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律师会见马振宇被拒 看中共肆意执法犯法(图)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五日】马震宇,男,1962年6月6日出生,原江苏省南京市雷达总体设计师,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基于对真善忍的向往,他被迫失去令人羡慕的工作和家庭,也因为对真善忍的坚守,他曾经被五次绑架关押,累计有十年之久失去自由,被非法关押。如今,马振宇先生就因为被怀疑给国家领导人邮寄信件被非法判刑三年,并被勒索三万元投入苏州监狱继续迫害,因为这次有人放狠话:让马振宇先生死在里面。

马震宇的妻子——南京大学讲师张玉华博士,为躲避迫害、逃离中共,被美国收留。张玉华博士正式委托谢阳和魏得丰二位律师,为马振宇先生的申诉阶段辩护律师,日前,律师去苏州监狱依法会见马振宇被拒。

'马振宇'
马振宇
'隔洋相望张玉华博士'
隔洋相望张玉华博士

下面请看详细报道:

2018年12月12日上午9时40分左右,受马振宇妻子张玉华女士委托,马振宇案申诉阶段辩护人魏得丰律师,带着张玉华女士亲笔签名的委托书原件、执业律师事务所介绍信和律师执业证到苏州监狱狱政科要求会见当事人马振宇。狱政科一位女性工作人员查看了律师的执业证后接过委托书,看到马振宇是因“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入狱时说:会见需要通知教改科,同时让人与教改科联系。随即该工作人员在电脑上输入委托人张玉华女士的姓名后马上又说:张玉华以前没有来过监狱,监狱没有登记她的亲属信息。还说委托书是否是马振宇的亲属签署无法确定,不能办理会见手续。

律师当即拿出张玉华女士签名的张玉华与马振宇的《结婚证》复印件给她看,她说《结婚证》复印件不能证明什么,必须要提供原件才有证明效力。过了不一会儿,一名警号为3205342的王姓警察(据了解是教改科警察)来到狱政科了解情况,再次查看了律师的执业证并且拍了照。

魏律师见他们一番折腾后吹毛求疵并没有安排会见的意思,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和最高法院关于刑诉法的司法解释,律师会见只需要提供委托书和执业律师事务所证明就应当安排会见,要求这位工作人员拿出相关的法律依据或出具办理会见手续需要全部资料的文字说明。她回答说他们是依据司法部的相关规定,并拒绝出具任何文字说明。魏律师见她不按相关法律办事,再次说明:只要有委托书、执业律师事务所证明、律师执业证和能证明签署委托书的亲属关系证明就可以安排会见。

一旁的王警察也说只要律师按照规定提供能证明签署委托书的亲属关系证明就会安排会见,谎称让律师先回去带原件证明或让亲属本人一起过来办理会见手续。魏律师见会见无望,只好出了狱政科来到外面用手机仔细查看相关法律、法规,再电话询问狱政科那位女工作人员,她拒办会见手续。律师问她所依据的法律、法规,她答复说是依据司法部2017年124号文件,律师要求她提供文件给看看,她拒绝说不行,让律师自己去网上查或去司法行政机关获取。魏律师只好说等我查到文件后下午再过来。

下午13:35,魏律师再次来到苏州监狱,这次刚走近大门,门卫就说狱政科刚才交代了要律师先带证明过来才能进去,魏律师问门卫是狱政科哪位警察交代的,要求门卫提供交代者的姓名或者警号,门卫竟说不知道。魏律师要求门卫打电话和狱政科联系,魏律师去找狱政科科长反映一下情况。门卫也坚决不同意。魏律师坚持:要么他们门卫去和狱政科联系,要么放魏律师自己进去说。

双方僵持大概十多分钟,一个门卫就去了狱政科。一会警号为3205342的王姓警察出来问魏律师有什么事。魏律师拿出司法部2017年11月27日发布的《律师会见监狱在押罪犯规定》(司发通【2017】124号),指着该《规定》第五条对他说,这个规定明确规定律师会见在押罪犯,只需要提供“律师执业证”、“律师事务所证明”和“罪犯本人或者其监护人、近亲属的委托书”,至于委托书的真伪是由律师负责,如果你们有证据证明委托书是律师伪造的,可以向律师的执业机构所在地司法行政机关反映,由司法行政机关依法依规对律师进行处罚。王姓警察仔细看了该条规定后让魏律师在门口“等着”,他进去向领导汇报后再答复律师。

王姓警察14:05左右进去,律师在大门口等到15:00一直没人出来答复,律师再次要求门卫进去找王姓警察问下或让律师自己进去问,门卫这次坚决不肯进去问、也不放律师进去。

双方僵持到15:10左右,出来两个警察,其中一个自我介绍说姓谭,是狱政科科长,并让律师记下他的警号:3205301,并介绍另一位警察是监区指导员。谭科长说要马振宇的会见手续只有马振宇的爱人过来当他们的面签署委托书才能办理,这是监狱的规定,同时表示不会出具任何书面说明。律师问他除马振宇的爱人外,其他近亲属委托能否办理会见手续?谭科长答复:除马的爱人外,其他近亲属委托都暂不办理。魏律师继续问谭科长,如果我对你的答复不服要找监狱哪个部门或哪个负责人去反映?他回答:我就是代表监狱答复你,你不用去找了。说完就匆匆离去。

谭科长离开后,魏律师想去找检察院驻监狱检察室反映一下相关情况,门卫不肯放行,要求魏律师先和检察室电话联系后才可以进去。魏律师让他们给检察室打个电话或提供联系电话给律师,他们回答说“不知道”。双方又僵持了十多分钟,考虑到私闯监狱禁地后果的严重性,魏律师只能无望地离开监狱大门……

这就是律师去监狱要求会见马振宇的整个过程,这就是执法人员肆意践踏法律的“中国特色”,在苏州监狱所上演的一幕就是中国人权的真实写照。

中共江泽民集团发动和维持的这场群体灭绝性的迫害,给上亿法轮功修炼者和他们的家人带来巨大的苦难。同时,这场对无辜好人的迫害也使中国的法制越发黑暗,也使中国社会的道德越发沦丧。为躲避迫害,张玉华女士只身一人逃离中共已经三年七个月,她被美利坚这片自由的国土所收留,多少个不眠之夜思念亲人她隔洋相望,苏州监狱连中共的现行法律都可以不遵守,他们的百般刁难阻止律师会见,马振宇先生的安危无法保障,心急如焚的张玉华女士手捧着结婚证确不能有委托权……

稍有一点法律常识的人都知道当事人的近亲属如:兄弟姐妹父母包括配偶都有委托权,苏州监狱竟然敢违反法律规定、一律的不许,他们受谁的致使?张玉华女士为躲避迫害才远走它乡的,她现在回国无疑是自投罗网……

截止到发稿为止,马振宇的申诉律师仍在苏州监狱管理局以控告的方式维护法律的尊严和自我维权,希望依法尽快会见到马振宇先生,以解决家属的担忧……然而中共对许多有良知的维权律师无理打压:吊销执照、抓捕关押、酷刑迫害给律师的正常工作徒增了许多烦恼……请国际友人关注在中国发生的法轮功被迫害,关注为法轮功维权的律师的安危!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