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理上提高 找回掉队的同修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同修大姐A,今年七十三岁,一九九三年得法,是位老大法弟子。近期,她系统的学了师父的各地讲法,触动很大,师父有下述讲法:

“弟子问:如何才能真正破除旧势力的安排,走出私,成为真正的正法弟子?

“师父:宇宙的过去是为私的,就说人吧,那真的是在关键时刻不管别人的。我在正法开始时候,一些神跟我说“就你管别人的事。”你们听了也觉的不可思议,因为你们是大法造就的为他的正法正觉的生命。如果我不做,所有的生命也就随着历史结束了。所以作为一个生命来讲,能够在做事中考虑别人和所表现出来宽容,是因为基点就是为他的。

“大法的修炼者发现自己有私,那就渐渐的克服它。认识到了你就是在修炼中又迈出一步了,因为不修炼的人是认识不到这一点的,也不会去考虑自己自私不自私的问题,只有修炼的人才会经常的反过来看自己、向内找。”[1]

“弟子问:掉队的老学员不知道自己掉队,不让人说,又不懂正法修炼,怎么办?

师父:不修炼怎么办,修炼呗,让他想办法修炼。让师父给你出个什么绝招?(师父笑)你碰到的问题那就是你修炼要解决的问题。”[2]

围绕着这几段法,A同修感到作为老大法弟子责任重大,联想到周围有一些长期修炼提高不上来、消沉、受病业困扰、悟性差想放弃修炼的同修,觉的有责任找到他们,交流切磋,整体提高上来。

一、暴露隐藏的执著

有一位因办事远道而来的B同修住進我家,她六十多岁,是一位退休的教师,已经修炼二十一年了,每天忙于做资料,三件事也能坚持做,我们本以为她很精進,但却发现她晨炼静功时老打瞌睡,A大姐提醒她,她却不承认,看到她的身体的表象很多年来都不好,我们感到十分的诧异。B同修本想第二天就买票回家,另外两个同修先后帮她网上查卖票地点,到了售票处,却不卖去她家地点的票,只好继续住我家。

转天的早上,无意间谈到得法的经历,问到B同修已离世十九年的丈夫是否曾经得法,出乎我们的意外,她眼泪“唰”的流下来,还连声说:“别提!别提!不能提!一提我的泪水就止不住!”还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她的丈夫在世时,他们夫妻非常的恩爱。A大姐看她哭的那么伤心,语重心长的善意的说:你的情好重啊。B同修马上反击:“你是被你丈夫磨够了,才放的下。”

A大姐为了开导她,说起了自己曾经带着患脑出血的丈夫,去两千多公里以外丈夫的老家救人,匆忙中连一粒药也没带上,没想到,他一路上越走越精神,到了老家讲真相,劝三退,四家人及多位朋友同意了三退。

另外,A大姐以第三者的角度讲述了自己修去儿女情的魔难。原来A大姐的女儿因三角债缠身,加上生意失败,无力偿还所欠债务,被人追债,绝望之中,想跳楼来解脱了事。她女儿告诉她,以后你就同弟弟生活吧,还说:“我照顾不了你了。”

A大姐看到女儿躺在床上奄奄一息、万念俱灰的样子,觉的女儿随时都有跳楼的可能,马上悟到:“我的考验来了!”就平静的劝告女儿:千万不要有自杀的念头,并告诉她你觉的在人世间苦,去了那个空间更苦,根本就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不吃不喝,一了百了…… A大姐内心明白人各有命,自己是个修炼人,这是个大考验。

师父讲:“难就难在你明明白白的在常人利益当中吃亏,在切身利益面前,你动不动心;在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中,你动不动心;在亲朋好友遭受痛苦时,你动不动心,你怎么样去衡量,作为一个炼功人就这么难!”[3]“关键时我要叫你们决裂人时,你们却不跟我走,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有。”[4]“修炼哪,人和神之间就那一念之差。可是那一念之差呀,说起来简单,那是经过深厚的修炼基础才能够做的到的。自己真能够下功夫学法,你就能做到。”[1]在考验面前,修炼人要悟到人神之间那一念之差。

于是排除干扰,A大姐坚持做好三件事,冷静对待女儿的事情,大概两个月后,女儿的事情柳暗花明又一村,得到顺利的解决。A大姐明白是自己放下了情的执著,而迎来了这样好的结局。这一切都是师父的安排。听完了A大姐的故事,B同修受到触动很大。

B同修说自己的几个姐弟及大姐夫都是修大法的,她大姐夫病业拖了很长时间没有去医院治疗,最终离世。因她经常陪姐夫一起炼功,她大姐的女儿因此而怨恨她,要报复杀了她的话也传到了她耳朵里,B同修愤愤不平的去质问这个外甥女,是否有这回事,她没想到外甥女说没有那回事。其实这就是假相,是对修炼人心性的考验。

我们发现B同修对外甥女缺乏宽容大度之心。她还讲了好几个过心性关的话题,发现她对别人埋怨的心特别的强,长期存在。我们问她是否发现她姐夫的执著了,她想了想说没有发现。同时通过交流,她意识到她家族多人的修炼状况长期不在法上,主动邀请A大姐到她家住,帮助大家共同提高。

A大姐叮嘱她每天读完《转法轮》后,一定要抽出时间多学师父的各地讲法,特别是近几年的讲法,就会找到答案,那里面有你要解决的问题。在大法中,什么问题都能解决,不在法中,任何人心的执著都解不开,只有在法上归正自己的一言一行,才能走出旧势力的安排,才能救了众生,其它都不重要,跟师父回家最为重要。

一方面,几位同修通过交流在法上提高了,另一方面,我丈夫同修第三天晚上回家,很快在网上查到了另一个不远的地点有票卖,顺利的买到了B同修回家的票。 在这过程中,令我们感到冥冥之中,一切都是慈悲的师父在安排呀!

二、找到受病业困扰并消沉的结

我们去到了一百多公里以外的某镇,三年前曾经去过。这是个繁华的大镇,C同修家住在镇子的中心,在附近菜场经营一家干货店,丈夫及两个儿子及住附近的妹妹,还有住的稍远点的姐姐及姐夫都是一九九七年时得大法的。

三年前,附近的同修都来她家学法,每周一次,小组学法通常有七、八个人,每月一次,大组学法也在她家,有十几个人,这次去了解到,小组学法只剩下她和儿子及她妹妹三人了,大组学法还坚持着。二零零七年她丈夫因与外村人争墓地,同修妹妹劝解却不听,被旧势力抓住把柄,导致病业不久离世,在镇上造成不好的影响。

三年前,C同修结实健壮,现在人很消瘦,五十岁的人走起路来提不起步,弓着背,没精神,长期失眠,熟人看到,为她担心,提醒她早去医院看病。C同修的儿子看到妈妈的状况,多次督促妈妈抄法,由于力不从心,她很快放弃了。随后C同修又背法,但总是打瞌睡,干扰很大。虽然她很重视炼功,天天不间断的炼功,但是本体的改变却走了下坡路。

C同修看到A大姐年龄七十三岁了,面容红润,白里透红,行动敏捷,走起路来像年轻小伙子一样,看上去才五十多岁,身体健康,精神饱满,人也开朗,根本想不到得法前是个多病、愁眉苦脸、打不起精神的人。A大姐的良好状态,就象镜子一样,让C同修看到了自己的不足。

C同修的儿子常常玩手机,喜欢和常人朋友一起玩,学法不入心。妹妹同修很精進,三件事坚持做的好,看到姐姐及外甥的状况,心里很着急,常常提醒他们,但收效不大。

经过两天交流后,将我们看到的情况,提醒C同修加以注意和改正,尤其提醒将大法书摆放在整洁干净的地方。还看到她家电脑坏了,一年多没上明慧网了。“其实有法在,那些大法弟子,无论他和大家联系和不联系,只要他能知道大法的形势、能够上网、突破网络封锁,他都能够跟上形势,因为有神在管。”[5]不看明慧网,跟不上大法的進程。

回来后,我们冷静的回想整件事情,意识到C同修家有七个人修大法,他们的一言一行,就影响着镇子上的人对大法弟子的看法,从而影响众生的得救。他们自己也意识到这个问题,都说镇子上的人都在用眼睛盯着他们一家人的表现,因为丈夫四十岁时去争墓地,造成病业去世,已经造成很大的负面影响了,她自己身体也受到旧势力的严重迫害,常人为她担心,提醒她去医院。我们意识到责任还没尽到,有必要再一次去她家進一步切磋。

第二次到C同修家,同修儿子反映,妈妈在店铺经常与客人为一些小事发生争执,但她却不知道修炼人应该向内找,找自己的不足,与人为善,总是怨别人。“有时在自己心里把家里的事看的比法重要,想的是赚钱,对亲情的执著,都比这法重要啊,自己的业力不想消,不想吃苦,这是真修弟子吗?这样修十年,也什么都改变不了啊。”[6]

我们告诉她,你现在的身体状况,就是旧势力已经对你下手了,让她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最后她承认自己一直以来都与公公争吵,认识到长期没有改掉根本的执著,长期积压的心性问题,没有重视,因守不住心性,形成很多的障碍,给修炼造成很大的困扰。

原学法小组的一位六十多岁的D同修,有大半年没来小组学法了,这次五天与我们交流中谈到,经历了三次心性关,没过好,第一件是因土地占用而补偿不公平,气愤的多次找村长说理;第二件是因丈夫被骗而生气;第三件事是亲戚借钱,长时间不还,而有怨气。不久得了肾结石,影响修炼,法理不清,对病业没有正确的认识,不能吃苦,学法犯困,对旧势力的迫害和干扰还不自知,觉的修炼很难,顺从旧势力的安排,觉的去天国当众生就满足了。

师父说:“你觉的简简单单的事,你觉的你的一举一动、想法都很自然,都很简单,这没什么呀?这有什么呀?什么叫没什么?!你的责任重大!怎么是没什么?!你就在常人中做一个好人、你不修炼,你都是犯极大的罪!因为你不救你该救的众生!!你对史前你签的约你不兑现!!不是这样的问题吗?!我以前讲法从来没有用这个口气跟你们讲过。师父心里着急,快到最后了。有些人不着急。怎么办?!”[2]对照师父的讲法,D同修意识到之前的想法错了。

另一位不识字的六十多岁的E同修,将近一年没来小组学法了,一年前,能坚持做三件事,但近一年来,不学法不炼功,长时间在地里干活,每天疲惫不堪,常常腿痛腰疼。E同修承认自己有一大堆的执著,她很困惑不知为啥一见丈夫就想骂他。因为她不识字,常人丈夫常常给她读《转法轮》,丈夫也说她不象个修炼人。有一次,她常人女儿喝酒醉了,躺在床上迷糊之间说出:妈妈是从很高层天体一层一层走下来的,还和师父签过约。E同修还在梦中经常看到一层一层的天体中许多穿着漂亮古装服饰的天女,对于师父慈悲明显的点化,她还是不清醒。对旧势力及烂鬼的迫害分不清,在烂鬼控制指使下,竟说出:不修了,下地狱,就下地狱吧,这样糊涂的话。根本分不清是谁在说,也分不清说这话的背后的含义和利害关系。

大家一起学习《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师父在讲法中说:“过去的修炼人,大家知道,是以个人圆满为主要目地的。大法开传历史上这么大一件事情的出现能是小事吗?宇宙的法拿出来传给人,那能是一般的人修炼吗?释迦牟尼在世传的是罗汉法,大乘佛教是释迦牟尼不在世以后搞出来的、严格的说是变异的,也就是说,那只能修成罗汉。可是大法弟子都是天上下来助师正法的王,是宇宙要正法才有了根基这么大的大法弟子的根本原因。要被救度的世上众生也不简单,一般的生命也不配宇宙的大法与大法弟子救度。”[7]

师父的法启悟了她们,清除她们的旧观念,让她们不要认为自己没文化悟性差,要明白今生的难是前世的业所造成的,要时时牢记自己是天上下来助师正法的王,不要小看了自己。“你没有完全兑现,你承担的背后的那个分配给你的那些无量众生、庞大的生命群,你都救度不了,那是什么?!那是简简单单的一个不精進修炼的问题吗?那是极大极大的犯罪!罪大无比!你说你到时候一喊师父,说我没修好啊师父,这事就完了吗?谁能放过你呢?那些旧势力放过你吗?多重大的事情啊?!”[2]

三、掉队同修明白法理

五天的学法期间,在当地充分利用时间做好三件事。我们着重反复学了《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对师父加重语气的讲法部份進行着重深入细致的交流,对她们触动很大,改变了刚见面时她们那种消极的,不清醒的状态。C同修睡眠好了很多。

D同修说我今后一定要好好学法炼功,发正念,第二天一早,双手捧着一张纸条念给A大姐听:“为了这个迷在名利情中不能自拔的我,你们远道而来,你们无私的奉献感化着我,我唯有好好学法,好好修炼,去掉那些不好的,不正的心,来报答师父。合十”。这场面非常感人,看的出来这是她发自内心的表白。

临别之前,我们再三叮嘱C同修的儿子一定要组织好学法点,带动大家坚持学法、坚持炼功,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把在镇上造成的不良影响弥补回来。

通过这次找回掉队的同修整个的修炼过程,体悟到不精進的同修非常渴望有精進的同修来帮助他们,叫醒他们。在交流过程中,对不精進的同修需要极大的耐心,不责怪,不抱怨,克服不如意的生活条件,体悟到在这个过程就是修自己的过程。

偏远的同修纯朴善良,不隐瞒自己的执著,很高兴与同修交流,其实他们的修炼基础并不差,用师父的法来彻底的清除困扰他们的物质,他们真正明白的本性会显露出来的。这一切都是大法的威力。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挖根〉
[5]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7]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