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修”同修到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八日】对我认识的同修,我总是能找到他们的不足。自己针对同修们的不足,对照师父的讲法,反复找出同修不在法上的问题所在,然后再到同修学法点上交流。当时,同修们会修,看到我对他们提的问题都在法上,大家都欣然接受,并且还当面夸奖我,悟的对,还说我学法学得好。

听了同修们的夸奖,我不知道找自己,还生出了欢喜心,再加上显示心,自己觉的高高在上。岂不知这正中了旧势力的圈套,上了旧势力的当。让我放大了这些人心。接下来使自己变本加厉的继续做着所谓帮同修的事情,这些年的表现现在看来,自己简直就像一个小丑。

二零一六年,我从同修的举动,看到自己做的事情有点不对劲,反思自己,我这么与同修们交流,不是耽误了同修们学法的时间吗?我这不是帮同修,我是在起着旧势力起不到的反作用!认识到这些后,我放弃了两个小组的交流,认认真真的在现有学法小组学法,可自己的旧毛病不断的翻出来,在这两个小组学完法后,也少不了進行一番交流,都是以自己为主讲人,進行交流。同修们只当听众。

可自己的交流,都是针对同修们,表现得如何不在法上。如:让同修们看看自己包书用的纸,是否有问题;回家对着镜子看看自己炼功动作到不到位;发正念倒不倒掌;家里还有没有没清理净的邪党书和画等等。在小组里发正念时,自己根本静不下心来,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尽管不是马上提醒同修倒掌了。但是,心里还是放不下。

记得有一次,一个老同修学着法,用手抠脚丫,同修们其实都看到了,只有我直言不讳的提出来了,告诉同修:不能这样做,这行为是不敬师不敬法。当时老同修无话可说,虽有些不好意思,还是立马当着同修们的面就改正了。尽管我说的没错,可出发点不对呀。表面上是提醒同修敬师敬法,其中却有炫耀自己的成份在里面,显示自己悟性高,法学的好,隐藏在这些话语背后的是显示心,抬高自己。这种修表面,不修实质的自我抬高、自我膨胀,发展到再后来,生出了瞧不起同修,看谁都不顺眼。

记得二零一七年四月的一天,那天是学法日,我被一同修请到了她们的学法小组,想让我跟她们交流交流。那天,自己毫不客气的,用自己悟到的一些法理,与同修交流。将近三个小时的交流,基本上都是我自己在说。

那天,我耽误了同修们学法的时间。第二天,是那个小组救人的时间,因为应该学法的时间让我给耽误了,她们没有学上法,救人时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一同修在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遭到绑架,后来被非法判刑三年,至今还在监狱里。现在,每当想到此事,我都不会原谅自己,总感到同修遭绑架,自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自己这种看同修,修别人,平日想起的法理都是针对同修的,而不是按师尊要求向内找自己,修自己。展示给同修的都是“金玉其外”。我悟到了这些后:下决心修掉这些人心。

今年开始,我用心学法向内找。我对师父各地讲法,一本一本的学,特别是师父今年的新讲法下来后,我反复通读,一口气通读了十几遍,认真思考,对照师父的讲法,找自己的问题。我终于认识到了:一切都是自己这儿出了问题,拧劲了。自己象个手电筒一样,光照别人,向外看,修同修,不对照法找自己,不修自己,光去找同修的问题。没有做到无条件的找自己。跟同修的接触中,我就会看到同修们表现出的自认为不符合法的言行。拿同修的短处和自己长处相比,走魔道而不自知。我就是忘乎所以、不知天高地厚的妄自尊大,太危险了。

幸好师父的讲法,点醒了我。我终于会修自己了。我终于明白了:每个同修都有师父在管,用不着我指手画脚来教训同修。师父说:“我经常跟大家说这样的情况,就是俩个人发生矛盾的时候,各自找找原因:我这儿有什么问题?自己都找找自己有什么问题。如果第三者看见了他们俩个人之间有矛盾,我说那个第三者都不是偶然让你看见的,连你都要想一想:为什么叫我看见了他们的矛盾?是不是我自己还有不足的地方啊?”[1]

是啊!如果每一个同修都能好好修自己,遇到矛盾都能无条件的向内找修自己,都不指责别人,哪里还会出现让我们看不上的人和事呢?

现在我知道了,自己虽然说是修炼二十年了,可根本不会修,对师父的向内找的法理,只局限在感性认识上,没有从理性上认识到法理的内涵。

我现在能有如此的体会,非常感谢十几年来风风雨雨和我一起走过来的同修们。在今后的修炼路上,我会从仰面“修”同修中走出来,真正做到低下头来修自己。让自己那颗不安静的心稳定下来!净心学法,无条件的向内找,珍惜这万古不遇的机缘。

个人近期修炼中的一点体会,不当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