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我的“地中海贫血”好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我退休前是一名小学老师,今年七十八岁,从小贫血,体弱多病。一般情况下血色素都在5克左右,若遇特殊情况,血色素更低,低至3克左右,由于贫血,导致血压、血糖都很低,常常吊不起气,走几步路都累。

即使这样,我仍长期带病坚持工作,没有到医院系统检查身体,一直拖到四十多岁。一天突然被病击倒了,不得不到医院住院治疗。经省级医院专家会诊,怀疑是溶血性贫血,最后经省著名医院“中心实验室”验血,确诊“地中海贫血”(轻型),属遗传性病症,现代医学无法治愈。

随着年龄的增长,由于身体长期供血不足,新陈代谢急剧减弱,各个器官都呈现出衰竭状态,各种病都来了,肝脾肿大、胆囊炎、胃炎,各种妇科病,严重的结肠炎,严重的神经衰弱,睡不着觉,吃不下饭,稍不注意,如吃一瓣桔子都可能腹泻不止。

到医院检查,属非特异性的腹泻,一般药物无效,只能吃对肝脏有极大负作用的非特异性腹泻的药。这种药从一颗吃到最大剂量的三颗才有效。腹泻虽然止住了,但内心象喝了碱水一样难受,好象马上就要死了,等好长一段时间才能缓过气来。

由于长期受疾病的折磨,我的身体十分虚弱,一米六高的个,体重才八十多斤,骨瘦如柴,脸色蜡黄,满脸皱纹,头发一把一把的脱落,稀疏得只好戴假发。这种身体状况,根本没能胜任一线的教师工作,局领导只好把我调到工作有弹性的教研室工作。

为了缓解各种病痛的折磨,我做过保健操,练过其它气功都无济于事。每天大把大把的吃药:中药、西药、保健品等等,病情不仅没有好转,身体还越来越差,严重时只好到医院输血,输血后,由于输血反应全身象发高烧一样难受,查血色素一点也没有上升,弄得我真是生不如死,度日如年。

我工作兢兢业业,业务拔尖,获得过各种荣誉,但疾病的折磨,名利场的争斗,人生的大起大落、是是非非的纠缠,内心非常痛苦,对人生十分困惑、迷茫,常常望天长叹:我这辈子为什么这么苦?人生到底为了什么?

一九九六年,有三个人从不同角度给我介绍了法轮功,我于一九九七年二月二日喜得大法。第一次到炼功点学功时,看到那么多人静静的稳稳当当的双盘打坐,听到悠扬、殊胜的炼功音乐,感到特别祥和、舒服,而我却连散盘都坐不稳,全身就象被什么东西捆绑住似的,只坐了十五分钟,腰就痛得象要断了似的。但是,炼完功,一股清风吹来,身体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

从此以后,不管刮风下雨,天冷天热,不管腿有多痛,我都坚持到炼功点上炼功,我从散盘到单盘到双盘,现在能轻松双盘一小时。我每天坚持学法、炼功,早上到炼功点炼功,晚上就到学法组学法, 我们组有工人、教师、经理、教授、农民、卖菜的,在这里没有社会上的等级观念,没有高低贵贱之分,都是学员、功友,都是平等的。我们颂读着师父的经书,沐浴在法光普照之中,身心都得到了洗涤、净化,学完法后,大家就切磋,交流自己的修炼心得,都深切的感受到法轮功就是一片净土。

我严格遵照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不长时间,身体各种疾病不翼而飞,体重增加了,脸色由蜡黄而变的白皙且有光泽,吃饭香,不管冷的、热的、软的、硬的、水果、冰糕都能吃,晚上入睡快,且睡的很香。

从炼功一开始到现在二十多年,我没到医院看过一次病,没服一片药,连保健品都没吃过。我的身体非常健康,过去走几步都累,现在我去看望家住八楼的同学,可以一鼓作气爬上去也不觉的累。

更神奇的是,我的血液各项指标都正常了。一名在血研所工作的学生见到我之后,很有感触的说:“老师,你炼法轮功把地中海贫血炼好了,这是实证科学都无法解释的。”

我知道了人生的痛苦、魔难都是因缘所至,我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是返本归真,告别了恩怨是非的纠缠,没有了争辩、抱怨,没有了烦恼、不平,从名利场的争斗中彻底的退了出来,内心从没有过那么敞亮、轻松,生活特别充实、向上。

炼功后,我变了,身体好了,性情温和了,不仅主动帮丈夫分担家务活,对丈夫也处处体贴、关心,丈夫从内心说:“你变了,好象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儿女们也从我炼功前后身心的变化,感受到大法的美好,对我修炼大法非常理解、支持。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风云突变,江泽民犯罪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打压、迫害,为了证实法,给大法说句公道话,我到过省府,上过北京反映情况,后被非法拘留一个月,从此当地派出所、办事处把我列为重点监控对象,常常上门骚扰。一次片警到我家问我为什么要上北京?我给他讲了自己的亲身经历,炼功前后的巨大变化,我说:“是师父把我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是师父教我们如何做个好人,做个道德高尚的人。现在我们的师父无辜的被攻击、诬蔑、诽谤,我如果不站出来说句公道话,我还有人的良知吗?”他听后十分震动,从此再也不参与对我的迫害,还常常暗中保护我。

我单位的领导都知道我平时的为人、品质,知道我工作是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的,也亲眼目睹我炼功前后的变化,知道我炼功前每季度的药费都要报上千元,炼功后,一分药费也没报过,为国家节约了多少开支,不忍参与对我迫害,为此,他们多次顶住了上级对他们的压力,摆放好了他们的位置,从中也得到了福报。

当我被非法拘留回家后,丈夫没有一点怨言,非常理解我,一次片警问他对我炼法轮功的态度,他理直气壮的说:“我非常理解和支持她的信仰。”我被非法拘留后,听说单位可能要开除我的公职,扣发我的工资,只给生活费。那时丈夫工资还很低,孩子上大学需要供养,面对家庭经济的种种困难,我把今后可能面临的困境告诉了丈夫,丈夫却心平气和的说:“你既然走出去了,今后的困难就让我们共同来面对。”我听后十分感动,在这风风雨雨十多年的反迫害中,丈夫始终和我站在一起,证实着大法的美好。因为我修大法,给家庭带来了福份,儿女、儿媳、女婿、孙女都相处得非常融洽,家庭气氛十分和谐,一家人其乐融融。

今天,我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全世界所有的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希望你们不要受中共邪党谎言的欺骗,都来了解、感受法轮大法的美好。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