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来自坚定的信师信法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十八日】一九九九年七月,邪恶之首江泽民和共产邪恶相互利用,开始对法轮大法师父和法轮大法学员進行诬陷、栽赃、诽谤,电视、广播、报纸车轮式播放,各行各业开批判会,铺天盖地,气势汹汹。我心里很明白,政府又在利用过去搞运动的方式欺骗民众和国际社会。当时还不知道什么叫讲真相,我只想把我知道的和亲身的感受讲给大家。

我是小车司机,给领导开车,周围认识的人不少,凡是我认识的我就给他们讲《转法轮》书上写的和电视宣传的不一样,讲我的亲身体会,讲大法祛病健身的超常,讲大法书中要求修炼人处处以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在任何时候都要做一个好人,为别人着想。只要坐在我的车上,我就给他们讲,我给政府、公安局、工商界、税务界、商贸委等人员都讲过,有的人听完后问一些问题,我都按我知道的给耐心觧释。

做真相资料 正念是关键

二零零五年退休后,孩子也到外地打工去了,家里就我和老伴。我想做真相资料,与老伴商量,她刚得法不久,有怕心,认为危险太大。我们通过反复交流,认识到如果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都怕危险,都不做,那这件事谁来做?总得要有人付出,老伴最后也想通了,要我一定要注意安全。

我花了九千多元买回了电脑、彩色打印机、刻录机等一些必备设备,协调人手把手教我做起了资料。开始时困难是很大的,我从没接触过这些电脑、打印机,但我有一颗一定要做成的坚定正念,困难再多也一个一个克服了。

我的资料点负责本地的《九评共产党》、神韵光盘、大法书、真相护身符、台历、真相币制作,学员需要什么就做什么,需要多少就做多少,每周都要提前做好,周末给送出。

刚开始做资料时,机器经常出毛病,与我联系的懂技术的协调人在外县发资料被绑架、非法判了重刑。技术上的事就成了问题,刻录机刻不出图像,文档排版、编辑我都不会,刻光盘、上网三退、作九评小册子等,这些事以前都是懂技术的协调人教我做,我都依赖同修。

现在具体问题摆在了面前,为学排版我去复印店请教一个小妹妹,当时还记的很清楚,回来后却始终搞不好,去了几趟才搞定。机器坏了,拿出去修怕不安全,自己又解决不了,明慧网有关技术方面的文章又看不太明白,我很着急,但左思右想,这个障碍一定要自己突破。当时我就发了一念:一定要掌握简单的维修常识。

我第一次把打印机送去常人那里去修,修理店老板要我留下电话号码,我当时一惊,他要我的电话号码干啥?但马上又冷静下来,他要号码可能是修好后与我联系。我说:我没有事,就在这多等一会儿,没关系。一来是不想留下电话,二来是我想看他修的过程。我和机械打了几十年交道,任何机器只要知道拆、装,就能有一个基本了解。这次是换激光打印机的定影膜,通过他一拆一装,我基本学会了这门技术。我回去后按照刚看到的拆下每一个零件,细心研究每一个零件构造和所起的作用,拆了装,装了拆,为了增加印象反复拆装,使这门技术掌握更牢。

还有一次是打印机不搓纸,我又拿去修,又学会了更换搓纸轮,还了解到搓纸轮有时不搓纸与碳粉漏在搓纸轮上有关,只要把搓纸轮上清理干净也能解决。

激光打印机常见故障多与碳粉质量,碳粉在机器内的清洁有关。此外还有鼓芯、卡纸、換定影膜,现在当地的这类打印机故障我都能解决。这并非是我有多聪明,一切都是师父在为我们做,但我们必须要有这颗心。

刚开始做真相资料时,打印机经常出故障,后来越做越顺手,又掌握了简单的维修。在做资料的同时,我经常与使用的电脑、打印机沟通,它们顺利做完资料后,都要赞扬它们的超常,感谢它们的辛苦,我把它们称为我的宝贝疙瘩。夏天要给其降温,时间长了让它们休息一会儿。有两台彩喷机是二手货,同修用了多年转给我的,它们的超常真是奇迹。

我做资料就在自己家里,因妻子也支持,学法、炼功、做资料,生活也很方便。外部环境从表面看压力还是有,小区二单元住着一位居委会副主任,与我同一单元楼下住一位市维稳办人员(就是“六一零”)。去年居委会也搬到我们小区,小区还全方位安装了攝像头。在这件事上我没有怕心,我想我这一生就是来做这件事的。正念来自坚定的信师信法。只要我们的路走的正,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因为师父讲过:“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1]师父还讲:“一个人能象神一样的,它谁也不敢迫害死。”[2]

至今,我的资料点已经有十三个年头了,期间也遇到过几次与我联系的同修遭绑架,设备转移,遇到很大困难,风风雨雨运行到现在,在师父保护下还很平稳。

这十三年来做真相资料的耗材的進出,做好后要送出去,大包小包的進出小区,量也是很大的。我从不害怕,只要是正法需要,就一定要去做,也没有什么遗憾的,正念是关键。

收集参与迫害单位信息

二零零七年一月,与我一起做资料的协调人与另一同修到一百多公里外的邻县发放真相资料,遭人恶告被绑架。为了安全,我即转移了资料点所有设备。

接下来就是要上网曝光邪恶迫害的具体事实,邻县的所有信息又没有,首要做的事是收集该县公、检、法、司、“六一零”和有关迫害人的电话号码和个人信息上网曝光,提供信息给海外同修打电话震慑邪恶,营救同修。

第二天我去了该县城,先到了电话局,看是否有出售本地的电话号码簿,没有。我又直接到了公安局,想得到一些信息也没有得到,看守所只能在外面看一看,也進不去。我又到了本地的一些宾馆,因我以前出差发现有些宾馆的服务台有本地的电话号码簿,去了几家也没有收获。

我很着急,这件事必须要做成才能起作用,我决定到市区去找,我坐长途汽车前往,中途停在一个镇上吃午饭,吃完饭付钱时,我忽然问老板:能否帮我找到该县行政部门的电话,我愿付费。他说:你要号码不是干不好的事吧?我讲:电话号码能干什么坏事呢,想向上面反映情况而已。他说你等着,一会儿就从外边给找来一本通讯录,我付了二十元钱,顺利抄下了政府四大班子、公、检、法、司、各区镇派出所人员的电话。通过这件事,我真实感觉到不管当时困难有多大,只要去做,师父的法身随时都在我们身边帮助弟子。

这些年来,大家在向世人讲真相救度众生的同时,经常也有同修遭到迫害。事发后,除了要把当时迫害的经过和事实说清外,必须了解迫害人的信息,单位名称,电话,上网曝光,给海外同修营救同修,震慑邪恶提供准确资料,有关单位、有关个人的通讯信息就很重要。

开始我也想了很多办法,向亲戚朋友收集,有意留意这方面,还很不全面。有一次因同修遭绑架,是该派出所警察去抓的人,人还关押在该派出所。因要上网曝光,我去了该所,看见该派出所所有人的电话、警号、职务、分管的工作都在公示栏内,我赶紧拿出纸和笔抄了个仔细。过往的警察用奇异的眼神看我,我当没有看见,我镇静的抄写,受启发我用了半个多月把本地区城乡十多个派出所的信息收集,每到一处还给送去真相光盘。随后又有同修送来本地党、政各局、学校、事业单位、部队、各乡镇通讯录,通过整理分类制成了文件,复制给有关同修,在使用上就方便快捷,还发到明慧网资源共享。

调查恶报案例

二零零七年五月,我听到一条消息,一个参与迫害的公安局副局长在河里溺水身亡。我马上去该县调查核实,我沿河边一路打听,打听整个事件的过程,到船上和沿线居住的群众,了解的信息是确有一公安副局长溺水,时间是四月二十六日下午四点多钟,有几个人到原汽车渡口码头游泳,其他几个会游的游到了对岸,此副局长不会水,刚下水不久就发现人不见了,为了打捞尸体,用了三天时间,才打捞上来,其它细节就不知道了。

这是一个不完整的信息,我又去了公安局想了解更详细一些。我進了大门,一穿制服的人态度很不好,问我干啥,我说看一看,他说不能看。我就出来了,到对面一家小吃店要了一碗面,边吃边想这个信息还不完整,还得要想办法。

饭后我发现公安局楼下有一小卖部,忽然灵机一动,我上前先买了一些副食品,在付钱时与这位老大娘谈起了家常,问生意好不好?房租贵不贵?她说她就是警察家属,租的公安局的房子做点小生意。我对老太太说,打听一件事,有关前段公安局长溺水的事,老太太告诉我,溺水者叫殷建,是副局长,今年三十六岁,是广元市局下派基层锻练后要回去提干,到本局已有一年多,主管基层派出所和看守所,四月二十六日溺水那天他还去了看守所布置工作。我们有两位同修就在该看守所遭残酷的迫害。我马上把这个事实发到明慧网,震慑了邪恶。

揭露谎言

二零零九年“十一”在即,南充市公安局长公开发表电视讲话,诬陷法轮功打毒针。一时间真是闹的人心徨徨,满城风雨,在邪灵恶意煽动下,本地多县、市大法学员遭到不明真相的世人群殴致残,影响很坏。

南充、蓬安、南部、巴中大法弟子在向世人讲真相,恶徒发现后,大嚷大叫法轮功在打毒针,煽动不明真相的世人犯罪。我有几位早已听过真相的朋友打电话讯问我你们法轮功是怎么回事?我讲:我们是修真、善、忍的,这绝对是造谣,千万别上当。

同修们交流后,认为我们不能沉默,要揭露中共下三滥耍流氓的行径,揭开事实真相。

我们本地发生在超市针刺事件,开始也嫁祸法轮功。经调查,其实整件事都是一个谎言,那天在超市里面一个顾客的胳膊被划了一下,其实是被另一顾客手拿的超市购物积分卡碰了一下,别有用心的人就马上利用这件事陷害法轮功,大街小巷都在传。我写了分析报道发到了明慧网。

“十一”长假刚过,南充公安局长又在电视上讲话,称前段时间有关打毒针的事是不存在的,我市没有发生过一次毒针事件,请广大市民消除恐慌,不信谣、不传谣、安心工作、生活。政府在短时间内公开愚弄众生、利用邪党权力造谣,前后不一致的说法,不得不引起深思,他究竟要达到什么目地?我又写了评论,“针刺”事件的背后,揭露了中共造谣诬陷法轮功达到了三个目地,明慧网很快发表,我们制作了真相资料,揭露了邪恶,清除群众思想中的毒素。

外地也有该救度的众生

二零一零年,孩子在省城开了一个小公司,需要我过去帮一下。当时从本地情况看,我去外地会对本地真相资料有一些影响,我在这件事上很纠结。与协调同修交流后,认为家庭的事也要处理好,关键是怎样来平衡矛盾,过去帮忙该去,资料点也不能落下,每月我安排四、五天回来,这样基本解决了同修的需要。

到了省城我就是想遇到同修。我在街上、公园转,想遇到同修,转了很多日子都没碰上,也没发现有真相资料,我很着急,也没有资料发,只能用笔在小钞上写上真相,买菜零花用出去。一个月后回来,我从家里带了四百张光盘和资料,每到一个地方就发到那里,光盘放在有视频设备的汽车里,小册子放电动车、自行车筐。两年里,我在省城发了有几千张光盘,还有部份九评和其它资料。我还到各地邮局寄了很多写给本地各部门的真相信。

有时回家没开车,带资料不方便,赶长途车要四个多小时,進车站要安检,为了资料安全就先坐公交到车站前面几公里外等车,有时车满员,要等很多趟车,很长时间。有时是先上车,同修带着资料在远处等待,避开安检,但我从不觉的辛苦。

在省城我去过财经大学,中医大学,华阳、郫县等大学发放光盘,每次看到军、警、公、检、法的车,只要有可能,一定要想法把资料放上去,因为这一批是受害最深,也是我们要救度的,我想我来到了这里就一定有我救度的生命。

放发资料很多是选在晩上,就是有攝像的地方也无妨,很轻松自然就放在了汽车挡风玻璃下,或电动车、自行车车筐里。大城市夜生活活跃,到了晚上马路上停很多汽车。我有时坐公交,有时骑自行车,到周围较远一些地方发放。

其中也遇到过惊险,有一次白天我在西单商场停车场发《九评》光盘,发了一些后,还在继续发,忽然发现一保安手里拿着光盘用对讲机在喊话,另外有两个保安同时向我走来,我发现他们后,提醒自己一定不能慌,急步走出停车场,上了街道路口,正好是绿灯,赶快横穿马路到了对面,消失在茫茫人群中。

还有一次白天送人去省农行办事,位置在体育场旁,我在路边发《九评》光盘,发了七、八个车,背后一男子手里拿着光盘跟着我,不知来意,当时心里有些紧张,只有硬着头向着相反的方向走去,转了几圈赶快進到车里。还有一次给一辆武警车辆放光盘,我推着自行车,刚放好光盘,一军警看到我后就过来了,发现是九评光盘,就朝我走的方向开车过来,这时我骑上车子快速向反方向离去,拐進前面一条小街上转了几圈才停了下来。这些例子很多,都是有惊无险。

二零一七年,我到南方孩子那里去看孙子,要两个月。女婿在部队,我想这里也一定有我救度的生命。我作了两百张翻墙卡在军营宿舍发放。

正念来自坚定的信师信法

十三年来我在做资料中升华,心性方面执著心也在一点一点的去掉,在处理家庭、社会、同修之间的关系时,都能用师父给我们的法宝,一切向内找,遇事先考虑别人,收到的效果很好,想起这和以前没修炼时的差别非常明显,周围的环境也在变好。但有时还有常人的表现,在突然出现矛盾时还做的不够冷静,在最怕丢面子人的面前怕丢丑,这颗心还去的不够好,不爱听不好听的话,爱听好听的话,还有争斗心,显示心,在梦中色欲关还过的不好,梦到以前男女之事,还回味很久。有时候在街上还爱看漂亮的青年男女。但事后马上能认识自己的不足。这些差距今后只有多学法坚定正念才能去掉这些没去掉的不好的心。

有不当之处,望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