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讲清基本真相上多下功夫

讲真相的一点反馈和思考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七日】我工作的环境接触的大多是知识份子,平时我也在外面讲真相、送明慧期刊,接触到不同行业的人,我发现,基本真相不能忽视。知识份子与普通民众,在这方面差别不大,都是基本真相不明白,只是我们讲的方式灵活一些更好。讲清基本真相,能从最低的水平上往起捞人、多救人。

在中国大陆,无论是知识份子和普通民众,信神的很少,底线不高。我的一些大学同学现在是单位的领导,他们同意“三退”,也是因为了解了迫害真相,出于正义感而“三退”。進一步提到“三退保平安”,从他们的表情就可以看出来是不信的。但是在法轮功被中共迫害的善恶之间,他们还是有人的良知,而选择站在正义一边,让我帮助他们声明“三退”。

师父说:“当前你们讲真相中只要讲到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啊,恶党对中国民众人权的践踏、对信仰自由的践踏啊,讲到恶党历史上对中国人的迫害、对世界各共产邪恶主义阵营民众的迫害,现在同样对大法弟子也是采取的同样迫害,这就足矣了。”[1]

建议有能力的同修写一些文章,针对大陆民众关心的时事、民生等话题,找到讲真相切入点,既能清除党文化,又能转入了解法轮功真相。文章门槛不要太高,因为没得救的人,大多认同不太高的东西,知识份子也一样。

普遍症结:基本真相不清楚,党文化没破除

在面对面讲真相中,发现拒绝要明慧期刊的人都是相信了中共的妖魔化宣传,对反党搞政治认识不清,由于邪党的恐吓,唯恐避之不及。他们提出异议后,我们只要把基本真相“自焚”、“四·二五”、“一千四百例”讲清楚,再讲出修炼法轮大法的好处,身体健康,道德回升,有些人就会转变态度。有的接受真相期刊,说想看看了。

有些对法轮功有好感的人,已经三退的,对基本真相也有不清楚的。比如有一次在一个门市提到法轮功,一个小伙子就说法轮功一定好,“要不然不可能去自焚抗议”。还有一次去修改衣服,看到裁缝桌子上摆着我们的真相台历,和她聊起来,她也说法轮大法好,还说:“要不,能去‘自焚’吗?”我听了非常惊讶,赶紧给她讲“自焚”是中共栽赃法轮功的骗局。

也有人被共产党欺骗打压的万念俱灰,啥也不信了,但是所说所想还是在党文化中,用党文化的思维看待一切事物。不同的人表现不同,但是症结都是基本真相不清楚,党文化没破除。

针对这种情况,我平时发的最多的明慧期刊就是《真相》特刊:澄清谎言与疑问合集,传单就是一面打印“假自焚 真骗局”,另一面打印中共为何迫害法轮功和“四·二五” 真相的通版传单,还有破除党文化的单张“走出思维误区 选择美好未来”,张贴最多的是A3版“天安门自焚骗局”。我觉的这类资料能从最低的水平上往起捞人。

也希望,有更贴近世人生活角度的讲述基本真相的资料。

对知识份子讲真相的一点思考

中国大陆的知识份子和普通民众相比,只是多些专业技能,外表文明一些,收入多些,道德水平上两者没有差别,有的知识份子的道德还不如普通民众。一些知识份子,可能被党文化洗脑更重,更不信神,信所谓的科学。比如现在大陆研究生考试,不管什么专业都要考政治,必须过分数线才能考上。

对知识份子讲清法轮功的基本真相、清除党文化,一样重要。对于“自焚”、“四·二五”、“一千四百例”,讲的方式越灵活,越让人有兴趣阅读。

在清除党文化方面,明慧网上曾刊登过《看星系图像感悟“在人间小住几日”》的文章,文中说:“如果在我们平时的讲真相当中,面对一些较有知识文化的人,我们能否换个切入点,通过我们这个宇宙来讲真相呢。”我感觉这个建议很好。

我儿子正在读大二,孩子们都不爱上政治课,平时逃课的人比较多,而专业课基本没逃课的。但是到考试前为了不挂科,必须突击背几天政治,应付考试,有的时候就被歪理绕進去了。形势与政策课对学生洗脑很严重,教师对当前发生的时事進行颠倒黑白的灌输。尽管我儿子从小学就没戴过红领巾,也不接受老师的洗脑,但是有些事情也不知道到底咋回事,比如当前的中美贸易战,他放假回家问问我。其实这也是民众关心的问题,大学老师的说法和大陆媒体的口径是一致的。我们的期刊就要有简明正确的解读,我给他看了《天地苍生》中的<美国富强 中共崩裂>,他是明白了,因为他在放假的时候参加集体学法。但是他说,不知道其他同学能否接受这个角度的说法。

现在大陆一些民众,被媒体煽动得仇恨美国和美国总统。一次我给一位男士翻看《法轮大法洪传世界》的小册子年历,看到法轮功学员在美国的游行场面,他就表达了对美国的不满;看到韩国的游行队伍,居然说:“韩国是美国的孙子。”而他本人又是因为工厂倒闭去北京上访过,被共产党的警察拉到荒郊野地踹了一顿,但还是党国不分,被媒体灌输的以为美国总有枪击案、民主选举会导致动乱等。后来跟他讲了许多,他对大法倒不反感,就是被媒体灌输的思维混乱。

曲高和寡,也是讲真相中应该考虑的,特别是对于那些仍未得救的人。有的期刊以预言为主线,对读者的要求,门槛是否较高?预言,有些是不准的,比如师父去了美国而没去法国。那个预言中说是去法国,对不明真相的民众是不是更混乱了。最好还是引导人在善恶之间做出良知的选择,预言只是辅助,不是引导人按预言做。大陆很多人认为预言就是象算命似的两头堵。

师父在回答弟子问题时说:“有些预言、瘟疫,只能作为讲真相的辅助,点到为止。不要把它作为讲真相必讲的或者是主要的东西,这样呢会偏离你们要做的事情与目地,那样也太依赖于那些预言了。它只能给你们做辅助的作用,不要讲太多,点到为止。就是智慧的去讲真相你才能把人救了。”[1]

建议有能力的同修写一些文章,针对大陆民众关心的时事等问题,找到讲真相切入点,既能清除党文化,让被无神论洗脑的人看到事实真相、从党文化中清醒,又能转入了解法轮功真相。但是文章内容门槛不要太高。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