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讲真相 师父鼓励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五日】这两三年我开始面对面和陌生人讲真相。这是一个很奇妙的体验,要突破怕心,要突破不愿和陌生人主动说话的性格,还要突破懒惰……而最最奇妙的是,我讲真相中可以感受到师父在身旁看护和师父对我的鼓励。

陌生老先生竖起了大拇指

有一回,我在公交车站遇到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先生,鼓足勇气我和他讲起了法轮功是被迫害的,法轮大法是佛家大法,我们是修真、善、忍的;讲起了藏字石告诉给世人的天机:天灭中共,一定要三退才能保平安。他略带惊讶的和我说他前几天接到讲三退的电话了,简单询问后,大叔爽快的退团退队了,临上车,他对我竖起了大拇指。

公安笑着收起了工作证

还是在公交站等车时,看着旁边刚刚过来的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士,很精神的样子。我微笑着和他说起三退保平安,问他是否入党,他点头,我告诉他退党退团退队可以清毒誓保平安,正想再讲详细点,他说好,同意“三退”了。这时我等的车来了,上车前我把真相期刊递给了他,希望他可以更清楚点。他说他和我坐一趟车,我们上了车,坐的是一前一后,车上人很少。我看他没有背包,手上拿着真相册子,也没有看。我就转过身,告诉他,你如果不方便带在身上,可不可以看完后放到别人的自行车筐里,这是很难得到的。他突然掏出一个工作证晃了一下,说你知道我是做什么的么?我看着眼前晃过的穿警服的工作证,但未动声色,问他做什么的?他说是公安。我盯着他的眼睛,微微笑了一下:“公安不是应该匡扶正义么,你做了三退,真相你也知道了,你会善有善报的。”说完我心里开始发正念,希望这个警察能够真正得救。他看着我笑了,点了点头并把工作证放回了口袋中。

和有缘人的相遇

那天需要坐火车回家,去车站的路上为了讲真相,走了一个多小时。到了车站售票窗口,听到前面一个人买的和我是同一趟车,没有坐票了,想着还得站半个小时。谁知轮到我,售票员说最后一张坐票。我心里首先想是师父奖励我,谢谢师父。转念又一想,修炼人吃苦是好事,那应该是师父安排我去救和我坐一起的人。

上了车,发现坐在旁边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在打网络游戏,时髦的打扮。我问了一句:“用流量打游戏吗?”女孩说是,不然速度跟不上会影响一起打网游的人。我闭上眼睛停止了说话,心里想师父安排的这个座位应该是让我救这个女孩的呀,她这么痴迷游戏,怎么讲呢?还是先发发正念清清空间场吧。

十几分钟过去了,我睁开眼睛,又去看那个女孩,发现她开始收拾东西了。我轻轻的问她,我说我是修法轮大法的,是佛家大法,可不可以和你讲一下……话未说完,女孩欣喜的说她也信佛,说她来到世上就是为了信佛而来……听着女孩的侃侃而谈,我内心充满了对师父的感恩,这么一个表面痴迷网游的女孩,心里会对神佛怀着深深的敬意信仰,这是我没有想到的。是师父慈悲于这个善良的生命,安排我与女孩的相遇。我和女孩讲了法轮大法在世界上已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讲了修炼法轮大法后,修炼者身心变化的一些神奇事,又讲了中共抹黑佛法,迫害法轮大法弟子,藏字石的出现预示着天要灭中共,告诉她入队入团时是给无神论发的誓,非常不好!她很痛快就答应三退了。我告诉接了护身符的她,说有机会你一定要看看《转法轮》,身在佛法洪传的年代,不看太遗憾。她说好的,谢谢。

在法轮大法同修之间,大家最爱说的是,讲真相我们只是动了动嘴,跑了跑腿,真正救人的是师父。这一点,我在讲真相中也是深有体会的,有时状态不是很好,见了人开不了口,发真相资料也不愿递到人家手里,我就发着正念放真相资料。这样做一会儿,师父就会鼓励我,我就会遇到和善的问路人或者很面善的偶遇者,我再鼓足了勇气去说,几乎就是几句话不到,对方就同意三退了。每当这个时候,我内心对师父的感恩总会让自己热泪盈眶,慈悲的师父一直都在我的身边加持着我的正念,呵护着我闯过修炼中的一个个关,鼓励着我精進实修。

师父说:“事情还得你们做,在最艰苦、最艰难的情况下,是你们在顶着邪恶在做。师父呢,其实师父也在。”[1]是的,我深深的知道,慈悲的师父一直在呵护我们,一直都在我们身边。跟随师父回家的日子不远了,我心里充满了期待的喜悦。

叩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