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长春市三位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八日】

一、郑艳梅遭非法劳教事实

郑艳梅,女,五十二岁。一九九六年六月份喜得大法,身心受益,家庭和睦,道德回升,明白了人生的真谛。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的江氏集团迫害大法,铺天盖地的谎言,恶毒重伤毒害着人们,为了证实大法的清白。郑艳梅与部份法轮功学员去省政府为大法说句公道话。

然而单位为此扣掉郑艳梅当月奖金,并把她调离原单位到食堂干杂活,白天看管,下班后电话骚扰。半年后,又把郑艳梅调到白水泥厂。这期间,单位领导经常给家属施加压力,在压力下,她被迫买断工龄,失去了工作。

二零零零年秋天,长春市采油厂警察几次闯到郑艳梅家骚扰、抄家。但什么也没找到。

二零零一年三月份,长春采油厂一个警察,一位单位书记,把郑艳梅绑架到松原市洗脑班,遭邪悟者围攻“转化”,每天播放污蔑大法的谎言。大约十天时间,郑艳梅正念逃出洗脑班,一度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份,长春采油厂派出所两个警察闯到郑艳梅家,孩子吓得大哭,绑架郑艳梅。把郑劫持到松原市油田看守所强行拘留,在拘留期间,强行坐板,不让家人接见,十五天后放回。出来时被强迫在拘留票上签了字。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日,郑艳梅被松原市百南派出所警察绑架,然后抄家,抄走几本大法书及资料,价值千元的包,一百元现金,还有P5、压膜机一台等。到了派出所,警察几个人逼迫郑艳梅说出资料的来源,强迫按手印,郑不按,两个警察就毒打郑艳梅,扇耳光,用拳头猛击头部,致使郑艳梅耳朵全肿起来了,听力受限。郑艳梅被警察强拽着手按手印。当天半夜十二点把郑劫持到松原市善友看守所,被强迫照相,说不炼了。强迫写不炼功保证书,非法关押一个月,编造出五百零四份资料,将她劫持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由于郑艳梅不“转化”,后被非法加期十天。

郑艳梅回家后,长春市绿园区春城派出所及红旗社区多次上家骚扰,不给开门就给丈夫、女儿、女婿打电话骚扰,给家人在精神上造成很大的伤害,影响工作及生活的安宁。

二、刘秀娟遭非法劳教事实

刘秀娟,女,四十八岁,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身心受益,明白了人生的真谛,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丧心病狂地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把全国亿万修炼“真、善、忍”的民众推向了对立面。刘秀娟与所有法轮功学员一样,走到了证实大法及讲清真相的队伍中,因此也遭受了一系列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二月的一天,接到厂派出所一个电话,说:让去派出所一趟,当时什么也没想就去了,厂派出所的一个警察带着两个长春市双阳区奢岭乡派出所的警察,看到刘秀娟,强迫带刘去抄家,师父的讲法磁带,还有几本经书,被他们抢走,他们把刘带到奢岭乡派出所,又过了一段时间,他们开车把刘劫持到了双阳区看守所非法关押。

第二天,刘秀娟被非法提审,警察问刘炼不炼?刘说:炼。第三天,刘又被叫了出去,刘一看丈夫在场,刘当时心里明白警察这是利用家人亲情来“转化”。当时警察对刘的丈夫说,不信你问问她,还炼不炼了,刘的丈夫就问她,刘说炼。那警察说:你看看吧,我没说错吧。这时刘的丈夫很生气地对刘说:你就说不炼了就可以回家了。刘没有妥协,她丈夫气的脸都变形了。后来刘知道他找了人,只要她说不炼,就可以回家。就这样,刘又被带回了监室。这时监室里的人没有原来那么多了,只要说不炼的,都回了家。当时刘的孩子才七岁。一周后刘被非法劳教一年。被送去劳教那天,刘的六十多岁的老父亲来了,他捶胸顿足而又无助地哭泣着,看着刘秀娟被戴着手铐被警车送去劳教。

刘秀娟被劫持到黑嘴子女子劳教所,这是一个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一到六大队。邪悟人员围攻“转化”让刘写保证书,一直到天黑很晚了,也不让吃饭,不让睡觉,刘困得几度闭眼睛,她们就扒拉她,就是不让她睡,在邪恶的威胁和恐怖下,刘违心地说不炼了。

在劳教所被强迫穿囚衣,填表,按手印,照相,带胸签,干奴活,每天五点起床,干到晚上九点半,有时还加班到晚上十一点才让休息。干的活是粘布贴,粘的过程,融化了的胶棒味伴有一股呛人的胶味,对人体危害很大,干活的人就坐在小凳上,每天除了吃饭,就是不停的粘合布贴,如果上厕所,必须三个人去,走廊有叫护廊的人白天和晚上都在看着不“转化”的人。不“转化”的人被电棍,罚站,酷刑,是经常的事,强迫每人每月写思想汇报。

没多久的一天,突然让看电视,这才知道天安门自焚伪案一事,但刘秀娟知道法轮功学员是不会杀生的,这是邪恶欺骗百姓,不惜动用国家这么大媒体进行招摇撞骗的龌龊事。看完后强迫每人写感想,写决裂,当时刘秀娟心里知道师父是对的,跟师父走的心是不会变的,但是在邪恶的压力下还是违心地写了五书和看天安门自焚伪案的认识。这之后他们还陆续强迫看诬蔑大法的录像进行洗脑。

在被非法劳教十个月期间,单位将工资全部扣除。至今未还。刘的丈夫每周又要去看她,造成家庭经济损失,丈夫因为上班不能照看孩子,孩子也被迫托付给亲属家,孩子在那里闹情绪、逃学、不听管教。邪恶的迫害给家里老人、丈夫、孩子在精神上造成极大的伤害。被非法劳教回来后不久,当地派出所又强迫刘秀娟签不炼功保证。

在二零零八年奥运火炬传递到松原市期间,刘秀娟正在长春医院护理病人,被厂领导强令召回,与其他三名法轮功学员被油田派出所以学习为由劫持到松原拘留所,非法关押七天。

三、杨泽民一家屡遭迫害

杨泽民,男,六十八岁,一九九七年一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通过学法,他认识到这是宇宙大法。按照真、善、忍修炼,能使人的身心受益,道德回升。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杨泽民和身边的法轮功学员到省政府为法轮功鸣冤,长春警察非法把杨泽民及六千多名法轮功学员劫持到一个体育场,下午二点,广播里传来了污蔑大法,取缔法轮功的决定,警察强迫所有法轮功学员站队离场,把法轮功学员强行带到一所学校,叫法轮功学员写炼还是不炼,杨泽民写炼,后被放回。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九日,杨泽民与其他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为法轮功鸣冤,为大法说句公道话。遭到北京市公安局警察搜身,抢走几百元,吉林驻京办事处警察,将杨泽民及其他法轮功学员非法戴上手铐,劫持到驻京办事处,第二天由油田公安局警察,把他强行劫持到松原市油田看守所,非法关押半个月。出来那天油田供电公司,将杨泽民非法扣留在单位招待所不准回家,不准出楼,不准打电话。被单位强行严管,办所谓洗脑班六天,遭到油田供电公司通报,技能工资降一个半级差,岗位工资降一档,停发进京和拘留期间工资及各种补贴,取消一九九九年度奖金。罚款六百多元钱。强迫看诬蔑大法的报纸。由于当时法理不清,有怕心。写了不炼功的思想认识后,被强迫念,还录像,在单位内部播放。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十日,杨泽民的妻子因进京为法轮功鸣冤被非法关押六天,被取保候审回家时,杨泽民接妻子回家时,被油田公安局警察强迫交罚款两千元。至今未还。

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一日,油田公安局警察闯到杨泽民家欲绑架其妻子,其妻子不在家,这一天家属区有四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送九台劳教所。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九日,长春市普阳街派出所五个警察闯入杨泽民家中绑架他妻子并被非法劳教一年,抢走两本大法书。当时杨上班不在家。

二零零六年十月的一天,普阳街派出所警察两个人闯到杨泽民家中骚扰,在没经本人同意的情况下,将门撬开。妻子一人在家,讲真相后警察才离去。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杨泽民的妻子在外边因讲真相被普阳街派出所警察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家里孩子上学无人照顾,杨泽民辞去工作,造成家庭经济损失。

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二日早上,长春市绿园区政法委,普阳街派出所,普阳街社区一行十余人闯入家中,杨泽民的女儿被绑架到洗脑班十几天,杨泽民到绿园区政府“六一零”去要人,到建阳社区“六一零”要人去了五次,又到长春兴隆山洗脑班去要人,这个期间杨泽民的妻子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因为不“转化”已半年多不让接见。

二零零八年八月,奥运期间油田公安局三个警察到杨泽民家,问他妻子在不在家,杨说:不在家,让派出所警察非法劳教了,劳教所不让看人,你们要找她,正好我也去见一面。几个警察低头无语就走了。

二零一一年六月八日、九日长春市绿园区红旗社区俩人,先后到杨泽民和另一法轮功学员家骚扰,他们自称“走访”,杨给那两人讲真相后离去。六月十三日,春城派出所三个警察一名街道人员上午、晚上两次到杨泽民家骚扰,杨和妻子不在家。

二零一五年五月八日,长春市绿园区公安局两便衣警察在杨泽民家门前监视三天。

二零一六年六月八日,绿园区公安局两个警察敲门进入家中,杨泽民给他们讲真相后,他们才离去。

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二日上午,春城派出所两个警察到融和嘉苑小区,在大门外碰到杨泽民,一个说:“上边有令敲门行动,看到你了,就不上你家敲门了。”旁边那个警察拿手机就要给他照像,杨制止警察,那人才马上收回手机。

十八年来,每到邪党的什么敏感日及所谓的大型会议,杨泽民家里经历了公安局、派出所、社区人员三十多次骚扰。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