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邪恶的环境中学法修心的感悟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九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一路走来跟头把式的,是师尊一路的保护,才能走到今天。

学法是一切的基础

在刚走入修炼时,学法抓得很紧,劲头很足,正念也强。但是时间一长,就懈怠了,越懈怠,常人诱惑来的越多,每天学法读书很少,很长时间才能通读一遍。没有了法的加持,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被非法判刑三年半。

在监狱里,仔细回想自己的问题,并找机会和其他同修交流,我才知道原来大部份同修都是一天起码学一讲,有时间,还学各地讲法、背法,而我根本没有达到这个标准,这让我深深的知道了自己的差距。

刚到监狱不久,狱警没收了我抄写的大法经文。我开始绝食,一滴水都不喝,绝食三天,直到第三天,我都是自己上下楼,回到监舍,踩着床栏杆到上铺,都很自如,其他人说,真是神了,三天不吃饭,还这么有劲!

后来,在其他大法弟子劝说下,终止了绝食。在后来的两年时间里,我放在屋里的大法经书,警察和犯人再没有动过,其他同修的经书无处存放时,就暂时放在我这里,过后再还给他们。

每天从车间回来,我都抓紧时间学法,同时,还背《洪吟》、《洪吟 二》、《洪吟 三》的共二百零八首诗歌(不含歌词),是同修一首一首抄给我的,因为在邪恶迫害的环境下,同修都是手抄写大法经文,来之不易,我就把《洪吟》、《洪吟 二》、《洪吟 三》全部背会了。直到现在,只要是外出坐公交车、行走的路上,我都背《洪吟》,不让常人的东西往脑子里打。很多关键时刻,是《洪吟》中的诗句自然而然的反映在脑海中,坚定了我的正念,闯过了一关又一关。

原来修炼就是修心性

在监狱邪恶的环境中,随着一遍又一遍的学法,并且对人、对事尽力按照法的要求去做,师父就把我以前没有悟到的内涵展现了出来。有一次,当我读到《转法轮》第四讲,“业力的转化”一节时,“我们大多数是在人与人之间心性的摩擦当中去转化业力,往往在这其中体现”[1],师父讲的法让我感觉象一扇大门突然打开一样,我一下子明白了很多内涵,以前的修炼是在庙里修,而法轮大法却是大道无形,是在常人中修炼,都是和常人一样的事情、矛盾、麻烦,但因为我们是修炼人,这些麻烦其实都是师父按着我们的心性与层次,在有序安排着一切。我们的修炼就是在常人的环境中做好自己,这在历史上没有参照,必须每个人走自己的路,每个人遇到的麻烦都不一样。

一直以来,我最放不下的就是去世的父亲,和我工作了十余年的原单位,时常在脑海中会想起来让人难忘的事,那是一种埋藏在心里很深的一种情感。而这种体会,是非常个人化的体会,就是我的母亲、妻子、最好的朋友,也无法体会,所以这种情感会埋藏很深,其实任何一个人都有这样的内心秘密,它最顽固、最不容易发现、最难割舍。

然而,我们修炼心性不就是要把最难割舍的东西,彻彻底底放下吗?师父总是会安排各种各样的事情,让我们把最根本的执著去掉。

我被迫害之后能不能回到原单位,原单位对我很热情,从上到下问候我,有的时候我以为领导这句话是我可以回去了,我等了很久,结果还是回不去,那时心里真是非常沮丧。我只能暂时不去想这个事了,其实心里没有放下。

师父讲:“有的时候你看那东西是你的,人家还告诉你,说这东西是你的,其实它不是你的。你可能就认为是你的了,到最后它不是你的,从中看你对这事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执著心”[1],反复磨了许多次之后,这个心渐渐的淡去了,我基本上放弃了回原单位的想法。

没过多长时间,单位来人通知,领导找我谈话,让我以兼职身份工作,工作量没以前大,在家就可以做得来,待遇虽然没有以前高,但时间却比较充裕。与同修交流时,同修说:“我们的一切师父都安排好了,这不是让你多学法、讲真相,做大法的事吗?”我一下子明白了很多。

去掉心底里隐藏的那种情,一下子觉的轻快了许多,对于修炼人在任何情况下,对于任何人、任何事,都不应该有什么情绪,看得见的情绪容易发现,而看不见的情绪,才是需要修炼人有针对性的、真正把自己当成炼功人去对待,我们真正能有一颗诚挚的心,坚定不移的心,大法就会把美妙的转变展现给我们。

我们是一个整体

在监狱里,每个分队的环境都不一样,有的分队宽松一些,抄、读大法经文都可以做到,有的分队就很邪恶,学法条件就比较恶劣。每一个大法弟子对于学法都是非常渴望,但不同条件下,如何保护大法经文与电子书就成了最重要的事情。

有一次,我们监舍楼下的分队,要搞大清查,那个分队的同修传过话来,问我们能不能保存一下大法经文和电子书。我和另一个同修商量,我已经存放了一些经文,如果再拿过来更多,会不会引起邪恶的注意?同修说,这个时候是他们最困难的时候,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咱们硬着头皮也得接,你不方便的话,我来保存。

这位同修平时有点胆小,可是这个时候却没有犹豫,我多少有点吃惊,这也鼓励了我,我说,咱们先把大法经文接过来。接过来之后,我们两个人分别保存了一部份,将近两个多月的时间安然无恙,后来又分别转移了出去。在那个邪恶的环境中,能不能尽自己最大努力证实法,愿不愿意承受压力,是对大法弟子能不能形成一个整体的检验。当我们真正站在别人角度去想,愿意承担、愿意付出的时候,事情就是另一个局面。

还有一次,有一个分队的同修告知,没有《转法轮》的第六讲,让我们抄写下来,传过去。我中午、收工回来,抓紧一切时间抄第六讲。抄完之后,要不要装在身上呢?如果今天要是搜身,被狱警抄走怎么办?我就发正念,同修在等着学法,邪恶不能搜身。接下来三天,我都把第六讲装在身上。

那一段时间,监狱正搞检查,比平常的秩序紧张很多,两个不同的分队要想碰面,还不太容易。在之后的第四天收工的路上,真是神奇的一幕,平时都是一个队走完一个队走,一个挨一个,而当我们的分队拐弯的时候,另一个队正好走过来,我们两个队并列走在一起,挤到了一起,走着走着,有人捅我,我一看正好是要第六讲的同修,我迅速拿出、很快交给了他。然后,两个队也正好分开,又成了一前一后,正常行走。就留出那么一错身的时间,正好把经文传给同修。那一刻只有对师尊无尽的感激,两个队并列前行,我在监狱从来没有见过,但是不可能的事情,就这样发生了,而这样的神奇也只有大法弟子才能切身感受到!

“五·一三”大法日快到了,我们该做点什么呢?我和同修商量,要利用这个机会让更多服刑人员知道这个殊胜的日子。我们决定把“五·一三”大法日用笔写在信纸上,在工间休息的时候,给大家传看。我们一人写了一张信纸,“五·一三”这一天是世界法轮大法日,在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这一天,法轮大法由李洪志师父向世人传出,以真善忍为基本原则,有五套舒缓的动作,是让人提高心性、道德回升的性命双修的佛家上乘功法,然后加上自己简短的体会。

我们利用上、下午收工时间,抓紧所有的时机,尽可能让更多的人看真相信,大家看着看着,会问起来,为什么这一天是大法日?为什么是世界大法日?世界其他地方知道法轮功吗?正好给了我们解答的机会。我们两个人,加起来大概讲了有四十人左右,虽然人数不是很多,在队里已经形成了一个氛围,整个队基本上都知道“五·一三”是法轮大法日,还有几天就到了!

在周五的时候,分队宣布了一个消息,平常都是周日休息,但今天收到厂方来电,生产原料过不来,我们只能周六休息,周日出工。而周六正好就是“世界法轮大法日”,因为这个分队所有的人都知道周六是大法日,并且知道了大法给世人带来了美好,所以大家得到了这个福份!有明白真相的常人说,本来周日休息,结果人家在大法日休息,法轮功太厉害了!

在大法中修炼的时间越长,就是越是能感受到,其实大法弟子只不过是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了应该做的,都是师父慈悲的安排。只要大法弟子真正把自己当成炼功人,奇迹就会出现,等待大法弟子的就是升华的美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