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我化解了与婆家人的怨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三十日】我是一九九四年末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二十多年来,在大法中,我身心巨变,受益无穷,家人也都见证了大法的美好和神奇,婆家人由反对我修大法到认同,丈夫也走入修炼中。

一、不幸的婚姻

我一九九一年结婚,婚后生了一个女儿,婆婆重男轻女,不但不伺候我月子,还经常说些难听的话,给我脸子看。在常人中我是个要面子又不让人的人,而婆婆是农村的妇女主任,能说会道,语言厉害,常用话挤兑我,丈夫也不管我。我独自守着女儿,心里时常生闷气,总是偷偷哭。由于心情忧郁,我开始吃不下饭,奶水少、孩子哭,胃疼、腰疼、头疼,在短短的一个月里,我落下一身的病。月子里我还得了攻心蕃,胸闷、恶心、发烧,痛苦不堪。孩子刚出了满月,婆婆就撵我们出来单过,结婚时跟我借的二千元钱也不还,我开始恨我的婆婆。

两手空空的我和丈夫借钱买了间小房开始顶门过日子。因婆婆不给我看孩子,我不能下地干活,看到小叔子、小姑子种西瓜,我也决定种西瓜,因为地与地挨着,等西瓜熟了,可以让小叔子帮看着。还没等种呢,小叔子就找上门来,劈头盖脸给我来一通:你在家看孩子没时间上地,指着我给你伺候西瓜呀,没门!吵吵闹闹,说啥也不让我们种西瓜。我心里那个气呀,跟他吵架,丈夫也不吱声,我就更生气。

有一天,我翻丈夫衣服,发现兜里有一张女人的照片。我一阵眩晕,怪不得我坐月子都不管我,原来外边有了女人。我气的浑身发抖,拿着照片质问丈夫,他说是前女友,离婚了来找他,丈夫说只是聊天,没有做对不起我的事。我的心彻底凉了,欲哭无泪,本来农村生活就苦,我浑身是病,家里穷,婆婆欺负我,丈夫又这样,这日子还咋过呀?我想到了离婚,但又舍不得年幼的孩子,就这么忍气吞声。不久,小叔子结婚了,媳妇生了个儿子,婆婆如获至宝,整天背着、扛着,不但给他们看孩子,还供着小叔一家三口吃和住。一样的儿子,两样对待,怨恨、妒嫉让我不想再认这门亲,也从不去婆婆家。

年纪轻轻的我经受着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常以泪洗面,瞧不起丈夫,抱怨自己命苦,身体越来越差,病也越来越多,胆囊炎、十二指肠溃疡,稍凉点的东西和水果根本不敢吃,头疼病也越来越严重,最后到整宿睡不着觉。这些病把我折腾的活不起了,求丈夫借钱给我看病。到城里大医院做了脑CT也没查出啥病,种类繁多的中药、西药、丸药摆了一窗台,可是吃啥药也不好使,肚脐上还长了个大包,硬邦邦的,疼痛难忍。由于到处治病,最后还招来了附体。婆婆嫌我治病花钱了,常指桑骂槐。我的闷气生的越来越多,简直怨气冲天,每天都强撑着过日子,我开始暗地里攒钱,心想等孩子大点就扔下他爷俩,离婚!

二、得法

一九九四年末,我的春天来了。听说前院邻居炼功病好了,我就想去看看,没想到,看了七天师父的讲法录像,我一身的病全好了。一窗台的药全扔了,整天心情愉快,能吃能睡,也能下地干活了。得法后我还做了一个梦,梦见有人从我肚脐里拽出一个象鹅胗那么大的东西,往窗外扔,我还不让扔。醒来,发现肚脐上的大包不见了,肚子软乎乎的。师父给我净化身体了,我心里那个乐呀。

后来又想到丈夫还没得着法,他多苦啊,我开始关心丈夫,真心对他好,家里、地里的活抢着干,有好吃的留给他。随着我的转变,家里多了温暖,多了欢声笑语。多亏有了师父,多亏有了大法,一个濒临破碎的家庭,开始和乐融融。我用尽千言万语也表达不了对师父的感恩之情。

通过学法,我知道了因果关系。婆婆对我不好,肯定是我上辈子欠她的,不能怨她。从那以后,逢年过节我就主动给公婆买吃的买穿的,家里做点好吃的,请公婆过来吃。自己攒的几千元钱也交给丈夫保管。这在以前,我是绝对做不到的,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

三、实修

修炼前,家里穷、日子苦,做事也不顺,地里种啥啥不收,有时连本都收不回来,年年赔钱。婆家、我家和小叔子的地都紧挨着。我修大法后,小叔子专门挑一马平川的好地种,给我留的都是岗地。我想我是大法弟子了,不和他计较,让着他,就心甘情愿种岗地。结果秋收时,他的平地收入竟没有我的岗地多。

孩子大点了,我身体好了,就和丈夫商量承租别人的地种。讲好了一百元一亩,种三年,丈夫又预交了订金。可是那人背着我们把地又租给了别人,订金也不给退。这下惹毛了老实本份的丈夫,要找对方理论,非要争回这口气。我劝丈夫,我修大法了,没有偶然的事,师父说:“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1]咱们要替别人着想,也许对方有难言之隐,既然不让咱种,那咱就不种了,顺其自然。最后丈夫听我的,不找人家打仗了。中国的农民是靠天吃饭,那家租种的地平收两年,赔一年,三年总算下来没挣着钱还赔了钱。丈夫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说师父真管咱们呐,这三年没挨着累,没搭着工,还没赔钱,真好!

还有一次,我们租种别人的地,本来租的是好地,可是到种地时才发现,我们的好地已经让别人给种上了,给我们留的是烟道地。烟道地是走车的,地被车压的邦邦硬,即使翻耕,地也不抓苗,基本白费工,谁都不愿意种这样的地。丈夫气蒙了,要把他家种子给掘出来。我想到自己是修炼人,就劝丈夫说:算了,咱修炼大法不跟人计较,让着他、给他种好地吧,咱就听师父的。有了上次让地的事,丈夫也就不吱声了。后来,我找到那家人给他们讲了大法真相,告诉他们,我师父让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凡事替别人着想,要不是修大法,搁我以前那脾气,非得把你家的种子翻出来,让你从新种,也不能让你种我的好地。那家人明白了真相,直说:“法轮大法好!”

由于学大法,我心性提高了,一身病好了,能下地干活了,待人又和善,邻居们都说这法轮功真好。为保证学法炼功,我没象别人家那么精心伺候地,可是我种啥啥丰收,几年下来,村民们都说,看看人家修大法的多好,种啥啥挣钱,以后她家种啥咱就跟着种啥。我家每年两万余元的收入,在九几年的农村也是数一数二的。一九九八年我家盖起了大砖瓦房,在当地只有当官的家才有砖房。我不计前嫌,把公婆接到新房一起住,成了人人羡慕的幸福之家。

由于我的转变,公公、婆婆对我也不象以前那样不好了。一次去地里趟地,下午一点多才回来,公公说别做饭了,让去他家吃。我和丈夫往婆家走,正好碰到刚在那吃完饭的小叔子一家,手里还拎着饭菜。等我们到了婆婆家,婆婆说没饭,让我回家去端饭。我心想,回家端饭还上你家吃啥?我强忍着怒气往家走,回家就跟丈夫打了起来,我说一样的儿子凭什么他连吃带拿的,我们吃一顿都不行啊?婆婆还赶来帮丈夫打我。事后,通过学法,我知道自己错了,我对婆婆的怨恨心太深了,还没去干净,一点小事就又爆发出来。我主动去跟公婆和小叔子媳妇道歉,承认自己错了,没按师父和大法的要求做,以后一定会做好的。

四、证实法

二零零零年,邪党迫害大法弟子,我也想去北京为大法和师父说句公道话,就抱着刚三个月大的儿子,去了北京。到天安门广场打完横幅,警察就来了。问谁是五常的,一位女同修说她是,警察就要带她走,我就跟着,警察问我是哪的,我不告诉他。又问你跟谁来的?我说自己来的,他说那你赶紧回家吧,别跟着我们。我说她是好人,我就跟着她。警察问不出我是哪的,就诈我:我们送她(指同修)去哈尔滨,我说到那也行,我可以让亲戚接我。这样警察知道我是哈市周边的,可是他们把我俩送到了哈市一办事处。有几个警察在那看着我们。警察又问我是哪的,我不说。他说,一会儿找个死刑犯人给我上大挂,看你说不说。当时我很单纯,觉的我修大法变成这么好的人,监狱里关的都是坏人,那可不是我呆的地方。中午,几个警察出去吃饭,只留一个看着我俩。一会儿,有三个五常警察来接同修走。我一看,赶紧收拾奶瓶、尿布,抱上孩子跟着走,警察说你不是五常的别跟着我们。我说她(同修)是好人,她走哪我就跟哪。到了外面,警察问我有钱吗?我说有一点儿,他给了我路费钱,让我自己回家。我说把地址留给我,回家我把钱寄还给你。现在回想起来,要不是师父帮我,大冬天的我穿的多,再加上孩子包的大被、小被,又是孩子的衣裤、奶瓶、奶粉、尿布,我一个人出门在外又抱孩子又拿包,是怎么拿的呀,现在想想都拿不了,跪拜师父的保护。平安回到家,婆婆让丈夫打我,丈夫打了我两个耳光。我没生气,是因为我抱着儿子走,让公婆和丈夫担心了。我笑呵呵的说:别生气,我这不好好的回来了嘛!我在法中提高了心性,知道替别人着想了,丈夫和公婆也就没再说什么。

二零零一年,我和丈夫進城打工,我让公婆住我的大砖房。过年过节的,我还是经常给公婆买东西,回农村去看望他们。可是公婆却瞒着我把他们的房子给了小叔子,还说是把房子卖给小儿子了。老人的财产有我们的一份啊,我心里有点不高兴,可也没表现出来,心想是师父给我去利益之心。但过年时,因为我说错一句话,公公挑礼,说啥不在我家住了。

二零一零年,由于丈夫勤劳能干,我勤俭持家,我们在城市购买了楼房,还把婆婆接来住了一年多。公婆对小儿子、小儿媳掏心窝子的好,可是小儿媳却对婆婆不好,不跟婆婆说话,后来俩口子也外出打工,过年回老家,却不去公婆家,婆婆很伤心,身体也不好,还吐血。她在我家住,我精心伺候她,给她讲大法的美好。她看我白天出去干活,晚上半宿不睡觉,做真相资料,身体还一点毛病没有,再加上两个儿媳的对比,婆婆从心底里认同大法好了,每周都看周刊、小册子,一年中还看了一遍《转法轮》,婆婆不吐血了,身体也越来越健康。小姑子身体不好,经常心慌气短。给婆婆打电话诉说,婆婆让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赶紧把电话递给我,快让你大嫂给你说。婆婆彻底改变了,对我也越来越好。我回老家都要背上一大包资料,刚進门,婆婆就赶紧接过我的大包,说这是救人的,可得放个好地方。第二天,婆婆还早早叫我起床去发资料,每次我很快发完回来,婆婆都非常高兴。

我家在农村的房子由于长年不住,院里的东西都给人拿光了,房子也年久失修,我就想卖了它。刚好有人愿意买,不到十一万元。当时公公也没反对,等到写文书那天,公公赶来大闹,不让卖房子。当时丈夫在外打工,只有我一人回家卖房。想到公婆自己原来的房子给了小叔子,后买的两间房,因为要动迁,又都改成了小叔子的名字,我心里也有点怨气。就跟公公说,我盖房子没用你一分钱,你看这屋里院外的有啥东西是你的,你都拿走。公公说没他的东西,他想让我把屋里的东西全给小叔子,不要随房子卖掉。我执意按照原定把房子卖了,公公生气的说,那个团我不退了。我心里挺难过,就从房钱中拿出五百元给了公婆。

房子卖了,还有二十亩地,一直给小叔子种,如今小叔子外出打工,也不种地了。我娘家嫂子跟我说想种我的地,我答应了,公婆当时也同意。可是春耕时,嫂子打来电话说,我家的地卖了。我一头雾水,问丈夫咋回事,丈夫也不说。我到处打听,得知地又给小叔子种了,小叔子外出打工,公公替他种。我质问丈夫,丈夫却说:你管不着,二十亩地,你十亩,我十亩,我的给弟弟种,你的给你嫂子种。我当时气哭了,有事不商量,净背地里整事,我开始埋怨丈夫。从那以后,我身体开始难受,胃胀,吃不下饭。我立刻警觉,一定是自己修炼出了问题。

师父讲过:“凡是在炼功中出现这个干扰,那个干扰,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什么东西还没有放下。”[1]

通过学法,向内找,我知道是卖房子时跟公公的心性关过的不好,表面上我去掉了利益心,实际对公婆财产分配太不公平还有怨气。怨恨心、利益心、妒嫉公婆偏向小叔一家的不平衡心,都没有彻底去干净。一关过不去,下一关又上来了,难堆积大了,麻烦就来了,身体状态不好了,出现病业假相。公公是勤劳的农民,吃苦受罪的一辈子,舍不得我那么大的房子便宜卖,我应该替他着想,怎么还能跟他一样的呢,我这也是不善啊。找到这些心,我发正念去掉这些不好的心。然后,买上礼物回农村看望公婆,向公公道歉。我诚恳的说:“爸,卖房子的事都是我处理的不好,您别上火,也别舍不得,您怕老了没地方住,咱们不是还有城里的楼房吗?我是恭候您二老随时来住。”公公非常高兴,我的病业假相也全部消失,身体恢复正常。

看到我的变化,丈夫特别支持我修炼,没事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次在建筑工地,他和别人抬铁跳板,结果失衡,近四米长的铁跳板从丈夫后脑滑下,砸到背上,丈夫从三米多高的跳板上摔下来。当时丈夫想到了师父关于一念之差的讲法。施工方领导都赶了过来,丈夫从地上爬起来,说:我没事,不会讹你们的。丈夫相信师父的善念和正念,让他得了福报,他除了后背砸破皮外,啥事都没有。二零一四年在我们营救被绑架的同修时,参与营救的外地同修,住在我家,丈夫看到了我们整体配合营救同修的全过程,正式走入大法修炼。

公公因卖房子的事,反悔退出邪党团队组织,一直让我非常难过,都是我自己没做好耽误公公得救。丈夫知道我的心事,过年回老家时,晚上躺在炕上跟公公唠了半宿。丈夫说:我媳妇修炼前一身病,脾气暴躁;修炼后无病一身轻,整天乐呵呵的。修炼前你们对她太不好了,她整天怨气冲天,恨的咬牙切齿,都不认婆家这门亲;修大法后,她一点怨恨都没有,吃喝穿戴年年给你们买,从不计较。你们对弟妹那么好,给她看孩子,吃喝伺候着,两个房产都给了她们,反过来她是怎么对你们的?我媳妇要是没修炼,我俩早离婚了,她也不会这么孝顺你们。这法轮大法真是太好了,共产邪党迫害好人,老天不容,不三退的都得给它做陪葬,您还反悔退团?公公彻底明白了大法真相,发誓他这次是真心真意退出团队,就信法轮大法好。

去年小叔子在打工时把胳膊摔断了,我去医院看他,我跟他对床的病友讲真相,他帮着劝说,我大嫂修炼法轮功,人可好了,我哥从三米多高处摔下来,都没事,快退吧。婆婆的侄女从日本回来探亲,我从没见过面,就从城里回来给她讲真相,做三退。当她要走时,车门都关上了,婆婆又拉开车门嘱咐她侄女,一定要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身体健康,一切顺意!

这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2]。修炼二十多年,要跟师父说的话还有很多很多,弟子还有很多做的不足的地方,今后都将在师父的法中归正。

我代表全家感恩师尊慈悲救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