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清真相 修去自我 默默配合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十四日】

迫害 救度参与迫害的官员

二零一五年年底,表面上我是因诉江实为安逸等人心放松修炼而遭绑架。被关入看守所的当夜,我对着铁栅栏门说:你关不住我!二十三天后,在师父慈悲保护下,我被家人背回家。

回家后严重失眠,加之黑窝里酷刑摧残几乎没睡觉,意识模糊,发正念严重倒掌,学法糊涂,浑身疼痛,行走困难。得知获释时办案警察向家人索要一千元钱,便心生义愤,抄起电话,让他还钱还书与电脑。警察说几句话就关机,不接电话,我就不停的打,后来就给他连续发短信。

过程中,由指责渐生慈悲,例如,在短信中,我写到:

小E:我按合法程序诉江,因而绑架我是违法的,导致我身体受严重伤害,你是第一责任人。对你我没有个人恩怨,我不希望咱俩因此结恶缘。中国近百年历史、“文革”等历次运动都是中华民族的惨痛教训!如今对我们正信的打压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仅凭江××个人好恶掀起这场浩劫,于国于民都是有害的。你还年轻,我诚心希望你用正义良知衡量事物,在大是大非面前要有清醒的认识啊!

你一定喜欢看某某某导演的电影(编者注:略去电影名字)吧?这些国内外获奖影片都是中国几十年来血腥的人性表现与真实的历史。建议你看看这些影片,反思自己今天扮演的历史角色与未来的生命位置。人哪,能认识自己最难,我希望你能认识和归正自己,生命有好的未来,反映出执行官良心发现后人性的美好。

纳粹军官辛德勒曾说:“救人一命,如救苍生。”他利用职务之便营救无数犹太人于水火,在德军战败逃亡时刻,众多犹太人的签名信也救了生死边缘的辛德勒。至今辛德勒的墓碑前鲜花萦绕,因为犹太人的子孙在纪念他人格与灵魂的伟大!——历史也不会忘记那些闪耀着人性光辉的善良义举之人。

历史没有新故事,一切都在重演。当年古罗马执政者尼禄焚城嫁祸基督徒;如今江××为迫害正信制造天安门“自焚”。而今指使导演“自焚”的中央电视台副台长后来的中央610主任李东生因当局“打老虎”已下马;央视“自焚”伪案导演陈虻年仅四十七岁患胃癌身亡;央视罗京直播谎言而喉癌早逝;本市610主任××X因按“上级”指示尽职“工作”而英年早逝……善恶有报是天理啊,我们之所以向你们讲真相就是希望悲剧别在你们身上重演哪!——“你可以执行命令,但你完全可以将枪口抬高一厘米!”

在这场惨绝人寰的对正信的迫害中,我们一直在唤醒你们的良知。其实在这场灾难中你们才是真正的受害者,当这段历史过去谁为你们喊冤?历次运动过后,那些被利用的政治工具都被“因公殉职”而灭口,我们深知你们的无辜,才在自身遭受蒙难的同时向你们讲明真相,且绕开你们这些直接责任人让始作俑者江××承担一切罪责,你们却帮江××数钱。

小E啊,你的生命也是可贵的,这段历史即将过去,希望你反思历史反思自己,走好未来人生之路的每一步!

几天后,他打来电话说:我已通知你的家人将你的电脑等物品取回。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单位告知,监察局接到派出所的“行政拘留”通知单,即将下发对我警告一年的处分决定。恰逢我已晋高职,若实施此裁决,工资将不能兑现。得知消息已是周五的下午,只待下周一去与他们理论。

又是夜夜无眠,头脑昏沉,愁苦无助,这时,师父让我看到“莫愁”两个字。待周日凌晨三点,又困又乏浑身无力,心想:去不去同修那里晨炼学法呢?撑着身子起床,在去往同修家的途中,当走到小广场时,多日行走吃力的我突然有种轻盈雀跃之感,我禁不住欢跳着跑到同修家里。

晨炼后学法过程中,无边法理海浪般一波一波的涌来,几次忍不住泪如泉涌……近日身心处于被迫害的无助、愁苦与绝望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师父在这历史的伟大时刻如此将计就计的选中我去救度监察局纪检委官员,不让他们对法犯罪,以此方式成就弟子,为弟子建立威德,倍感师父的慈悲苦度,倍感此殊荣的庄严、神圣。

下午我坐在电脑前,分别给监察局、纪检委、人社局、单位等有关领导写信,同时将上述给办案警察小E写的真相信以楷体如实附加在信中。周一分别将打印好的信一一交到各位官员手中。

当我带着信件来到监察局,局领导态度蛮横:没给你开除,这是对你最轻的处理了,并拿着信件说:“这就是再把你抓起来的证据!”

我接着又给区长及监察局等各部门领导一式几份又写了一封信。

×××领导:

宪法规定“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即便是原国家领导人也不例外。

我按合法程序向高检高法递交起诉江××的诉状,有关部门理应立案调查起诉的理由是否属实,如属实应按法律制裁被告人。不立案不调查本身就有问题,派出所仅仅因起诉江××而绑架起诉公民更是违法。所谓拘留实为非法关押,且从非法关押到释放整个过程没有我本人签字,所谓的拘留根本就不成立!

任何单位与个人理应维护《宪法》保护受害人的合法权益,这是国家机关执法人员的最高原则。我是受害者,监察局不能按一纸根本没有法律依据的所谓“行政拘留”人员对待我,对我任何所谓的处理决定都是无视《宪法》,我都不会接受。如需要我将聘请律师依法行使我的合法权益。

深信你们能从关心爱护机关干部的角度、人性化处理的高度妥善解决为盼。

当我带着信再次来到监察局办公室时,门紧闭,打电话他们推说出差了,我电话告知将信从门缝儿放到他们的办公室了。我又带着信一一送到各部门,当送到区长办公室时,区长问:什么是诉江?我说:起诉江××。他仔细读过信后,给我本单位领导打电话:你们不能让她一个人跑,此事你们得帮助她。

我已决定聘请律师通过打官司这一形式讲清真相,救度该救度的官员。时逢过大年期间,只得到当地一律师电话,律师告知一切都得等到年后才能办理。

年后上班,单位领导(后得知单位几位领导多方努力)见到我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那个计划警告一年的决定取消了,你新晋的职称正常兑现,工资正常补发。在师尊的呵护下,破除了旧势力的安排。

找出自我为私的根

多年来,我有一个巨大障碍,就是对丑恶事物的厌恶。对不能按照正理行事的人,尤其对那些不理智及邪悟学员,不可理喻,躲之不及。一旦人心被他们触及,立即魔性大发,表现很恶。在常人中不喜欢的事物可以躲避,可修炼中的人心时时面临“考验”,备受煎熬。

大陆学员深受党文化毒害加之个体生命固守的观念被旧势力加强,一旦配合起来做事,矛盾极其尖锐:做好了,容易被依赖。依赖中,不能满足其无理要求时,又被无理指责纠缠,只好固守着人心、委屈,愤愤不平的远离。

今年大年期间,我与一老年学员发生冲突。老学员没文化,一直将干事当作修炼……多年来,在使用电话等原则问题上经常做出一些很不理智危及大家的言行。可是她有一个优点,就是在黑窝里任何境况下,都能用生命忠实师父和法。多年来与她走的较近,尽力在法上对其帮助,也随时发现和避免了一些因其不理性而造成整体更大损失的事件,同时我的电话我的家绝对不让她知道。可是今年过年期间,她被一学员带着,贸然来到我家。我当时就对带她来的学员说:你怎么带她来了?她不理智,你不知道吗?

待二人走后,越想越气恨,竟哭着对师父说:师父啊,我怎么与这些人是一师之徒呢?! 静下来反思内找,不管事情本身的对与错,她的不理智到底对应着我的什么人心?这种没道理的事为什么让我遇到?

“如果修炼的人要是只从表面上放的下,但内心里边还在保守着、固守着一个东西,固守着你自己的那个你最本质的利益不让人伤害的时候,我告诉大家,那是假修炼!”[1]

细心查找,发现厌恶里含有恶、煞、气、狠、恨、怕、怨、斗等邪党毒素;深挖发现其中有很严重的怕被侵害的人心;再深挖下去,发现怕被侵害的是那个为私的自我。这个自我在人中已经形成自我保护的观念与机制,对那些能够伤害到“我”的事物与人,“我”尽量躲避远离,一旦其对“我”构成威胁且必须面对时,厌恶等毒素便自动启动,为保全“我”不被侵害就会与其反击争斗。“我”的字形是手执兵器之意,神造文字时已将“我”之本意示于人。

“人是靠主元神主宰着,主元神麻痹被观念代替的时候,那么就是你无条件投降了,生命被这些东西左右了。”[2]

“所以有的时候啊,我们不能够带着很强的常人心,钻在一个牛角尖里边,老是出不来,越想越执著,越想你这个心越沸腾,越想那个魔就越利用。”[3]

找到自我怕被侵害的厌恶之心与为私为我的根,心愈渐平复。认识到,多年前因一不理智学员使我遭致严重迫害因而形成了观念。这个老学员明明知道我不许她来我家,仍四次找到别人非得到我家来,表面上是因她对我心存依赖,她多年来执著干事,一旦学不进去法时就外求,希望我与她共同学法炼功,随时提示她的倒掌及学法炼功的睡觉问题;深层还有旧势力随时利用其不理智欲制造混乱的原因。

那么对应她的依赖,我存在什么人心呢?一个人如果不能在本质上改变自己,没有神点给她所在层次的法的内涵,谁又能将其真正的改变呢?每个人的哪怕一点点的提高都得是真正的在法上的提高,而我认为对她的“帮助”能使她改变,这不是我把自己看大了吗?这不是我的自大认为比别人强造成的吗?而认为比别人强本身含有自心生魔的因素,这不正是自己该及时归正的吗?!

默默的圆容大法 配合同修

如何做好当地的揭露迫害的写作和编辑工作,如何把握走好大道无形之路,也实为不易。既不能被依赖,不能把持、垄断、包揽此项目,同时又不能放弃责任。

本地去年从黑窝获释两位学员,其中一学员辗转交给我她写的一篇揭露迫害材料。同修在黑窝几年来遭严重迫害,可揭露文章仅用了不到一页纸也就三百来字,从其被绑架到派出所,再到看守所,直至送到黑监狱的重要阶段,只用了一个长句子就完了,没有被迫害的具体单位与个人的任何细节。此文发不发给明慧呢?发吧,此文没有起到揭露迫害制止行恶的作用,不发又有些遗憾,找其本人一时又难于找到。心想:如果每个人都能拿起笔来写揭露当地邪恶、修大法得福报故事、恶人恶报等文章该有多好,那样本地救人的力度会很大。

我随即写了一篇《如何写揭露迫害文章》一文,发表于明慧网,希望同修们看到后都能主动揭露邪恶,每个人既能从中升华,同时又能减少大陆险峻形势下相互配合的诸多不便,又能走好大道无形之路。

有位学员主动联系另一获释老年学员,希望她与我们见面,揭露迫害。这位老学员说想不起来曾经的遭遇了,待年后再写吧。年后与那位老学员见面的同时,已经有一学员给她写了一篇揭露文章,且此文一直发不出去,辗转交到我手里。我按部就班的采访并撰写了老学员的从得法至今的整个修炼过程,欲将另一学员写的老学员的材料可取之处作为我文章的补充。

待我整理揭露材料时,发觉同修的文章虽不大成熟,但能感到其努力想做好揭露迫害这件事的那颗心。我若只将其文作为我文章的补充,似乎有把持此项目压制他人的人心,各项目都遍地开花大道无形一直是我的愿望,那么我应该放下自我,默默的补充配合这位学员才对,使其在此项目上提升自信、尽快成熟起来。我将我采集的与其不同角度揭露的材料搁在一边,打算待她的文章发表后隔一段时间再发表我这篇文章,那样对她对整体会更有利。

我细细品读其写的文章后,将文章中日期等阿拉伯数字均改成大写数字;将文章开头加上导语;将文中某些我熟知部分添加补充细节;再将其写的老学员从派出所第二天被送到监狱一句,添加了转至看守所、非法判刑的重要转折语句;再加上配图。其文看起来已是一篇比较完整的文章了。两日后,此文在明慧网发表。

通过此事,使我进一步体悟到默默圆容大法补充配合同修的法理内涵:我们是一个整体,没有主次,没有先后,要相互帮衬,相互成全。

现阶段的认识,不足之初,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卷二)》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