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证实法讲真相中修炼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三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在二零一二年初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转法轮》中提到的宇宙特性和修炼过程对我来说非常熟悉,非常有意义。修炼这个词对我是如此圣洁和神圣。读到“救度众生”[1]时我泪如雨下。我回想起当时的心态,我深受触动。我意识到我并不快乐,我的生活毫无意义。我丈夫和我经常从一个房子搬到另一个房子,但当我读到回家或返本归真时,我真的相信这些话的意思。

我的一个朋友向我介绍了法轮大法,他把我带到公园去见同修。我惊讶于我能够双盘三十分钟。我买了《转法轮》书,并在接下来的三天里读了这本书。在我第一次看到师父的照片时,我心里深深的向师父喊道:“师父请救我,我想修炼。”在那段时间里,我沉痛于母亲的过世;我深受打击,对什么都不感兴趣。我从书中感受到了强大的能量,而我母亲的死变的没那么痛苦。这就像一个奇迹,我意识到死亡不是一切的终点。人们因为命运来到地球,所以当命运结束时,母亲不得不离开。从那时起,我决心修炼并意识到我必须克服所有困难来解决历史上的恩怨。师父为我承担了巨大的业力,其余的我必须通过提升我的心性和在众生被摧毁之前助师救度更多的众生。总而言之:我想和师父一起回家,我相信他说的:

“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2]

走出来证实法

一个月后,一位同修从她的商业大楼拿出了一个房间,供我们学法炼功。这原本是一个储藏室。每天,我得开车去和其他几个同修收拾这个地方。我们将它清理干净,稍微改造一下,使它看起来漂亮和庄严。两个星期后,我们能够开放这个地方并开始向一些有缘人证实法,同时集体学法炼功。我不是一个好的司机,所以每天开车时我都会念“法轮大法好”。有一天,在去的路上,我被一辆大型卡车追尾。我听到了一声巨响。我很警觉。当时是上午十点五十五,发正念时间。我觉的头开始痛。我立即发正念,并请求师父加持,保持我的正念,否定旧势力的所有安排。在等警察的时候,我叫卡车司机和他的帮手走到了一幢建筑物里,向他们讲真相,并告诉他们中共对法轮大法修炼者的迫害。他们对整个情况非常同情。他们甚至承诺在脸书上发布所有内容。在回家的路上,我犯了一阵困,但我安全地回家了。同时疼痛也从我的头部蔓延到肩膀。我知道我只是需要一些睡眠,我会没事的。醒来之后,我完全忘记了这次事故,我意识到师父已经净化了我的身体,已经消了我的业力。

在讲真相中克服魔难

刚搬進一间较小的房子时,我感到轻松许多。我们家总欢迎人来学法炼功。我们一直在忙神韵的宣传材料,所以我们非常需要一个存储空间。我的房子太小,无法存放传单。我的邻居提议建一个存储室。我认为将庭院改成存储室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开工后,一名验楼师来要看建筑许可证。我很困惑;我完全忽视了这件事。我不得不去县里申请许可证。而我被告知,以前的主人没有许可证建造庭院已经违法,现在如果我建造存储室是双倍违规。他们需要建筑图纸。建筑材料只花了我四百美元,如果我不得不花费二千美元用于建筑图纸,那就太荒谬了。验楼师按时返回,我只能老实告诉他这是我的错。我将停止施工并把建筑材料搬到房子里。我借此机会向他讲真相,向他介绍了神韵,这是一种被中共摧毁的神圣的中国传统文化,我想要的只是为这种文化的复兴贡献我的微不足道的一部份。我发正念解体他背后的所有邪恶力量。过了一会他告诉我:“别担心,继续这个项目。我将结束此案,并祝愿神韵取得圆满成功。”在我心里,我知道师父通过我的错误救了他。我向师父保证,从现在开始,我将遵守常人社会的所有规定。谢谢师父的慈悲。

一周后,我经历了难以忍受的胃痛,我无法动弹。到了去公园炼功的时候了,我无法走动,所以我躺在沙发上,听着师父的讲法录音。我丈夫刚开始修炼不久,他很担心并打电话给一个同修,也恰好是一名医生。她保持正念,没有开药。疼痛越来越严重。这是我得法的第二个月。我意识到师父正在为我消业。不仅如此,我意识到我不能躺着,我需要去公园炼功。我得消除这种病业假相。这时师父让我看到两个骷髅。我郑重告诉它们:“我有使命要完成;我必须讲真相救众生。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干扰这一点。”在我请求师父的帮助后,骷髅消失了。那时我的电话响了,一名同修说她晚了,问我是不是想和她一起去公园炼功。我知道是师父安排她来叫我。

在公园里,我过了更多的关。两位老学员告诉我要注意,因为他们认识有同样问题的人最终得了结肠癌。我知道这是邪恶势力想要考验我对法的坚信。我微笑着告诉他们:师父会安排一切。对修炼者来说,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提高你的心性。集体炼功后我完全康复了。疼痛来的快,去的也快。师父说:“修在自己,功在师父”[2]。

向内找,否定所有旧势力分化我丈夫和我的安排

我丈夫和我在法上是一个非常坚实的一体,我们在证实法中完全相互信任。我想我们会在需要时相互补充。我的丈夫在技术、机械方面有很好的技能,我擅长规划、预算。我们还与当地学员在各个大法弟子的项目中协调和沟通的很好。我丈夫和我当时正致力于推广神韵。我们很忙。有一次,我不同意他的工作方式,不考虑别人,也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慈悲心,不宽容。突然他转向我说:“我不想干了,我太累了,厌倦了这一切。”

我保持安静,向内找:“为什么他要说这些话?”他接着说:“我想搬出去,自己修炼。也许我会提高。”我继续向内找并试图理解他。他有全职工作,晚上他忙于神韵项目,没有足够的时间学法,所以他无法保持正念。我不情愿地同意并帮他找了公寓。去那里的路上,我看到了自己对他的争斗心。我希望他看到他错了,上了旧势力的当。师父向我指出我缺乏慈悲心,旧势力利用了我的缺点来干扰。我突然意识到师父不会安排我们分开,我们该如何讲真相?我们该怎样向常人解释?作为大法弟子,我确定这不是师父的安排;我的心里充满了争斗,怨恨和对是否公正的执着。但这些心不是我的;我立即清理自己,否定所有这些心。然后我郑重地跟我丈夫说:“如果你真的想搬出去,我会同意,但记住师父的教诲,修炼是一个严肃的问题。今天你同意帮助推广神韵,明天你想退出。这是救众生的使命。他们的未来取决于是否被救,你不能让旧势力安排你的道路最终毁了众生,包括你。谁也不能离开整体去独修。这不是师父的安排。我可以坚强地让你搬出去,但我不知道我是否会勇敢地让你回来,因为我们没有足够的时间。请认真考虑一下,否定所有这些坏的想法,找回你的正念。”我也说我很抱歉我有争斗心,对他不够慈悲。

最后,他也确实向内找,然后说:“我不想让师父失望,让我们继续工作。”所以我们继续按照师父为我们铺设的路走。

师父说:“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 争什么”[3]。

在履行誓言救度众生中去除不良思想

最近我的几位高中朋友通过即时通讯服务联系到我。我几乎没有时间和朋友聊天,特别是三十年前的高中朋友。但是我悟到这不是普通的社交聊天,这是师父安排我救这些朋友。他们是社会上成功的人,如医生、工程师、投资者等等。其中一些和佛教或天主教颇有渊源。大多数人因为中共的洗脑而对法轮功没有好感,但他们也不喜欢中国人。就讲真相而言,我必须让他们了解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真相,让他们将中国人与中共区分开来。我发了大量关于法轮功对健康有益的信息。我的一些朋友似乎对法轮功更加接受。有一天,我收到了我的一个麻醉师朋友的短信:

“我想你应该停止向你的朋友发送关于法轮功的事。去任何其它论坛去宣传。你是一个无知的人,这是一个让朋友聊天和分享生活故事的地方,不要讲这些有的没的。”

读完他的文字后,我感到非常伤心和震惊,一个老朋友,我过去常常钦佩他的平静和他对冥想的热衷,怎能说出这些话呢?我马上向内找。我意识到讲真相的状态并不正确。当他发他的照片时,我想诋毁他,我想如果他练气功怎么能看起来那么老,而且他看起来很不祥和。由于我对他的不好看法,导致我告诉他,他变了,并且老了很多。我没有修口,伤害了他的感情。因此,这就是他发那通刺激性短信的原因。我重新获得了正念,否定了所有这些不好的想法,显示心、说别人坏话和争斗心。与邪恶势力斗争了大约五分钟,然后我以善心和纯净的心态发短信:

“很抱歉伤害到你。作为一位老朋友,我想可以分享我生活中发生的所有坏事和好事。而且我希望你知道我已经从死亡中走出来,我是如何得救的。我认为分享这些东西有助于人们了解法轮功的所有好处,并了解中共如何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真相,因为仍有很多人不知道这一点。”一旦我心平气和的向他讲真相,他立即回信:“别担心!请继续分享,因为每个人都有一个需要共享的内心世界。谢谢。”

他已经变成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人。在那个小组中,有超过四十人听过法轮大法的真相,师父会安排我在更深层继续救他们。

有一天,当我向一个新学员演示功法时,我接到了我高中同学群里一个朋友的电话。她想请我去给她演示功法。她说,群里数十人目睹了我和朋友之间的冲突,并钦佩我是如何改变朋友的傲慢态度的。我告诉她这是因我不考虑别人的缺点而起的。然后我接受了飞往德克萨斯州的邀请。当时我没有意识到师父的安排让我云游消业和救众生。这位女士刚生了一场危及生命的大病,她是一名药剂师,她的丈夫是一名医生。他们相信佛和上帝,但他们并不认为法轮功是好的。我那时还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我确信师父要我救他们。我象往常一样学法炼功。

在我飞过去的前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我在一条非常狭窄且危险的街道上行驶,如果方向盘稍偏,我会摔入深谷。那条街通向富丽堂皇的宫殿。然后我吓了一跳醒来。我知道这是我的使命。他们在机场接我,我们高兴地谈起我们的高中回忆。第二天早上,我向他们展示了功法。我没有任何成见。在那之后,丈夫不希望妻子继续学习。我知道邪恶的势力影响了他,因为我到那儿的那个晚上突然停电。他认为法轮功带来不好的运气。我发正念让电力恢复。在发正念之后,“有求”这个词突然出现在我脑海中,我想这是师父点化我。我立即发正念清除所有坏的思想和有求之心。师父已经安排了一切。

那天晚上后我们有个聚会,来了一些我很久没有联系的朋友,他们听说我来了,所以他们都来看我。我知道这是安排的,师父安排了这个机会。晚饭后,他们问我有关迫害的事。他们按照共产主义的方式审问我,我知道他们正在考验我对法的信念。我冷静地向他们解释并澄清了法轮大法修炼者不参与政治的真相。只要看看数百万人遭受酷刑和杀戮,就足以启动你对受害者的同情。我和他们交谈的时候,我保持着正念。最终每个人似乎都很融洽。突然有一个人说:“我认为你对这本书太过重视,如果你是修炼者,那就烧掉这本书吧。你不需要它。”

我向内找,意识到我开始对这个小小的成功起了欢喜心。我回答说:“烧神圣的书籍是共产党人的邪恶行为。请阅读这本书,你会发现它会对你的日常生活和工作有所帮助。”之后我觉的自己被打了,我的胸部也感到压力所以我就道了歉自己先上楼了。那天晚上,他们十几岁的女儿整夜都在和她的朋友通电话,咯咯地笑着叫着,大声喧哗。我知道旧势力试图干扰我讲真相救人的使命。我发正念,师父点化我,我有害怕被说的心和怨恨心。我再次发正念,我泪流满面。为什么是我?我需要证实法,而不是证实自己。我请师父救他们;他们被旧势力利用了。我意识到如果我们有太多常人的观念,我们将给旧势力更多可钻空子進行邪恶考验的机会。我很平静,一位朋友问我:“昨晚每个人都不耐烦,和你争吵,考验你,你没有不高兴?”我告诉他们:“我修真善忍,我希望大家都知道法轮大法好。如果你已经信仰了别的东西,那很好,但永远记得法轮大法好。”

他们改变了态度,其中一些人想学功。我意识到他们和我之间的缘份,他们来这里是为了法。我几乎失去了救他们的机会。

回到家里,一位同修,分享她梦见她在一艘漂亮的船上看到了九个人,我穿着粉红色的衣服。一个人拒绝上船。我知道这是我朋友的丈夫。我希望他会改变。师父在说:

“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4]

谢谢师父在我修炼生活的每一刻都照顾我。我将继续致力于救众生,跟师父一起回家。

这是我的体会,请指出我的不足。 谢谢。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谁是谁非〉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二零一八年纽约英文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