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使我绝处逢生 全家得福报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一日】我来到世上已六十几载了,沧桑岁月中埋下了诸多杂乱的记忆,记得比较清楚的就是小时候老人讲的神话故事,还有早年的教科书或史书中记载的神话故事。对这些故事我半信半疑,即便是相信的一面,我也觉的它离我太遥远,可信不可及,跟现实的我也没啥关系。

可是自从一九九五年十月以来,距我遥远的神话故事竟神奇的在我身上相继发生了,但却不是神话故事,而是我真真切切的亲身经历。每每想起这些经历我都清晰地记得,而且倒背如流,详细说起来,三天三夜都说不完。由于篇幅有限,我请同修帮我整理出一部份。

一、看天书得天法绝处逢生

一九九五年前,我得了肝炎病,同时患有眩晕症等,病重期间,说晕过去就晕过去,之后又醒过来,反反复复,西药、中药各种偏方全都用到了,每天上班要带好几样药,每天吃药的次数比吃饭的次数还多,看病把钱花光了,不得已,忍着病痛的折磨,艰难的上班,以维持治病的开销。就是这样,病该犯还犯,一犯病跟死人一样,单位领导和同事多次用车把我送進医院抢救,从此我的名字在单位消失了,只有两个绰号,一个是“大药房”,一个是“十不全”。我经常这样昏死过去,有生命危险,单位怕担责任,劝我回家养病。

不上班,我失去了生活来源。过多的吃药,使我染上了过敏症,全身青一块紫一块,我母亲看着我叹息道:女儿这不完了么!这要是有个好歹,扔下一个十多岁的孩子,可怎么办呢?母亲为了给我治病,只好乱求医,托人给我请了“大仙”供上了,病不但没治好,反而招来了附体,遭了横祸。

这些狐黄附在我身上,让我无名的产生恐惧,白天不敢出门,在屋里呆着,总感觉象有人来抓我一样,怕的我有个地缝都想钻進去,身体四肢无力,浑身难受,家务活什么都干不了,体重下降到只有六、七十斤,简直成了废人。它们不但害我,更严重的是害我全家人,我儿子半夜起来不睡觉到处乱走,得了夜游症;丈夫睡觉做噩梦,吓的起床发疯似的撞墙、撞桌子、撞暖气片,撞的头上满是大包;它们还操控我丈夫狠命的打我;全家不得安宁。这哪是人过的日子呀,我的承受力到了极限,我痛不欲生,想到了死,我写好了遗书。

有一天我丈夫被附体控制,插上门又开始打我,我一边喊着一边往屋内墙边躲闪,一直躲到窗户跟前,再也没地方可躲了,我想索性从窗户跳出去,那时我家刚好搬到楼房,这时我儿子拦腰把我抱住,我拼命挣也没挣开,我失去理智的照我儿子肩膀头咬了一口,痛哭着说:让我死了吧,死了痛快,死了少遭罪,可是我儿子就是不撒手,哭着说:妈,你死了谁管我呀?你要是死了我不上学了,我也不活了。听了儿子的一番话,我的心软了,我和儿子抱在一起嚎啕大哭,哭了好一阵子,我对儿子说:儿啊别哭了,妈不死了,你去睡觉吧。打这以后,只要我不睡觉,我儿子就不睡觉,他看着我,怕我寻死,想到儿子幼小的心灵被我轻生的举动伤的这么重,我的心碎了,我难过地安抚儿子说:儿啊,妈向你保证,妈不死了,妈只要有一口气都会陪着你……

就在我活不起死不成的时候,我丈夫单位同事的妻子向我介绍法轮功,说这功挺好的,我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去了她家。

那是一九九五年的十月,一進她家,墙壁上挂着师父的大法像和法轮图形,我看见法像放着金光,满屋子都是金星,光芒四射,我象進了天堂一样,高兴的不知所措,怎么会这样?不会是在做梦吧,我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使劲眨了眨眼睛,从新观察眼前的一切,确定这一切是真的,不是幻觉。我决心已定,这个功我一定得炼。她把《法轮功》修订本给了我,让我拿家去看。我到家翻开书,眼前又出现了光,这光不是一种颜色,而是好多种颜色,非常好看,真是赤、橙、黄、绿、青、兰、紫,我太激动了。当天,我从晚上八点看到十一点,我用三天的时间,把这本书看完一遍,我又照着书上的炼功图,学炼五套功法。书中说的消业状态我都挺过来了,两个多月的时间我的病全好了,我再也不用打针吃药了,我再也不用上医院看病了,折磨了我二十几年的病魔,在这暂短的时间,就这么看看书、炼炼功,不治而愈,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要不是我亲身的经历,说什么我也不会相信的,但这确实是在我身上发生的奇迹。

我病好了到单位看望我的同事,他们惊奇的问我:你还活着哪?我说我活过来了,我炼了法轮功了,法轮功救了我的命。我绝处逢生了,同事们都为我高兴,都让我好好炼法轮功,好好活着。

《九评》发表以后,我请同事们来我家吃饭,给他们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他们都爽快地答应。我告诉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单位同事看到我的变化都认同了法轮大法,他们在我身上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有位同事在公交车上对着满车的乘客大声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就是好!”

二、师父帮我清附体除狐妖

自从我修炼了法轮大法,我和我家人的附体,全部被师父给清理了。彻底的摆脱了附体对我和我家人致命的危害。我们家人,对李洪志师父的威德、超常的法力,佩服得五体投地!

一次,我在梦里清清楚楚的梦到一个年轻人对我说:不用害怕了,我都给你家里的环境清理得干干净净、利利索索。从此,我儿子夜游症没了,丈夫不再做噩梦、撞墙了,也知道心疼我了,直到现在再也没打过我。

但是真正修炼就是一件十分严肃的事情,会有方方面面的考验。有一次,单位分的苹果梨,我想要给我母亲送去,已经走出了家门,一个声音提醒我:穿件衣服再走。我返回屋里找衣服,找出一件不想穿,再找出一件还相不中,找了四件衣服,最后一件满意的穿上了,我发现这件衣服戴着一枚法轮章。刚走出不远迎面走来一只大狐狸,我本能的倒退几步,吓的头发茬都立起来了,这只狐狸站立着跃跃欲试的往我身上扑,我和狐狸周旋着,倒退着走,情急之下我想: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是修法轮大法的。念头一出,只见那只狐狸蔫了,我趁势躲闪开,快步离它而去。待我给母亲送完苹果梨回来时,看见那只狐狸四脚朝天,仰面躺在地上,它已经死了。我知道是师父保护了我,把狐狸除掉了。

三、進京证实法 师父一路呵护

正当我沉浸在修炼法轮大法的幸福中时,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一伙公然践踏宪法,对法轮功進行了公开、全面、非法的镇压,恐怖的气氛笼罩了整个中华大地,炼功点被迫解散,没有了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抱着对政府的信任去北京或省、市信访办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大批量的被抓、被打、被非法关押,这对我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为什么这样?一个能使人祛病健身、能给单位家庭节省医药费、能使人起死回生、能使社会受益的好功法,非要无端的被镇压呢?我百思不得其解。我好不容易摆脱了病魔,刚找到一条光明的路,活的象个人样了,现在又不让炼了,这不把我的活路堵死了么?!我感到象天塌了一样,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几天几夜哭个不停。我决心去北京找个说理的地方,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用我的亲身经历,证实法轮大法是正的,法轮大法是教人做好人、救苦、救难、救人命的法,是被冤枉的,李洪志师父是被冤枉的,我看着师父的法像,对师父虔诚的说:师父啊,不管别人怎么说,弟子对您的坚信、对大法的坚信谁也动不了,我的生命是您给的,可以不要,但想让我放弃法轮功绝不可以!我选了日子,买了火车票,带上横幅,毫无惧色的直奔火车站。

在这之前,听说火车上查的很严,凡是炼法轮功的人、连同身上带的法轮功的物品,一律查禁,不准進京,我不听这邪劲,我要做的事谁也挡不住。果然,我乘坐的火车,是护送一批转业军人的专列,没有任何查检,我心里非常明白,是师父保护了我,我才能平安到达北京,一路畅通无阻。快到金水桥附近,我被人跟上了,我往哪走,他就跟我往哪走,还跟我套话:“我也是干这个的。”我跟他严肃地说:“你愿干啥就干啥,别跟着我!再跟我就报警了。”他听我这么说没趣的走了。

甩开了跟踪者,我来到了金水桥,展开了条幅,发自肺腑的高声大喊:“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还我清白!释放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我连喊了两遍,我身边所有的人,脸都朝向了我这边,我哪里知道,天安门广场布满了警察、武警和便衣,专门等着抓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几个警察走到我跟前说:“别喊了,都听到了!”他们把我带到北京朝阳看守所,这里关押着很多法轮功学员,他们把每个法轮功学员单独叫出去,挨个提审,让报姓名、住址,拒报的就狠狠的打。我看警察打人太狠了,看不下去了,就主动走了出去,警察说“没叫你怎么自己出来了?”我说:我为什么不能出来?警察说“你干什么来了?”我说证实法来了。警察说:告诉我,你家在哪住?放你回家。我说:我没有家,我要跟我师父回家,现在我师父受诽谤,大法弟子遭迫害,我要站出来说句公道话,我来晚了,我对不起我师父。说着我哭了起来。警察接着我的话茬说:来的不晚,正是时候。然后给我检查身体,说不适合关押,就把我放了。

四、黑夜里的光

为了让世人明白真相,我白天学法,然后面对面的讲真相,有时晚上出去贴真相粘贴、挂真相条幅。

有一天凌晨三点,我带着很多真相粘贴和条幅出了家门,外面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由于看不清路,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的很艰难。突然眼前出现了光,这光就在我的脚下,有七、八十公分宽,一米多长,在我脚下延伸,我走到哪,这光就照到哪,我心里乐开了花,直到我又快又好地把粘贴全部贴完,条幅全部挂完为止,这光才自动消失。

五、全家得福报

修炼了法轮功,我的精神状态与身体状况,和从前有了天壤之别,全家人都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他们认同法轮功,认同法轮功师父,都非常支持我炼法轮功,姐姐和母亲也修炼了法轮功,在我全家人身上,连连得福报的奇迹也频频出现,每个人都有得福报的真实故事,这里只举在我丈夫身上发生的两个例子。

我丈夫是汽车厂铸铝车间的工人,负责用推车往料台上推铝料,每块铝料都是十几斤到几十斤不等,有一天,我丈夫正推着满车的铝料走着,脚下不慎,身体和料车同时失去平衡,整个料车砸在我丈夫身上,工友们看到此景,都吓坏了,急忙赶过来扶起料车,把我丈夫扶起来,我丈夫站起来,扑了扑身上的土,摸摸周身,看看腿脚,连皮儿都没破。工友们惊喜的说:回家吃喜去吧!丈夫下班回家,一進屋就冲我说:今天吃喜吧!我问为什么要吃喜呀?丈夫说捡条命回来,然后跟我说了事情的经过。

还有一次,丈夫又和我述说一件事,由于工作的一时疏忽,造成机器爆炸,随着一声巨响,用丈夫工友的话说,好象地震了,爆炸后,大锅盖似的铁器,崩飞起来,在丈夫头顶上旋转着飞落下来,不知什么原因,在爆炸前一瞬间,丈夫处于蹲的姿势,如果是站的姿势,脑袋就被削掉了。丈夫的工友们说,老王啊,你是哪辈子积了大德了,不然这回准没命了。

听了丈夫的述说,我的眼泪就下来了,心里无限的感激师父,谢谢师父,救了我和丈夫,谢谢师父,给了我和丈夫第二次生命,谢谢师父,使我全家人得了福报。在此代表全家人感恩师父!

结语:

我曾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对家庭对社会没有多大贡献的,被病魔缠身将要走到绝路上的废人,就这样被法轮功师父一分钱不要的,毫无条件的给消减了病业,救了我的命,并且用宇宙法理把我的灵魂重塑。如果不是神佛的境界、如果不具备高层生命超凡的智慧与能力、如果不是下世度人的觉者,世上哪一个人能无偿的做到这一点呢?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践踏宪法,以权代法,在中国发动了迫害法轮功的政治运动。对法轮功的所有说辞,百分之百的都是谎言欺骗,造谣诽谤。江泽民把共产党在历次政治运动中形成的邪骗手段运用到极限,煽动中国人对法轮功的仇恨。我作为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在生命垂危、几近绝望中,被法轮大法救赎,起死回生,苍天有眼作见证,我有权利、有责任、有义务向中国人乃至更大范围的人讲清真相,以我个人的亲身经历,足以证明,法轮大法是救人出苦海的法,是教人向善的法,是救人命的法,只要你相信他,只要你有修炼的心,生命就会得到永久的福祉,生命时时刻刻就会得到他的呵护。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