道路是如何安排的,为什么会是那样。我觉的即使因为执着而在绕着圈子,即便这些执着在每一层次中出现是相同的, 这个圆圈也是在向上延伸的,而不是保持在同一水平上的。

总的来说,我的修炼路径如同一个莲花的种子,在生命初期被埋没在池塘的底部,慢慢的但是坚定的从浑浊的泥中升起,并上升到越来越清澈的水域,直到它遇到阳光,在美丽的神奇的湖中成为一朵美丽的莲花。

如有任何不当的理解请给予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们!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二零一八年纽约英文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