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大法 世上再无难事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走入大法修炼,算来已经二十年了,这二十年,梦中的我都在笑,因为我有了师父,我有了大法,天底下的难事再也找不到我。我每天都要求自己的每一思每一念符合法,因为我要跟师父回家。

一、修炼大法 我的病都好了

我是一位农村妇女,今年七十三岁。年轻坐月子时,落下了一身病痛,眼不能睁,腰痛不能走路,腿上的筋胀的就像灌满铅水一样,重的抬不起步,也不能弯曲,夏天用热水袋焐,穿着棉袄棉裤;有时站起来抱一会小孩,都受不了,躺在地上,要人踩腰,才能缓解;还伴有神经官能症、贫血等其他病痛,丧失劳动能力,看遍省城各大医院,不能治愈。

一九九八年正月十五,弟媳从省城回来,到我娘家来洪扬法轮功,我参加了。说来真是神奇,我仅仅学习了三天,全身病痛一扫而光,恢复到无病一身轻的从前了。

那时我家是养鸡专业户,养的是蛋鸡。学功的第三天,有人打来电话,要我家人给他送鸡蛋,当时家中没人,客户要的很急,我当时也没有想那么多,我装上三筐鸡蛋共一百二十斤,骑上人力拉车,就给他送去了,路上还要登一段足有八十米长的坡路。

等送了鸡蛋回来,我那个激动的劲呀,别提有多高兴了。我没有病了,我能干活了,这是以往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是大法救了我。从那时候起,我把大法当作我的生命,就在心中发誓,听师父的话坚修大法。

那时在我家里建立了炼功点,最多的时候有几十人学炼。我从一个大字都不认识的农村老太太,也能通读师父四十多本讲法了,我明白了许多以前都不明白的理,整天乐呵呵的,修大法再也没有难事。

二、信师信法 心不动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大法弟子去北京证实法,家人看着不让我去。我说,你们不要管我,就是要饭,我也得出去证实法,大法救了我的命,死也得死在师父这边。后来去省城找我亲戚一块到北京,但是他已经被恶人控制了,我不知道怎么去,就没有去北京。

大约是二零零零年,当地对我镇大法弟子非法抓捕,那天午夜,我正在炼抱轮,听到村里面的狗叫作一团,我想停下来看看是怎么回事,师父说:“怕什么,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的”[1]。我一直坚持把四套功法炼完去睡觉了。

凌晨四点,我儿子从鸡场回家告诉我,我们村子里的大法弟子都被抓走了,就剩下我一个。不知道为什么夜里恶警没有進我的家,可能因为我当时的想法符合了法,师父就保护了我。考虑我的安全,当天儿子就把我送到省城的亲戚家。当地派出所和大队的人去省城找我亲戚要人,那几天,为了躲避恶人,我在广场蹓跶了几天才回去。

两年后,我从省城回到当地。回来后,就溶入修炼集体。二零零二年初,我县在短时间内非法抓捕了十八位大法弟子,我儿子又要我离开老家,我坚决不同意,告诉他们说:现在是正法修炼,师父安排我做的事情,我要做,因为当时我的家中是资料点,我负责一方同修的资料。那时,我家儿子和儿媳做资料,我负责给同修送。儿子看我态度坚决,就没有再坚持他的意见。

二零一三年,本地恶人又非法大抓捕大法弟子,几天内一共抓了十四位大法弟子。儿子和儿媳又想让我出去躲避风头,我说坚决不能走,现在大法弟子损失这么大,资料点被破坏了好几个,我们更应该听师父的话,多承担些,多救人,这个时候怎么能脱离集体呢?儿媳妇就说,要把打印机先放在她的亲戚家中,等风声小些再取回来,我也没有同意,我说这是救人的法器,只要我们的心在法上,在救度众生上,谁也动不了。儿媳妇听了我的意见,打印机一直放在我家,做资料一天也没有停止。

三、师父呵护 有惊无险

二零零一年的七月,我去给村里的同修送资料、真相光盘,还有真相币,我一边走一边贴着真相粘贴。被从后边走过来的当地派出所的副所长看到,他抓住我的手,问我贴的是什么,我告诉他说:“我贴的是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问我为什么贴这个?我说大法治好了我的病,我贴在这里,让其他人看,也能治好别人的病。

这时围上来好多人,我大声的告诉大伙,我得的是什么病,省城医院都没有治好,修大法好了,你们都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都能治好你们的病,你们都念吧。听到这些,副所长没有了反应,松开我的手,向南走了。在师父的加持下,我有惊无险,我又一边走一边贴着真相粘贴,给同修送资料去了。

有一次,我去农村学法点送资料,就在那里参加学法。当地派出所来人抓捕,我不配合邪恶,高声喊道:不准邪恶抓好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当时,我身上带有二千元的真相币,准备给其他点的同修兑换了一千六百五,还有三百五十元的真相币在身上。恶警把钱都搜走了,我夺回来一千六百五,他抢走了三百五十元的真相币,把我们其中六人都带到派出所。

在派出所,我就发正念,不报姓名和地址,不配合邪恶的任何命令和指使。等到夜间十一点的时候,他们就开车送我回家,我要自己回去,他们不同意。我不愿让恶警進我的家,到了原来我住的家,家中没人,他们非要把我交给家人才可以。一连兜了三个地方,他们有点不耐烦了,说:你要不想回去,我们再把你带回去。我想师父说:“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我立刻请师父加持,让他们送我回家。我对他们说,去我侄子家吧。我来到家中,孙女给我开的门,他们一看,什么都没有说,对着门头拍了照片,就走了。

我到家正好是全球发正念的时间,发完正念,这时儿子和儿媳才从她娘家回来了。我悟到是师父的安排,儿子和儿媳从来没有回来的这么晚,这还是第一次。今天要是回来的早,发现我不在,不仅为我担心,可能要到处去找我。谢谢师父的慈悲安排,我流下了感激的泪水。

四、听师父的话 真修心性

前年,有人要买我家的宅基地建房,找到我,问我是否同意卖。买主原来是买我邻居的地,后来邻居不愿卖了,就又想买我们家的。为了避免矛盾,当时我让儿子找到邻居沟通好以后,才对买主说同意卖。

但是,听说我们家卖地了,原来同一个生产组的人,纷纷找我儿子,说我家的宅基地里面有集体的地,不能让我们一家通吃了,卖的钱要拿出来。开始儿子给我说这事,我没有太往心里去,只是想师父说了算,也没有再细问情况。但是,生产组人揪住我家儿子不放,大有闹架的样子。

那些天,儿子和儿媳都纠结这件事情。我看到了,心想,没有偶然的事情,把自己当作修炼人,把这个利益之心一放到底,我告诉儿子和儿媳要守住心性,不失不得,我们差的那些方面,说不定师父用它给我们演化呢。

师父对我们全家也是精心保护,每当我随意打开师父讲法就听到:“你放下了吗?”儿子随意打开师父的讲法就听到:“给你上天的梯子你不爬”;儿媳妇听师父的讲法,打开就是“提高心性”[3]。我告诉儿子,这是师父给我们安排的上天的梯子,我们一定放下利益之心,走好师父安排的路。

土地出让款总共二万四,我和儿子把生产组的人找到一块,告诉他们钱在这儿,你们随便拿去吧,剩下的我们再要。生产组队人本以为需要很长时间口舌,才能办妥的事情,没有想到我和儿子竟是这个态度,生产组人面面相对,一时间竟没人好意思说话了。

开始他们还提出要拿走一万四,也许是大法的原则在制约着他们,最后他们拿走一万。我和儿子什么话都没有说,等他们把钱数好以后,我主动说:“这个事情让大伙操心了,也费心了,让儿子请你们吃饭,谢谢你们。”儿子也跟着说:“谢谢大伙。”他们看到我和儿子真实诚恳的态度,也都不好意思去吃饭了。临走时,生产组闹的最凶的那个人叫着我儿子的名字说:“我真看不透你。”

回家后,我和儿子想起他说的这句话,我俩都认为他说得是对的。那当然了,一个常人怎么能看透大法修炼者呢?师父说:“常人不能理解炼功人,无法理解,思想境界差的太远,拉开的层次太大了。”[3]看来一场不能避免的利益之争,在大法弟子面前化解了。

事情过去以后,我和儿子、儿媳切磋,他们都是在帮助我们修炼的,以后再见到他们,要和以前一样自然打招呼,不要心存怨恨,师父说:“你要不能爱你的敌人,你就圆满不了。”[4]

但是师父说:“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3]期间有两件事情也是直冲人心来的。

第一件,生产组拿走一万元钱,说是用来给村子里安装路灯,但是等到路灯安装好以后,我们才发现,哪里都有灯,就是我家路口没有灯。我看到后,知道这是给我提高的,我想我家几辈子门口都没有灯,也过来了,我告诉儿子媳妇,钱都给他们了,还想灯干什么。不想它,放下。

第二件,卖地时,地里面的树都是我家种的,有一颗最大的树长在地边上,那是我進了王家的门亲手和丈夫一起种的,四十多年了。卖地时,让邻居砍走了,那天我回家,看见光秃秃的树根,仿佛一个刀子插進我的心窝,我猛然一惊,立刻想到师父的话:“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3]我马上就抑制这个坏念头,告诉自己不想它,不要它。现在什么也动不了我的心,我啥也不懂,啥也不知道,就知道跟师父回家,钱财、任何东西都动不了我。

五、信师信法 病魔踩脚下

大概是二零一二年的端午节,我骑着自行车去给母亲送饭,骑着骑着,自行车链瓦掉了,连人带车摔在路旁的沟里,我面朝下趴在沟里,怎么努力也爬不起来,我在地上趴着,心里面求师父救我。当时有几个小孩子走在路上,看到我,一个小孩说那边好象有一个人,一个小孩子说不是吧,好象是条狗,因为那天我穿一身黑衣服,又是趴在地上。我听到他们说这话,心想,今天别说我是一条狗,就是说我是一头驴,我也不生气,一定要守好心性。

就这样,我一边想着向内找,守住心性,一边再求师父救我。这样大概过了一两个小时,来了两个男的,说话还是外地的口音。他们下到沟底,热情主动的帮助给我侄子打电话,态度非常和蔼。第一次没有打通,又打一次,侄子才接到。打通电话以后,这两个人转眼就不见了,我连感谢的话都没有来及说。

当时我也没有想这么多,后来侄子来把我接走了。我趴在侄子的三轮车上,腿在下面耷拉着,不能坐起来。侄子要送我去医院,我说不要,我是修炼大法的,有师父管,吃了饭,你送我回家就行了。等吃了饭,送我回家时,坐的是侄子的两轮电动车。这时我才想起帮助我打电话的两个人,农村的公路上,在十二点到下午两点时间,很少有人走路,我摔倒的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又是外地人,怎么走在这乡村僻野?而且来的突然,走的突然。我一下子意识到这是师父派人来救我。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去年七月的一天,我准备去农村给同修送资料,电动车被儿子放在地下一层的地下室里,因为地下室没有灯,我看不见锁眼,就让孙女帮我去把车锁打开,孙女一脸的不情愿,爱理不理。我看到眼里,心里就来气了,心想养你二十多年了,一点事都不干。就这不正的一念被邪恶钻了空子。

我带着负面的思想到了地下一层,也不知道怎么开的锁,我骑上电动车,就上了地下一层的斜坡,当我开到斜坡的最上面时,车子就上不去了,我加大马力也没有用,车子就从斜坡上面急速的倒退下来,我还骑在车子上,连车带人重重的撞在墙上,又摔在地上,电动车还压在我的身上。

我忍着剧痛,求师父帮我站起来,同时向内找,清除解体负面思维,生出慈悲心,包容心。过了好大一阵子,我才从车子底下爬出来。好在是中午,地下室里面没有人看见我。我慢慢起来之后,慢慢把车子推到地面,啥也没有想,就给同修去送资料了。

夜间,我需要到卫生间,怎么也起不来了,我没有惊动孩子,我自己就在地上爬着去卫生间,正好被儿子看见,他用力把我扶起来,帮助我。

第二天,按照约定,我还要去农村送资料,儿媳妇看我摔的这样,就说:“我去送吧。”我说:“不要,师父让我干的,还是我去。”我发了正念,就又去了。

以后九个月的时间,每次站起来时候,都要慢慢的用力才行,但是不管它是什么症状,什么表现,我就不承认,就正念清除,没有耽误我做任何事情。

还有一次,我在做饭,当我拿着碗在对着锅下面时,突然我双腿一软,跪在灶边,手中的碗,也掉到锅里。我发正念向内找,坚持站立起来,手也发软,一碗水也端不起来,我双手按住案板,把水向前推一点,我双脚就往前挪一点,就这样,坚持煮好面。我又去洗菜,手拿的菜筐也落翻在地。我从内心不承认它,否定它,用正念清除背后干扰迫害我的黑手,乱法烂鬼。

把事情做完以后,我去倒垃圾,垃圾打翻在厨房门口。儿媳妇回来了,看见垃圾,问怎么垃圾在这里?我告诉她不是有师父保护,我也在这里了。媳妇说:“你要不能做饭,就不要做了,我来做。”我说:“我做,我能干,啥都能干,有师父,我一定行,以后你看见我这样,或者哪里做的不好,别说我不行,只要看见,就帮助我清除解体邪恶。”

六、坚修大法 得福报

十年前,我们周边养鸡户進的同一期鸡仔,全部都生病了,经过检测,最终认定是防疫疫苗出了问题,制药厂家同意包赔损失。但是,由于其他养鸡户要求赔偿的条件高,厂家根本就不来了。在这期间,儿子主动不要现金赔偿,告诉厂家自己是靠养鸡赚钱的,不是叫你们包钱的,看看能否帮助我们治好鸡仔就可以了,厂家很是感动。其它养鸡户要钱,厂家不同意给。我家是厂家多次主动打电话,催着儿子去提赔偿款,最后包赔我们三万元。更稀奇的是,拿到赔偿金以后,经过我们悉心治疗,我家的鸡仔的病全都好了。细算起来,那一期的鸡苗比哪一批鸡苗赚钱都多,我们全家都认为这是师父安排给我们的。

二零一二年,我的孙子考大学,在距高考不足百天的时间内,有一天回来状态不好。我问他有什么心事,他说,我的成绩在全校高三摸底考试中不理想,我虽然很努力,但是成绩也没有明显的提高,心中有些压力。我听了以后,就说:“你从小跟奶奶听法,也知道大法的美好,信师信法,没有师父做不到的。你从现在开始,坚持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端正学习态度,不为考上什么大学,只想自己应该努力学习,大法的师父会给开启智慧的。”孙子听了以后,高兴的走了。高考时,孙子的分数超出一本的分数线四十七分,上了理想的大学。

在师父用自己承受延续的时间里,我要坚修大法紧随师,做一个师父满意的弟子。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大曝光〉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