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就能闯过关难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今年七十六岁。多年来,在师父的看护下,几次闯过病业关。在讲真相救人时,也几次遭恶人举报,都在师父的保护下,化险为夷。这里,把怎样闯过病业关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一、魔难中信师信法

二零一七年一月六日,我去小组学法,一般我每次都是提前十几分钟到小组,这天因有事耽误,怕晚,就搭出租车去小组,出租车离同修家约二、三百米时,因前面是小道,车進不去,就停车了,我就下车。在这之前,腰、腿有点疼,我没在意,这次一下车,突然腰象要被折断似的疼,而且还抽着右腿,疼的不敢着地,脚一踩,就象针扎似的疼。

我本想搭此车回家,司机看到我的状态,吓得调过车头,向我摆摆手,开车就跑了。我知道他怕我讹他。同修家离公路能有二、三百米远,又是中午十二点多钟,路上也没有行人。我就猫着腰站那,怎么办?叫常人看见,这是怎么啦?心想这是邪恶烂鬼不让我到小组学法,不听邪恶的,我就去!我一咬牙,嘴不断的念口诀发正念,连拖带爬到了同修家。同修问我怎么了?我告诉她们,同修说:坐下学法,发正念。我这一坐,右腿僵硬,疼的不能弯曲,同修赶紧给我让地方。

当发正念时,A同修说:我看到一个大黑魔就在你身边,大嘴挺大,眼很大,很吓人的,我没害怕。我说:它再大,也大不过大法,师父说:“你别看它修了千儿八百年了,还不够一个小指头捻的。”[1]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

学法结束时,几个同修同时让我和她们一起走,我知道同修关心我,想看看我腿好没好。可是,我站不起来,当时站起、坐下都很困难。等同修走了,我用左腿支撑着,好不容易站起来了,当去穿鞋时,一下倒在地上,学法点的同修马上把我扶起来,搀着我往外走。这位同修高大、年轻、有劲,几乎是把我提到路边,另一位同修去给我叫车。

我家住三楼,我是爬上楼的,進屋,就在地上爬。老伴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事,一会就好了。右边身子象半身不遂似的使不上劲,右腿还疼的厉害,我只告诉一位同修。同修看到我这状态,赶紧打电话,又找来一位同修来帮我。老伴看我这样子,也害怕,就偷着给儿子打电话。

儿子和媳妇回来了,儿子進屋就问:妈,你怎么啦?我说:没怎么呀!儿子说:我爸说你脚崴了,在地上爬,上厕所连坐便都坐不上。儿子叫媳妇,你去看看,妈哪只脚崴了,儿媳妇过来,摸摸左脚没事,再摸右脚也没事。儿子说:妈,你站起来走几步。我想:就是站不起来,不能走,同修才来帮我。这时,同修还在我家。儿子说:走,要不上医院,同修帮我发正念,不让儿子带我上医院。儿子看看同修笑了,说:等四点我再来。我说不用来了,我一会儿就好了。

第二天,两个儿子和媳妇都回来,看他们那个样,想强行拉我去医院。進屋,儿子说:妈,咱也不吃药、不打针,就去拍个片子,看到底是怎么啦,我们也好放心。我很严肃的跟他们说:你们的孝心我领了,我不去医院。我没有病,你们真要把我送到医院,我可能真的就瘫痪了,你们谁伺候我?再说了,我学大法二十年没吃一粒药,没去过一次医院。学法前,多种疾病,天天吃药,打针,住院也没好,学大法都好了,这是你们知道的。这点小毛病,再说也不是病,你们咋呼什么?你们真有那个孝心,都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好的就快。他们都笑了,不吱声了。

这时,大儿媳说:妈,你这带跟的鞋不能穿了,我给你买平跟鞋吧。我说:我这是暂时现象,能穿。大儿媳又说:我妈家有轮椅,我拿来叫我爸推你?我很严肃说:你这孩子,我能用那个东西吗?我说:你们没事都回去吧。我有师父管,很快就好了,不用你们操心。他们走了。

中午打坐时,我求师父加持,把右腿盘上,不能总是直伸着。同修帮我发正念时,腿能弯点,但同修回去后,我的腿又弯不了了。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一咬牙把右腿搬到左腿上,因疼盘不住,就用手按住右腿,这时,我清清楚楚的感觉到就象鸡蛋那么大的圆东西从大腿上往下滚,滚一下,我疼的一颤抖,不停滚,我就不停的颤抖,嘴不停的念师父的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2]滚了半个小时,我疼的一身汗,但腿能弯曲了,也能单盘了。

谢谢师父把不好的东西给我清理掉了。

晚上炼双盘,刚把腿盘上,两条腿象折断似的痛,赶紧把腿拿下来。这时我想起师父的法:“为救大穹传天法 众生业债一身当 无量众业成巨难 青丝斑白人体伤”[3]。我心疼师父,我哭了。师父为我们承受那么多苦,我这腿疼算什么。我一下就双盘上了,疼的我身体前后摇晃,两只手前后左右按床,就不往下拿腿,坚持一个小时。这样一连坚持一个星期,突破这一关,盘腿恢复正常了。

我每天坚持多学法,发正念,坚持五套功法一步到位,不能站,我就坐在床边炼。

在这期间,不能面对面讲真相,怕常人看见不理解,给大法抹黑,就晚上出去粘不干胶。冬天天黑的早,六点发完正念,就戴上口罩,左脚迈一步,右脚拖一步。虽然腰不那么疼了,能站起来,但是走路右腿还是疼,脚不太敢踩地。看到路边停着大货车,借车挡身,往墙上贴。在楼区往一楼墙上贴,遇到锁着的单元门就往门上贴,我觉的还醒目,人们都能看的到。累了,就搭车回家,

腿还没全好,魔难又来了。一天突然肚子疼的直不起腰,就象有刀子在搅劲疼,还恶心,吃点东西就得去便,一天便多次,好象肠子被拽来拽去似的疼。真是疼痛难忍,我坐在床上双手捂着肚子,脑子浮现出我们学法小组有个郑姓同修,一天也是肚子疼,回家走到半路不能走,躺在道上,打电话叫儿子来接。儿子来了,赶紧把她送医院去,结果不长时间就死了。这时在我头顶左上方有个声音说:你要死了,准备后事吧!我严肃说:告诉你们旧势力、黑手、邪恶烂鬼,你们听着,我是大法弟子,我的命在师父手里,师父说了算,你们谁也说不算,你不配,谁敢!我有人心、有执着,有师父管,在法中归正,你们迫害我就是犯罪。

由于肚子疼,不能拿书学法,就听师父讲法录音。多发正念,背诵师父的诗词:“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4]。我就是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通过学法发正念,肚子不那么疼了。

二、向内找身心升华

静下心来向内找,这一找,还真吓一跳,人心还真是不少如:欢喜心、显示心、怕心、争斗心,还有强烈的怨恨心,因老伴闲着没事,就捡破烂,把厦子堵满了,一开门,破烂就滚出来了,他不卖,也不让我卖,厦子放不下,就往楼上拿,我一看这些破烂,气就不打一处来,火憋不住,和他吵起来了,心里咒骂他。由于生气导致学法不入心,发正念静不下来,甚至发正念时心里还在恨他。

师父说:“他这么搞,你也这么搞,你不就是个常人吗?你不但不要和他一样去争去斗,你心里头还不能恨他,真的不能恨他。你一恨他,你不就动了气吗?你就没做到忍。我们讲真、善、忍,你的善就更无从有了。”[1]

作为修炼人,我做的都不对,没听师父话。我跪在师父的法像前,对师父说:师父我错了,对不起师父,这个家再好、再干净,也是个垃圾堆。我要跟师父回家,随着心性的提高,身体也发生很大的变化,两天后,肚子一点不疼了,腿也不那么疼了。

三、不能给大法抹黑

二十天了,我去小组学法,同修说:看你的腿还是不太敢着地,走路还有点瘸,右脚往外撇。我想不能这样往外走,因为我们小区的邻居都知道我学大法。他们虽然没修炼,都知道大法好。他们经常说:看某某学法轮大法学的,穿着带跟的鞋,腰板溜直,走起路来,比年轻人都精神,哪象七十多岁的人哪!也有的问我儿媳妇,你老婆婆身体真好,走路一身劲。儿媳妇说:我婆婆以前一身病,就学大法都好了。他们说:这大法还真神奇,就江泽民这个混蛋瞎折腾。

我想不能在常人中给大法造成不良影响,更不能给大法抹黑。我得把腿炼好。于是我就晚上在家练习走步,从卧室到客厅,卫生间的门上有一面镜子,我对着镜子走,看还瘸不瘸,脚还撇不撇。从晚十点左右开始练,到十一点左右。十二点发正念,每次连累带疼都是一身汗,坚持十几天了。

一天晚上我穿鞋练。老伴从他卧室出来了,说:别练了,好了,不瘸了,正常了,我问:是真的吗?他说:是真的,头几天我看还有点踮,现在正常了,一点看不出来了,真好了。我又能堂堂正正的去救人,讲真相了。

谢谢师父又给我一条健康的腿!

我想师父关于病业的法,讲的再清楚不过了。如果我们在魔难中能想起师父的法,能放下生死,真能做到,师父就会给我们做。

在此恭引师父一段法:“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

如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还原〉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威德〉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