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面对面讲真相中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五日】我生活在大陆一个中等城市,讲真相的地方主要是市里的各公交站点。到现在已有七、八年的时间。公交站点人员流动大,是讲真相的好地方。我就决定在这讲真相救人。

用心讲真相、救人

以前,我是边发资料边讲真相的,没想到刚到站点时就卡住了,给真相资料,人家不接并躲开。环境变了,有点不适应。后来我意识到,应该改变方式了。

一天学法时看到:“我们不能看表面的工具,得看它的实效”[1]。“实效”我个人理解,就是不论是发、是讲,还是做资料,只要是法中需要的,我们都应该做好,只要能让众生明白大法真相,真心退出邪党,生命得到救度。我们就得无条件的用心做。从那以后我就在站点,踏下心来讲真相救人。

以前我对讲真相的时间长短要求不高。到站点可就不一样了,公交车随时来,等车的人就得走,就需要在有限的时间里讲清真相,就得要求语言精练,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让人明白真相。

我就开始总结人们爱听什么,想听什么,需要什么,对世人提出的问题,对世人各种不听的状态進行分析,怎么能突破,反复想,自己突破不了,就求师父点悟,然后用在讲真相上,人们的反应非常好,真是恰到好处。

在讲真相中,我注重观察对方的感受,不让对方反感,反复琢磨,哪些话留下,哪些话去掉,哪句话先说,哪句话后说,话怎么说出来更能打动人,加上哪些话更能拉近距离。对世人提出的问题比如:“别为他们承诺生命”和“生命是不能承诺的”,后边这句话就更有分量。

还有,在劝“三退”时,我会在讲完真相时,再核实对方加入过党团队哪个组织,这样就不会出现问加入过什么时对方不回答而卡住的现象。为了有亲切感我会说:“我希望你平安”,“不希望你奋斗终生”,“为父母和家人保护好生命你还有责任呢”。

在法中我悟到,众生都是为法来的,为救他世界里的众生来的,他的父母是天上的父母,他的责任是救自己世界的众生,把这一念打到他明白的一面,这就不光是人这面了。

在行为举止上我也很用心,穿衣要整洁得体,谈吐礼貌大方,尊重别人。给别人讲真相时,会注意一些细节,我在想跟谁讲的时候,我会让他先注意到我,不让他觉的突然。有时给小姑娘讲时,她会下意识的退一步,我不会跟進,我也会退一小步,不让她有压力和担心,效果很好。晚上站点人少时,我会跟听真相的人保持一定距离,让他有安全感。遇到五口之家的人,我会先跟两位年轻人讲,再跟两位老人讲,我会跟年轻人说:“我也祝福一下老人,也希望他们平安。”他们会让一下,以便和老人讲。

遇到各种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法切入,经常会准备点零钱,换给坐车需要零钱的人,为讲真相做铺垫。我常去几个主要的人多的公交线路,方便搭话。一次,遇到以前我给她讲过真相、不听很反感的一位女士,因为她年轻轻就半身不遂,印象很深,这次又碰到她,我就发了一念:师父,我还想救她。我就跟她打招呼说:我看你挺面熟的。她也说看我也面熟。我停了一会又说:“我想起来了,我以前祝福过你,你没接受,我今天还想祝福你。”她笑了,最后我给她做了“三退”并讲了大法真相,看得出来,她很高兴。

去人心才能救众生

有时我们动人念也会把该救的人推出去。一次看到一个女孩发卡很旧,我当时想:真难看。然而仅仅这不经意的一念,在我刚和女孩搭话,对方就把我呛回来了。我向内找自己:这一念包含着多少人心。瞧不起别人的心,攀比心,自以为是的心,注重外表的心,居高临下的心,好些念头都是不自觉出来的。我要求自己不看表面,修去人心,纯净的,无杂念的去救人。

二零一三年底,我在站点给一个小伙子讲真相,对方不听,给警察打电话。我看警车来了,就走了。也没觉的有啥事,之后还是常去那个站点讲真相。有一天,我原单位的人给我打电话,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因为我早就离开单位做生意了,单位以前不知道我修炼。我理直气壮对他说:炼啊。但在通话中,我明显感觉到旁边有警察,并且在录音,我就结束通话。

我开始注意讲真相的环境,知道警察开始跟踪我了,连我和家人在饭店吃饭,他们都不放松。当时我很闹心,开始静心大量学法,发正念,找自己。在这段时间里,除了学法,我照常出去,打扮得体的去面对他们,让他们看到大法弟子的善良,希望他们成为能得救的生命,别对大法犯罪。大约一个多月时间,期间我也在不断的求师父,不能总这样,还得救人呢。一天我手机来了个短信,是一个实体店发来的,通知我去领奖,后来我悟到,是师父在鼓励我。从那以后,再也没人跟踪我了。

可是在讲真相时,怕心出来了。但我心想怕也得出去,怕也得讲。就这样,我从一天劝退三、五个人,到七、八个人、十几个人,最后恢复到一天劝退几十人的状态了。

事后我一直在想,为什么出现这样的事情?那个小伙子为什么要恶告?一天我脑子“嗡”一下,想起当时我的心态,没有慈悲心,心想你爱退不退,在当着他的面劝退了好几个人后,还想:别人都退,就你不退。有很强的争斗心、显示心、欢喜心、名利心,偷懒图省事的心,不理智、干事心等等各种的人心。在跟单位的人通话时,我无意做了配合,没有正念否定。

通过这件事,我更明白了修炼的严肃,在救人上更用心了。对每个人,不论他接不接受真相,我都会发自内心的送给他祝福。

一次我在站点碰到四十岁左右的一对中年夫妻,我刚跟他们说道:“别奋斗终生……”那个妻子点头,而丈夫就大声说:“她是法轮功!”遂掏手机要打电话,我说:“兄弟,我只是希望你平安。”一会车来了,他们准备上车,我又微笑着说:“慢点,希望你们平安。”女的说:“谢谢。”男的脸红了。我还注意到,一个在这之前不接受真相的女孩,脸部的表情从幸灾乐祸到敬佩。我体会到,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做好是多么的重要。

师父说:“他一同意退党,好,再讲真相他就不排斥了。为什么呢?因为不归那个邪灵管了,它要再操控神就消灭它。”[2] 我个人有些体会,先让对方退出党团队后,众生再接受真相是顺畅的。

一起配合 共同精進

去年,有同修也想在站点讲真相,找到我。我已经习惯自己讲了,不愿意配合。但我认识到,这是师父安排让我提高的,在和同修配合上还没有修好。

同修刚到站点讲真相,心里有些不稳,时不时怕心就出来,我就陪着同修换站点。这样就影响了我正常讲真相,心里有些不高兴。但想想师父要啥?师父不是要我们整体提高,让我们修上来吗,放下自我,和同修配合好,同修遇到的事,就是我要修的。

我和同修交流,咱们有怕心不怕,换站点也不怕,得有意识的去除一层层的怕心,站点不能白换。同修也认识到了,我们在配合当中,边“三退”救人,边遇事修自己,切磋怎么多救人,怎么打开世人的心结。

现在我和同修讲真相的效率又提高了,一个多小时能劝退三十人左右。并且这个同修做的很好,把周围同修也带起来,一起出来讲真相了。

我有一个不错的修炼环境。每天基本能学三讲法,半天学法,半天救人,有时晚上也出去救人。开始家人有看法,我就用人的方法哄他们开心,出去回来买些他们喜欢的东西。有时家人还是不高兴。但当我学法、救人做的好的时候,他们都很高兴,家里杂事也少。我体会到,他们所表现的一切,都是让我们提高,成就我们的。遇事向内找,多理解家人。随着我修炼状态的变化,我的修炼环境越来越好。前些天,家里来了一个做家具售后服务的小伙子,临走时,我当着家人的面给他讲了真相,看到家人都很高兴,孩子还很自豪。

在这里我只是汇报了我在法中修好的一面,没修好的地方还很多,我会认真按法的标准修好自己。在这里想和师父说:弟子想念师父,弟子二零零三年得法,虽然晚了点,但请师父放心,弟子会努力精進跟上,做好三件事。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谢谢同修。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