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根本执着 走出近二十年的魔难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三日】修炼以来,我最大的苦恼就是丈夫不支持我修炼,我经常在想自己错在哪里?这几天我静下心来,把从开始修炼到现在发生的事一一分析,回想当时自己是怎么想的,怎么说的,出于什么目地,这目地的背后深层的一念是什么?就这样从头想、从头悟,终于找到了原因。下面就写出来跟同修们交流。

我是个要强的人,无论是家庭经济、还是生活质量,都很努力的去实现,特别是希望家庭和睦,夫妻谈得来。可恰恰相反,在外面的时候,我和丈夫经常因为争吵不欢而散,当矛盾发生时,我出于面子心不去还嘴,他却骂骂咧咧的更加嚣张,我越怕丢人,他越是不分场合的大发脾气。时间一长,我对他的怨恨心越来越大,为了报复他,我也总结出了一些狡猾的“经验”:比如他在公共场合边走边骂时,为了不丢人现眼,我会放慢脚步离开他一段距离,装作路人的样子,假装寻找他在骂谁,并且厌恶的看着他、无声的嘲讽他,这样不但避免了尴尬和丢人,还解了我心头的怨恨。有时在外出前,我也会给他打预防针说:今天出去你再找茬骂人,你就别去了!这一说不要紧,他又开始骂上了,还振振有词的说:你咋知道我这次会骂人,你这不是故意找我茬儿吗?!

在我修炼以后,这方面的矛盾就更加突出,我也没少向内找,并挖出了面子心、怕心、瞧不起他的心、左右他的心等等执着,但由于没找对根源,加上这些心时时往外冒,他的改观并不大,我只能很无奈刻意的给他说好话,结果我越是这样,他越是来劲儿,一晃十几年过去了,问题依旧得不到解决。

这几天我通过静心学法深层挖自己的根,终于看到了症结的来源:从我幼年记事起,我爸就天天骂我妈,我妈不能还嘴,否则就会遭到一顿毒打。我们姊妹六个加上哥俩儿总共八个孩子,生活开销全靠我妈给别人做衣服来维系,我爸在家除了和我们一起做点儿农活外,就是结交朋友在家喝酒,经常从中午喝到晚上,没有酒肉钱就向我妈索要,我妈稍有不悦就会遭到我爸的打骂。除了打骂外,他为了惩罚我妈,明知道我妈干了一白天的缝纫活已经够累的了,还在晚上趁着月光拉着我妈及孩子们一起去地里干活,大家稍有怨言便会招来打骂。那时候农村的娱乐生活比较贫乏,晚上如果有电影、唱戏或皮影戏表演,大家都会惦记着想去凑热闹,每到那时,我们兄妹几个都会担心一整天,生怕母亲哪句话惹到父亲,使我们又得在夜间里干活,不能去看演出。

这种情况持续了十几年,我对父亲的所作所为深恶痛绝,恨自己为何出生在这样的家庭,并对邻居家的和睦生活十分羡慕,也曾经试图反抗来改变这样的生活状态,但最后都以失败而告终,那时我就想,等我嫁人以后,我一定要让我的家庭生活和睦,与丈夫出双入对恩爱相处。我现在终于悟到就是当初自己的这一念,想在常人中过好日子,这个根本的执着需要去掉。

明白这个道理后,师父又点给了我去人心的法理,师父说:“在任何干扰下都不钻到具体事件中搅乱自己,才能走出来,而且威德更大”[1]。我发现在这十几年里,由于自己法理不清,总钻在事里走不出来,对丈夫不符合我的观念的一切行为,我都试图强行改变,只要改变不了就会对丈夫生起怨恨心,长此以往,这种怨恨积累的越来越多,导致丈夫为了去我的怨恨心,开始在家唉声叹气,因为一点小事就发脾气,怨起来没完没了,就连观看电视上的对调大赛,遇到不按他的意愿出牌的选手,都会狠狠的骂上几句。

当我认清这怨恨心后,触碰人心的矛盾来了。那晚丈夫没回来吃晚饭,也没打电话告诉我,这在以前是从来没有的,我等到夜里十点半,见他还没有回来,就打电话询问他,得知他正在我们小区里玩麻将,我开始在头脑中猜忌:以前我们小区里有个女的开了个麻将馆,她性格外向,总爱跟男男女女打闹说笑,丈夫不会是去她家的麻将馆玩了吧。这么晚了还没回来,她的长相和身高又符合丈夫的审美,万一因为玩麻将俩人勾搭在一起怎么办?想到这里,我的内心开始烦躁不安。但我从法中意识到这一切都是疑心所致,我要稳住,借着这件事看看还有什么心,好一并去掉,就这样经历着思想挣扎。到十二点丈夫还没回来,我就忍不住又给他打了电话,打完后我有点后悔,觉的还是有“疑心”的成份,就开始发十二点的正念,心不静我就尽力排斥让自己静下来。发完正念后,我的思想清静多了,这时头脑又打出,都快凌晨一点半了他还没回来,这不是拿你的话不当回事吗?我马上认清这是争斗心出来了,想挑起我对丈夫的怨恨,我要认清它、清除它、不上它的当,我就走师父安排的路,宇宙特性真、善、忍制约一切。我的心平静了,过了一会儿他回家了。

第二天,丈夫又照样去玩麻将了,有了昨天的感悟,我的心没有动,我在家写着这次的交流稿,边写边细细的往深处查找每个执着背后还藏着什么念,这一念的根子怎么形成的。到吃晚饭的时候,也没打电话给他。快到夜间十二点时,他回来了。见到他疲惫的样子,我觉的他十分可怜!

我发自内心的生出一念,不要因为自己的执着心不去,再让他这么痛苦的“表演”了,这时我的内心升起一种融融的暖流,没有怨、没有恨、没有任何不好的因素,那种平静祥和的美好是无法用语言说清的!我想可能那一瞬的状态就是师父所说的“慈悲”。随后,我觉的人世间的一切真的都不重要,并决定以后从每件小事上做起,当发生矛盾时,要时时提醒自己不怨不恨、不指责、为他人着想。

由于我的观念发生了转变,丈夫的态度也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怨气没了,人也和蔼了,这几天跟我和同修说起话来,还用起了敬语,我们在家学法的时候,还会主动送来切好的水果,并在谈话中称赞我们是现今世界上最好的人。我从得法修炼到现在已经十九年了,这是他头一回夸赞我和同修,我感到很惭愧!

同修看到他的变化也很高兴!说我悟对了,心性也提高了,这几天说话办事都在法上了,所以我就借写稿的机会将这次修炼历程与大家分享,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关于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动》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