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受益的家族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从一九九六年母亲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到二零零八年我小女儿得法,我们家族中先后有七人走進大法修炼,沐浴在浩荡佛恩中。

在修炼中,我们获得了心灵的健康,摆脱了病痛的折磨,成为懂得生命意义、道德高尚的好人,成为懂得修炼真谛、历史使命的生命。这一点在今天的社会环境中,尤其在被中共邪党败坏、黄赌毒遍地的环境中,更是无比珍贵。

幸运的母亲

一九九六年三月,当时六十六岁的母亲患严重的结肠炎,肚子疼的睡不了觉,每天只能吃一点点稀粥,勉强度日,骨瘦如柴,医院也束手无策,由于母亲身体太弱,不敢做手术,怕下不了手术台。母亲说:“我今年过不去了,给我准备后事吧。”

幸运的是,母亲遇到了修大法的王婶。母亲在王婶家待了三天,看完了师尊的讲法录像,学会了五套功法,回家后就象变了个人似的,人精神了,药也不吃了。第二天看见一瓶洗面奶,随口就念了出来“黄瓜洗面奶”。母亲没念过书,不识字,怎么认识字啦?真奇怪,那时我还没有得大法,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母亲走進了大法修炼不到一个月,病全好了,人也胖了,看到母亲从一个奄奄一息的人,一个月间变成了一名红光满面、精神焕发的大法弟子,我们姐妹五人也在一九九六年相继走進了大法,成为了助师正法的大法徒。

女儿起死回生

二零零八年,小女儿得了淋巴纵隔肿瘤,肿瘤之大,长十一厘米,宽九点五厘米,当地医院不敢收,介绍我们去北京肿瘤医院。小女儿虽然没修大法,但看病的一路上总是有贵人相助,肿瘤医院床位紧张,一位专家就介绍我们去肿瘤医院分院—三环医院。我们刚到那里,护士长就通知我带上片子去会诊,其实三环医院也没有床位,偏巧一位患者的疗程结束,要回家休养,这个床位就给了小女儿。病房是二人房间,那位患者回去后,再也没人来。

小女儿躺在床上,我坐在她身边,给她读《转法轮》,困了就坐着打个盹,醒了接着读,一直发着强大的正念,求师尊加持,让小女儿走進大法。小女儿从小就悟性好,九岁那年发高烧一宿,第二天丈夫让我带她去医院,我对女儿说:“你是去打针,还是去你五姨家听法?”她愉快地应声道:“听法!”我上班去了,中午小女儿欢蹦乱跳的到学校找我,我一摸烧退了。

第二天早上九点左右,女儿突然喘不上气起来,护士急忙给输上氧气,气流放到最大量,可还是憋得上不来气。医生护士束手无策,转身都走了,病房里就只有我们一家四口。女儿坐在床上呆若木鸡一动不动,目光从我大女儿、丈夫、我的脸上一一扫过,好象和我们告别似的。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左右,我发现女儿的鼻翼平静了一些,就指了指氧气瓶,她点头示意—明白。大约又过了二十多分钟,女儿呼吸正常,能动了。她用手指了指输氧管,做拔掉的动作。

晚上女儿说:“妈,我都死过一回了,今天上午那会,我感到只有小细线那么宽的缝往上喘气,一个意念打过来:别喘了,两眼一闭就解脱了。那时候实在喘不动了,真想把眼一闭了之,这时又出现一个意念:不行,我还有大姐、还有爸妈、还有师父呢,我不能死。就这样一想,那根小细线就一点点加宽加宽,我还看到我飘起来了,你们都围着我在那哭呢。”

那天晚上十点左右,女儿说肚子疼,去了卫生间:“妈,我便血了!”女儿大声叫起来。“姑娘,别怕,师父给你净化身体呢。”我加持着女儿的正念,待我把女儿扶上床躺下,回过神来一看马桶,盖上迸溅的全是血,一放水,马桶堵了,也没多想,就上床接着给女儿读法。早晨主治大夫来查床说:“小姑娘,你昨天可把我们吓坏了,这太危险了,明天可得化疗啦。”小女儿说:“大夫,求求你,明天给我一天假吧,我要和家人逛逛长城,去看看八达岭。”大夫说:“行。”然后悄悄把丈夫和我叫到办公室说:“现在肿瘤这么大,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可不能去八达岭啊,借个轮椅推着她在院里蹓跶蹓跶,千万不能自己走路啊!”

那会有个亲戚去医院看望女儿,我让丈夫和大姑娘推着小女儿,我出去送亲戚。当我回来时,只见小女儿在北门的大树下在向我招手:“妈,过来!”“咋一个人跑来啦?”“妈,我想好了,不住院了,就回家一心一意修大法了!”小女儿接着说:“刚才咱们出来时,护士长说:‘出院啦?’那是师父让我出院啊,咱们刚来三天就出院,那是师父借护士长的嘴点化我,我今天早上一出来,那束阳光照到我手上时,一个声音对我说:‘瘤子都打掉了,化什么疗啊?’你忘了,昨晚我去卫生间后,你冲马桶时,马桶堵了?师父昨晚就把瘤子给打掉了。”

二零零八年过大年,我们全家四口跪拜师尊,感谢师尊的救度之恩!

迫害中坚定正信,师父看护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大法后,母亲、大姐、二姐、我还有四妹、小妹都先后因修炼大法遭恶人绑架。母亲面对邪恶,不惊不怕,慈悲善念解体邪恶,恶人企图勒索哥哥三千元钱,母亲说:“我儿子没钱,儿子,不给!”警察就把母亲绑架到派出所。母亲一路上讲着大法的美好,用亲身经历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警察面对大法弟子洪大的慈悲善念,最后开车把母亲送回家。

大姐被非法劳教两年,二零零五年我被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一三年我被乌丹公安局绑架,枉判四年半。二姐、四妹也被中共绑架过,小妹在河北、赤峰多次被绑架,并送去洗脑班洗脑。二零一七年七月我去集市发放真相资料、讲真相,再次被绑架,在师尊慈悲加持下正念闯出。

二十二年的风雨坎坷,我们家族的这个修炼群体抱着对大法的正念走过了血雨腥风的十八年,悲壮心酸,庄严神圣。家族中尚未修炼大法的亲人除一人外全部三退了。修炼时间越久,越觉的大法的珍贵,越感谢师尊的慈悲救度,越希望更多的人能了解法轮大法的真相,分享到大法的福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