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淋巴癌的哥哥康复了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我今年五十多岁,是在职教师,一九九八年春季开始修炼法轮功,把自己见证大法的超常与神奇选择几件写出来,与同修们分享。

被医院确诊淋巴癌的哥哥站起来了

在五、六年前,我二哥患了淋巴癌,肿瘤压迫神经腿有些不好使。当时哈医大二院、肿瘤医院都确诊为淋巴癌。由于我大哥也是腿不好使被医院误诊离世,为了不重蹈覆辙,家人把我二哥有关病例等材料送到北京找两位专家,诊断结果还是淋巴癌。

二哥在外经商多年,人也精明,心里也猜到得的不是好病。当时没人敢告诉他真实病情。大家都劝他炼法轮功,可他迟迟不同意。我请了几天假来到他家。炼功人不能撒谎,还不能直说,我就问他:“二哥,你觉的医院能不能治好你的病?”他沉思了一会,悲观的说:“医院治不了我的病。”我说:“既然这样为什么不试试法轮功呢?”于是我与从外地赶来的妹妹(修炼人)、母亲(修炼人)从不同角度讲,如得病的原因,列举明慧网刊登的一些大法神奇超常的例子,揭露天安门自焚伪案等真相。

在我们的劝说下,他拿起了《转法轮》,说把自己交给师父。我与妹妹一起听他读法。后来他做了一个梦:师父把一大块黑胶皮放在一个大磨盘上(过去农村磨米用的)。我们告诉他师父开始给你治病了。不几天,他从胸部往下彻底失去了知觉,生活不能自理。母亲、我与妹妹开始鼓励他不让他放弃大法。这期间,他除了看书就是听师父讲法。

大约过了一个多月,在两个医院和两位专家确诊无法医治的情况下,他站起来了。之后他做了两次复查,身体都很好。时至今日,二哥还很健康。

二哥的亲身经历,让知道二哥病情的人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二嫂告诉我她每次坐车,上车就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也把此例告诉了很多人,向人们讲述大法的美好与超常。

“法轮功真神奇”

我在老家曾与去外地打工回来的一人讲过真相,几年之后,他从外地回来。那天,我去车站等车路过一家饭店,他从饭店里看到我,就急忙走出来拦住我,激动的与我说:“你说的是真的,法轮功真神奇”。

于是他向我诉说了他得福报的经历:原来离开老家前,有一年冬天他用四轮车从山里往回拉柴火,寒冷的冬天,山路崎岖,路面有雪很滑也很窄,他从很陡的几十米坡上放坡(我们当地称从坡上往坡下踩着车闸靠惯性往下滑车叫放坡),车闸突然失灵,土路不平又不直,路面窄而光,山路两面是深浅不一的大沟,车象脱缰的野马,摇摇晃晃从坡上快速下滑。可想而知,如果任其发展就是车毁人亡。危急时刻他想起我对他说过,遇到危险时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化险为夷遇难呈祥,他急忙大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一喊,车慢慢缓了下来,一直安全到坡底,他也喊到坡底。

事后他很后怕,他很感谢法轮功师父救了他。他念念不忘,几年过去直到看到我还很激动地诉说着师父的伟大、慈悲。

梦中师尊为我修牙

记得二零零三年七月初从劳教所回来有一段时间放弃了修炼,但从自身周天的运转与孩子从车祸中脱险,我知道师尊没有放弃我,始终在看护着我,等我走回来。几个月后,当我再拿起大法书时,我知道已失去了很多宝贵的时间,我就如饥似渴的抓紧一切时间背法。

有一天突然牙疼,这之前我从来没有牙疼过,那种痛无以言表。晚间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的口腔有一间房子那么大那么高,师父手里拎着一个兜子,拿着工具一个个敲打我的牙,给我修牙,醒来后牙痛消失了。

后来牙又轻微的疼了一次,然后又做了一个相同的梦。梦中师尊两次为我修牙,彻底根治了我的牙。直到今日我的牙再也没有无缘无故疼过。

师尊帮我离开拘留所

二零一五年八月末,由于诉江我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在拘留所里,同修说出去不能签字,因为让你签字的单子上有诽谤法轮功的话。当时我想:出去签字时我得好好看看那上面都写些什么内容。我离开那天,果然如同修所说,我没有签字也就没让我离开,不过我心里很稳。那天早晨起床后师父就把一段法打進我脑中:“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1]我脑中反反复复就是这段法。心想:宇宙都是师父造的,邪党的拘留所算什么,走不走是师父说了算。

一个多小时以后,一位女警带我拿着没有签字的单子到下面签字,她们知道我家来人接我了,想让妹妹(常人)签字。妹妹很聪明,她当时说上卫生间,其实是为了在卫生间等我,我走到楼梯底部看见妹妹也很意外。我们几人一起来到外面一间办公室,我看见女警把单子放在桌子上还是让我签字,我旁边站着一位领导,他们不停的劝说。

妹妹稍作停留,快步走向门口,我也紧随其后,当时屋里大约有四、五个人吧,他们象定住了一样,只在原地喊签字、不让走,我与妹妹很轻松的推开了门走出来。来到外面一间屋子又与接我的朋友交谈几句才离开。我知道是师父帮我开门离开的。

家人受益

小叔子一家四口人和我女儿从北京回来过年,冬天道滑、不熟悉路、又是傍晚,结果车掉沟里,车被撞坏,人很安全,孩子的姑姑都说:你妈妈炼功,李老师保护了你们。

大姑从外地领着六岁的小孙子来到老家(在我们这把父母的出生地称为老家)。孩子每晚都在半夜看见不好的东西趴在屋地看他,他害怕就一直哭闹不停,别人看不见,搞的人们不得安宁。我给他戴上护身符后,孩子就好了。人们都称大法神奇。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