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师在有法在 再大的难都能解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三十一日】修炼大法前,我患有高血压、冠心病、甲亢、过敏性支气管哮喘、肾病。由于受疾病的痛苦折磨,使我对生活失去了信心,曾吃安眠药,想解脱此生。命不该绝,被家人发现,送去医院抢救,活过来了。

一九九九年一月,几十位法轮功学员到我们村子洪法,我幸运的走入了大法修炼。不知不觉中,我的各种病全消失了,真正的体会了无病一身轻的幸福感,用尽人类的语言都无法表达师父的救度之恩。近二十年来,在师尊的慈悲保护下,我坚定的正念正行,走到今天。这里与同修分享一些经历。

大法被迫害初期,我不为邪党谎言所动,坚信大法是最正的、是被冤枉的。二零零零年,我们几位同修一同去北京,走到天安门,就走散了,只剩下我和另一位同修,我们两个人在北京住了一晚,第二天一早在天安门广场打出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被警察抓了。由于我不会说普通话,是我们当地口音,在怀仁看守所关了五天,后被驻京办通知本地派出所,绑架回当地,拘留我十五天,后又被绑架到洗脑班关押。在洗脑班,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不向邪恶妥协。三十九天后洗脑班解体,我回到家中。

三天后,户籍片警到我家,问我有什么要求?我想见大儿子(同修),大半年没看到儿子(大儿子去北京证实法被邪党冤判劳教一年),后经街道开介绍信,区公安分局批准,派出所开车一同去了五个警察到劳教所。劳教所的警察不让接见,说儿子当时正在医院抢救,不能接见,叫我走。我说我不走,我既然来了,我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后来在劳教所医院见到儿子,我都认不出来,人完全脱了形,全身的肉除了脸都烂完了,一百四十多斤的汉子,被迫害得只有几十斤。看到儿子的惨状,我三天三夜没合眼,那时我对儿子的情很重。我决定到区里、市里要人。我没有文化,在同修的帮助下,写了“江泽民还我儿子”的真相信,揭露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的犯罪事实,真相资料走到哪里发到哪里,有些部门進不去的就寄挂号信。

二零零一年九月,大儿子经历了一年十个月的迫害后从劳教所回家,八天后又被抓。

那次是市六一零,为了毒害众生,搞了大型的图片展板展览,什么自焚、杀人、自杀各种栽赃嫁祸法轮功的邪恶图片许许多多,要求各单位、学校、机关、街道都去观看。我和儿子以及另外几位同修進入展厅,告诉那些学生,这些展板全是造谣诽谤,栽赃陷害,希望他(她)们头脑一定要清醒,不要听信谎言,后我们被展厅的警察绑架到当地派出所。在师父的保护下,我和儿子当晚走脱,后来我和儿子就流离失所,但是我们没有忘记自己身负的责任和使命。四个多月后,我和儿子又遭绑架,儿子因向世人揭穿“天安门自焚”伪案被非法判刑十五年,我被非法判两年的劳教。

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号,把我关在看守所提审我时,我不配合,一米八几的大个子警察穿皮鞋踢我,又抓我头发往墙上撞,遭到严重迫害后送到少管所医院抢救。二十三天后,他们再次来提审我时,我不配合,他们又用开水泼我。腊月三十送我到劳教所,十个月后,劳教所对全部被劳教人员進行体检,我被迫害得几乎双目失明,身体瘦弱,人都变了形,劳教所怕我死在里面,二零零二年的十月十日办了所外就医。小儿子(常人)带我到军医大检查,检查结果说我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眼睛失明是血块压迫视神经,要我马上住院治疗,但我不相信医院能救了我,坚持叫小儿子把我送回家。我天天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尽量不躺着,能坐十分钟就坐十分钟,能坐多久就坐多久。两个月零二十三天,我重见光明,半年不到,身体完全康复,感谢师父的救度之恩,给我第二次生命,这也证明师父伟大法伟大(注:我到医院检查,目地是想知道我的眼睛为什么双目失明)。

回家后,自己没有生活费,向街道申请低保,街道办事员却说:“炼法轮功的,不吃饭。”我就以不给我办低保为由写真相信,揭露江氏流氓集团的罪恶,我口述,同修帮我整理成文打印好,我走到哪里,发到哪里,并用挂号信的方式邮寄,让更多的人知道江氏流氓集团的罪恶。

恶人知道后,要绑架我,我就回了娘家。派出所、街道六一零开车追到我娘家抓我,在师父的保护下,邪恶没得逞。他们在返回的路上车翻了,听说专门迫害法轮功那个主任头部都缝了五十七针,其实这是上天的报应,也是警示。我在娘家住了五个月,自己在学法中悟到,师父没有安排修炼人流离失所,应该回到家里,堂堂正正面对。回家后一直做师父交代的三件事,凡是救人的项目,我都会尽心尽力做,因为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是师父要的,也是自己的责任和使命。在做的过程中,也多次遇到危险,但都有惊无险。有的要举报,有的叫到派出所,我就告诉他们,派出所的警察也是待救的生命也是人,我们大法弟子不顾个人的安危,不图众生的回报,用自己省吃俭用的钱,做成真相资料,让你们看了,了解真相,就是得救的希望,为众生的生命负责,让你们选择拥有未来,不要选择淘汰,师父告诉我们,每个生命都要作出选择,摆放自己的位置,世上最珍贵的是生命,最可怕的是死亡,哪一家人都不愿意死人吧,大法弟子是给你们送福来了,你们还要举报我,你们想想后果是多么可怕,他们听明白真相后,护身符,光盘都要了,有的还当面致谢,我说你们不要谢我,谢我师父吧,是师父叫弟子这样做的。

到监狱讲真相

大儿子被关押在监狱,每月接见一次,由于我也是炼法轮功的,就取消我接见,头几次没有接见成,后来通过学法悟到,大法弟子是主角,不能由邪恶说了算,自己应该把环境正过来,找监狱领导说理,既然接见证办了,为什么不准接见?我要求接见儿子,监狱领导一直不出面,有的狱警叫我去找监狱管理局。我想,那好,我就把江氏流氓集团倒行逆施,迫害信仰,践踏人权的犯罪事实揭露出来,看看到底是谁在违法,谁在犯罪?我把这些口述,同修整理修改成文后,往该监狱十四个监区,还有监狱管理局一共寄了十八封挂号信,让他们了解真相。之后,第二个月我又去接见儿子,监狱也不阻拦了,我和二儿子接见时也没有狱警看守了,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这一切都是师父铺垫好的,弟子才能做到这一步。

不久,政法委头子周永康来在本地,监狱又出了新花招,不准面对面接见,只能用电话接见,我在师父的加持下发出强大的正念,让里面的电话全部出问题(共六部),果然六台电话全部用不了,后来和儿子面对面接见。如果没有师父的加持、大法的威力,弟子也做不到,一切都是师父做的。

带领常人家属闯洗脑班营救儿子、儿媳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八日,儿媳妇在上班路上被邪恶之徒绑架到洗脑班,我把全家人带到洗脑班去要人。被关押一星期后,在师父的加持下,儿媳妇堂堂正正回到了家。

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九日,儿子和媳妇在同修家学法交流时,被邪恶绑架到看守所,又被非法抄家、刑拘,关押十个月后,儿子被六一零偷偷绑架到洗脑班,还不让家人知道,后来我知道后,直接到国安、国保、检察院、人大、政协、市政府、区政府,讲真相,送真相信,要人。我不管走到哪里,首先给门卫讲真相,不然无法進去,都是电子门。

有一次我到市人大送真相信,他们看了就通知六一零和市洗脑班,当时两间屋里坐了很多人,我给了几份真相信给他们,他们看了问我包里还有没有?我就告诉他们,我包里还有很多,还有些地方没去,有个恶警头目说,就凭这封信,就可以抓你。当时我义正词严告诉他们,人大这么大的机构,老百姓的生死大权都被你们掌握,我一个小老百姓,儿子被绑架,遭到非法拘禁,还不让家人知道,我找你们为我主持公道,你们还要抓我,让那些罪犯逍遥法外,你们说这是法制社会还是黑社会?给我个答复。他们却不说话了,几分钟过后就叫我走。正如师父在法中讲的“一正压百邪”[1]。

回家后,第二天又到洗脑班要人,我把包里的真相信见人就发,又在洗脑班门外大声叫儿子的名字,里面出来一个恶人说你声音好大呀,震响半边天,我说不是镇天的,是镇邪的。后来洗脑班通知当地110,派出所,洗脑班门外来了五辆警车,来了十几个人,我又给他们讲真相:我的儿子被看守所放出来,又被偷偷绑架到洗脑班,还不让家人知道,已失踪快三个月了,我找了几个月才找到儿子关押的地方,我该不该来看他?你们也是父母所生,是有血有肉的人,你们的家人受到这种对待,你们如何感想,死囚犯也得通知家人吧,何况我儿子又没有违法,请你们告诉我,这是法制社会还是黑社会干的事?后来他们又来软的,叫我回家,他们请示后再说,我把包里的真相信每人给一份,叫他们好好看一看,那些警察是在执法还是在违法?后来当地来的警察不管了,开警车都回去了,我和一同来要人的家属也回家了。其实这一切都是师父铺垫好的,都是师父在做,来了这么多人听真相,坏事也变成好事,救人才是目地,我想这也是师父要的吧。

后来,因这事,我把所有迫害法轮功的恶人、区六一零、市六一零、国安、国保、街道、派出所都告了。市六一零搞报复,直接下通知叫我到市洗脑班学习三个月,家里老伴街道请人照顾,但没有给我知道,而是先打电话将此事通知小的两个儿子(常人),电话里儿子说,我父亲只要我妈照顾,哪个再要绑架我妈,我就要和他拼命。我二儿媳妇(常人)也有正念,就告诉他们,如果我家遭到不幸,我会买花圈,不停地挨家挨户的送给他们。邪恶妄想利用家人配合来迫害大法弟子的阴谋破灭了,大法弟子用正念去做,师父都会帮。师父告诉我们,“当然你们毕竟是有誓约在先的大法弟子,你们的生命毕竟是与大法同在的。有这么大的法在,正念中大法与你们同在,这是巨大的保障。”[2]“我的法身什么都知道,你想什么他都知道,什么他都能够做。你不修炼他不管你,你修炼一帮到底。”[1]所以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都要用正念去做。

解体邪恶为我开设的洗脑班

二零一三年十月,大儿子还被关在市洗脑班,坚定信师信法,不配合邪恶,邪恶什么花招都使尽了,也没有得逞。后来想在我身上找突破口,就在我们居委会给我办洗脑班,有区六一零的头目,有市洗脑班转化法轮功学员的邪恶之徒。门口有派出所警察和街道人员把守,怕我跑了。第一天区六一零头子拿些道教和佛教的书,放在桌子上,他读叫我听,我正告他,收起你那一套。我反问他,不二法门你懂吗?法轮功我修定了,任何人都改变不了我的信仰,我有师父管我,你知道你在干什么?你在犯天理?十几年干了多少坏事?你的罪过是多大?师父告诉我们,正法时期,每个生命都在从新摆放位置,作出选择,选择淘汰、选择未来都在你们一念中,你们知道吗?这是一部宇宙大法,能正宇宙能正大穹,你人类这点算得了什么,我奉劝你们停止迫害,为你们自己的生命负责吧,我们师父是慈悲的,不计众生过往之过,只要你们醒悟,师父都会救你,如果你们继续作恶下去,你的下场是多么的可怕,你们再看看你们的顶头上司,薄熙来,周永康,要钱有钱,要权有权,为什么成为阶下囚?这就是天意,古人云,三尺头上有神灵,人做神看账上留,善恶必报无漏网,天要降福给你享受不完,要降罪你吃不消,一个人要顺天意而行,善待别人,就是善待自己,丧尽天良的事不能干了,我更不愿意看到你们去步你上司的后尘。另一个就问我,你们学法轮功有什么好处?我告诉他们,学法轮功好处多着呢,法轮功让我起死回生,让我道德回升,身体健康,没有争斗,没有痛苦,没有烦恼,心情平静,能为别人着想,学了法轮功后,我诚实,善良,无私,慈悲待人等等,有百利而无一害,法轮功是一片净土,你们看看,人类道德下滑到无底线,你争我夺尔虞我诈,为了一点小利争得你死我活,人人为敌,所以你们一定要认清善恶好坏,讲着讲着就“下课”了。

第二天又叫我去,我说,好,我一定会来。我回家收集了很多真相信和律师在法庭上的正义辩护词,每人一包,叫他带回家看,看了转给他们的领导看,他们都把真相资料接了,“下课”后,他们叫我还要去,我回答他们,我不会再来,我再来你们的生命就无可救了。六一零的头目说,你不来我们到你家里来。我说不欢迎你来。就这样,洗脑班解体了,不久,大儿子也放回家了,作为修炼人,只要在法上,师父都会帮你,其实这都是师父在做,再大的难都能迎刃而解。

在遭遇病业表象时我没有把自己当作病人,而是把自己当作真正修炼的人。

第一次是在二零零二年,被邪恶迫害双目失明,身体极度虚弱。第二次是在二零零八年,又被邪恶绑架到劳教所迫害,三个多月下来,劳教所体检,血抽不出来,心电图测不出心律来,邪恶怕我死在劳教所,两次都是办的所外就医,自己通过学法修心,向内找,在慈悲的师父加持下,很快就康复了。

二零零八年刚从劳教所回家不久,小儿子由于生意上出了问题(旧势力的邪恶安排),被判四年,关在监狱,小儿子和儿媳就离婚了。小儿子出事后,照顾孙儿、孙女的责任都落在了身体极度虚弱的我身上,老伴二零零六年又得了脑梗塞,都得我照顾。我的身体和经济都承受到了极点,由于学法少,身体又出现严重病业状态,肚子象鼓一样,感觉只有進气不能出气,身体全身乌黑,不能站,不能坐,不能睡,只能在桌子上趴着,两天一夜气才缓过来,是师父救了我,没有师父我早就命丧黄泉了。

还有一次,去学法点学法,自己走路不小心,去看别人吵架,从三步台阶上滑下,当时脚心翻到脚背,我忍剧痛把脚扳回来,脚背的骨头翘起很高,鞋都穿不進去了,艰难的回到家中。常人说,伤筋动骨一百天,而我在家只呆了三天,通过学法炼功,我又能出门讲真相了,二十几天全康复了。

二零一七年六月初,也过了一次大病业关,六月盖两床五斤重的被子还冷得发抖,后来整个脸部肿大变形了,全是红色血块,一只耳朵也硬了,家人看到都吓坏了,老伴催我到医院,我没有动心,自己坚定的信师信法,无法出门买菜(怕常人见到给大法造成负面影响),都是老伴买。第三天,一位学医的同修来我家,当着我和家人的面说,你这个病到医院都无法治疗,据他诊断为脑出血。但我通过学法炼功,向内找,一周康复了。

经过自己学法、思考、向内找,明白了其实这些魔难都是自己造成的,放不下亲情,遇事爱走极端,执着对孩子和孙子的情,当他们受到委屈的时候,心里随着孩子的情绪动,因此对别人产生了怨恨心,造成与家人与同修之间的矛盾,没有真正实修自己,所以才被邪恶钻了空子,今后我一定要多学法,向内找,放下人的观念,去掉所有的执着与情,对别人只看他的好的一面,放下自我,去救度众生,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回报师父的救度之恩,坚修到底,圆满功成随师还。

给街道专管法轮功的主任讲真相

有一次街道专管法轮功的主任找我谈话,叫我不要学法轮功,到庙里去信佛教。我就结合寺庙的现状给他讲真相:现在有很多人上庙去拜佛烧香,他们拜的是什么?就拿我们当地的一个寺庙来说吧,庙里供的很多佛像,佛门是神圣的地方,佛像上要有神佛的法身在上面才能灵验。我说,没有神的法身灵不灵?他说,不灵。我说,你看现在邪党为了利益,把该寺庙又搞成公墓,把神佛和鬼魂混在一起,甚至把公墓摆在最高处,神佛的法像摆在低处,你说佛像上还有神佛的法身吗?老百姓到庙里拜佛烧香有用吗?邪党不是在愚弄百姓让百姓带些鬼魂回家吗?你说是不是在害众生?我告诉他冷静思考思考,都会得到正确的答案。

经历了很多,要想说的还有很多。剩下的路还没有走完,而且非常关键。就说这些吧,剩下的就只管去做,做好!

层次有限,说得不对的地方,在所难免,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合十!

同时,借明慧这次法会投稿的机会,向所有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对我和我的家庭给予帮助的同修道谢,谢谢同修!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