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十六 我十五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三日】我做的证实法的项目是面对面发资料,劝三退。

我的同伴大姐同修快七十岁了,在另外空间,说不定十六岁,我即将六十岁,在另外空间说不定十五岁,我俩都没有老的概念。师父传给我们的是性命双修功法,师父说:“人的细胞逐渐的被高能量物质代替的时候,会减缓衰老。身体呈现出向年轻人方向退,逐渐的退,逐渐的转化”[1]。

我们越活越年轻,每天一人骑一辆电动车,在慈悲师父的加持和保护下,早八点准时出发,中午十二点赶回家发正念,下午学法。我们到乡下农村、田间地头、集市道口、庙会道口、乡间小道、建筑工地、凡是有人的地方,我们都去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

我牢记我的誓约在天上,牢记是师尊把我从地狱里捞起来,不能白把我捞起来,我得对得起大法弟子这个神圣称号,这个称号不是当旗帜扛在肩膀上的,得是实实在在的助师正法。

一开始出去讲真相时,给师父磕个头,嘴里说:师父,我去讲真相救众生。说了几次后,想想不对劲,众生都是师父救的,我还是师父从地狱里捞起来的,这不是贪天之功吗?认识到自己错了,就改说;师父,弟子去讲真相,做我应该做的事情,请师父把有缘人引到弟子面前,让有缘人得救。

世人千姿百态,有时我说声:“哥,看本书吧!保平安。”他头不抬、眼不睁的,好像说给了空气,有的像赶小鸡似的:“去、去、去!”还有一次一个人瞪着眼说:“再讲整死你!”第二天恰巧又碰上这个人,我还没吭声呢,他就跳下电动车,瞪圆眼:“再说整死你!”唉! 众生太可怜了,受了毒害还不清醒,可是不能怪他们。

一次在高粱地边看见一个拔禾子的女人:“姐,看本书吧!保平安。”我叫的很亲切,说不定上辈子真是我姐呢。“什么书?”“法轮功,真善忍。”她一边擦着手往我跟前走,一边说:“看我,苦苦的就为找这个来的,苦苦的就为找这个来的。”一连说了两遍。还有一次给一个开电动三轮车的男子讲真相,他边接真相期刊,边用责备的口气说;“你咋不早点对我说,我就想这个,我就想看这个。”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哥,咱这不是以前没碰过面吗?”他笑了,退了少先队,高兴的道了谢,走了。

有时遇上疑问多的人,就多说上几句,千好万好不如平安好,有骗钱骗物没有骗平安的,人家贪那一笔款一座楼出来了,里边还藏个小老婆,咱汗珠子掉地摔八瓣挣个钱,一没贪污,二没腐败,天要灭它(邪党),不跟它当陪葬。俺是修真善忍的,不讨你吃也不讨你喝的,知道这件事情不告诉你,不得嫌俺心眼不好吗?一般人都能退出来。

一个不嫌少,一百个也不嫌多,只要我们有讲真相那颗心,师父都会让我们碰上有缘人。有时走到十字路口,这边也有人骑车往前奔,那边也有人骑车往前奔。我和姐一商量;你去追这个,我去追那个,车速飞快,姐象十六,我象十五。

在邪党开“十九大”那几天,村里的环境很紧张,我俩不進村,只在路上讲,每天也能劝退四、五十人。有次在梦中,看见道路两边开着一朵朵的鲜花,是师父在鼓励我们哪。

三伏天,天太热,我们带上事先冻好的冰块子,闲下来时咬一口,再热也不能误了讲真相;冬天天寒地冻,遇上大风天,骑在电动车上,嗖嗖的凉风打眼睛,我们修的是“金刚不坏之体”[1],再冷也不能耽误救众生。有时遇上结冰的道,我们怕滑倒,嘴里念叨:车胎生钉,鞋底生钉,求师父加持,慢慢骑,还真滑不倒,这一切都是师父给的。要搁常人,早摔个四脚朝天了。

师父说:“在再难的情况下你都得去做好三件事。去救度众生,这是大法弟子的责任!”[2]

一到年底,赶集的人多,常人们抓紧办年货,我们抓紧讲真相,讲到腊月二十九。过年歇了几天,安逸心出来了,还想再歇几天:常人们都忙着串亲戚,出去也讲不了几个人,想东想西给不精進状态找借口。

“这个宇宙生命多的无可计数,而且他们都伸过一只眼睛来”,“你的一举一动,你的一思一念,他们都在观察着,因为你将决定着他们生命的未来!”[3]“你来到这个世间的时候曾经和我签过约,你发誓要救度那些众生,你才能成为大法弟子,你才能做这件事情,可是你没有兑现。你没有完全兑现,你承担的背后的那个分配给你的那些无量众生、庞大的生命群,你都救度不了,那是什么?!那是简简单单的一个不精進修炼的问题吗?那是极大极大的犯罪!罪大无比!你说你到时候一喊师父,说我没修好啊师父,这事就完了吗?谁能放过你呢?那些旧势力放过你吗?多重大的事情啊?!”[3]

不听师父的话,见死不救,就是犯罪。今后还要继续走好自己的修炼路,做好三件事。叩谢师父的一路保护!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