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名的桎梏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七日】从看第一遍《转法轮》起,我就急着圆满,表面功夫下了不少,看着轰轰烈烈,其实心性没从根本上得到提高,就象气球飘在空中,没有方向,没有保障。哪天被树枝或什么东西挡住,就走不动了,我希望找到能自己主宰自己的方法。

我注意到师父在每次讲法中都要求大家多学法,《法轮大法义解》里面还提到长春大法弟子背法的事,我想,要圆满,要提高,就得听师父的话,于是二零零三年我也开始背《转法轮》。

第一次我花了大概七个月时间背完一遍,这次最大的收获是学会了向内找,我的心不再感到飘了,向内找就象船的舵,就象指南针——怎么说呢,其实怎么比喻,都太局限了,我感觉就是——无论走多远都不会迷失方向,当然师父和法是披荆斩棘的船。当我第一天得到这个法宝时,就象孩子第一次考了一百分一样的兴奋,我放下工作,就朝同修家跑,一進门就喊:我会向内找了,我会向内找了。从那天开始,我真正走上了修炼之路。

一直到二零一六年,向内找帮我走过无数大关小关,执着心也去了不少,但是求名的心我一直察觉不到,因为这个原因,我对同修很严苛,对师父讲的“整体提高”理解的也很狭隘,总是在显示心的带动下,把自己悟到的点点滴滴当成全部,一股脑倒给同修,希望同修理解和支持。由于每个人根基、层次、修炼路不同,这个做法虽在整体提高上有一定作用,但多年来也给同修们很大压力。

由于长时间发觉不了,旧势力抓住这个把柄,给我扔了很多坏东西。先是间隔和我最要好的同修,这个同修做事多,学法炼功有时跟不上,和我一起配合时,我常提醒她,做事不是修炼,要想做好事,修自己是第一位的。旧势力利用这件事让她反感我,孤立我。

二零一五年,我恰好承担了一个新项目,忙得不亦乐乎,抽不出时间找她交流。现在向内找,当时还有一颗自傲的心,所以不屑与她交流。旧势力又弄了一些人心多的学员在她周围恭维她,让她没日没夜的做事,还美其名曰:心性高,真精進。同修法越学越少,后来竟出现病业状态。

我这一忙,就是一年多,十六个月后,当我再见到她时,她人瘦了一圈,虽然还坚持做着三件事,但她的自我已经膨胀到极点,听不得一点意见,不向内找,希望师父把魔难拿下去,希望同修发正念,把干扰去掉,大法弟子的慈悲和善念全没有了。

她能听的话就是“不要承认它,它是干扰,它不配善解,多发正念,师父会管”,一个月后,不见好转,又有同修出主意,让她大量学法,放弃讲真相,好快点过关,这似乎是个好主意,却不是完全在法上。同修开始没日没夜的学法,对其他同修向内找的建议置之不理,还说:不要说我,我正从法中提高……带着强大求好病的心学法,几天时间,病业状态明显加剧,最后住進医院。

我反复向内找,同修也不见好转,在向更深层找时,在似睡非睡中,看见她正和鼓动她放弃讲真相的同修一起偷着过关,旧势力不允许这么做,还抓住了她破坏法的把柄。在经她同意后,当场打烂了她的脑袋,血溅了一房多高。修炼是何等神圣,何等严肃的事啊,最后因为一念之差,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

虽然在我们这个空间,当时她的肉身还好好的,但是神智已不是她了。我再给她读法时,她对师父的法已经完全不相信了,有时还哈哈大笑:这么做,不是傻子吗?我急切的把这一切告诉协调人,希望大家切磋,共同找解脱这事之法,但是没有一个同修相信我说的是真的,最后这个同修在二零一七年新年离开了人世,不久,我被无缘无故撤了协调人。从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一直在做的协调人,就这样不做了,当时我的气愤不言而喻。

我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努力向内找,但还是未跳出这件事本身。我总认为我没错,我修得好,我会向内找,我学法多等等,一切自我障碍我向深层找,而且当时我也说不清旧势力为什么说她破坏法,带着疑问,带着愤怒,带着无奈,我默默离开协调小组,成了普通学员。

不过这下倒空下来很多时间,可以大量学法背法了。旧势力看动不了我,又利用同修把我从学法小组除名,在大组散布我走极端,家庭关系也变得一塌糊涂,指责的声音一茬接一茬,我几乎处处碰壁,我被搞得焦头烂额,即使偶尔静下来,也理不出头绪。

还好,有向内找的法宝,我时不时问自己,这都是针对我什么心来的呢?可是就象师父说的:“强烈到已经形成自然,自己都感觉不出来”[1]。我只有努力想师父的法,努力学法,可我却没找到我错在哪了,思想里还多是埋怨之语,最后只能狠狠心。师父开示:按照师父说的:“凡是在炼功中出现这个干扰,那个干扰,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什么东西还没有放下。”[1]

出了这么多事,一定是自己哪方面偏离了宇宙特性,不肯找就是不服气,说明修炼还不够精進,于是我吸取网上同修的经验,比以前更入心的学法,过去一天学一讲《转法轮》,现在一天学三讲,坚持了几个月,心里就清明起来。在一次次师父的点化中,慢慢理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找到执着自我的心,骄傲的心,最主要的是那颗求名的心。

我意识到同修说我精進,说我悟性好时,沾沾自喜,是求名的心在表现,听到有人说我走极端,就生气,还是求名心在作怪,每天急着圆满,还是求名——太多太多。修炼二十一年,放下多少执着,坚定实修,其基点,都站在为圆满上。师父说:“名是不能圆满的强大阻碍”[2]。怪不得这么多年一直在最好和最差之间徘徊,总觉得什么东西隔着我。

发现它后,家庭的阴霾就象风吹过一样,立刻清清爽爽,常人的一切是是非非变得如此渺小,就象一个木屑掉進了一炉钢水中,瞬间被熔化掉了。

在这次过关中,我深深体会到师父无量的慈悲,以及真善忍包含的巨大能量,就象师父说的:“其实我比你们自己更珍惜你们哪!”[3],师父苦口婆心让我们多学法,让我们修自己,师父每一句话都是为着我们,为着众生!

师父明示:“有大法在,你真的把那大法学進去了,才是真的在。真的修進去了,真的成为一个真修弟子,那才是有大法在什么也不怕。”[4]

我再一次体会到师父的伟大,无论看似多么难,只要按着师父说的走下去,就会体验到“柳暗花明又一村”[1]。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大法金刚永纯〉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