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的感恩

读二十年前的日记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今天,在找些备用纸张时,拉开柜门,一个静置在一摞杂物最上层的硬壳封面笔记本出现在眼前。翻开的一刹那,想起这是以前的日记,我读着里面的文字,特别注意看一看每篇日记标注的日期和天气,二十多年前的往事一幕一幕在脑海浮现。

年轻而迷茫的心

这本日记是当年哭着开始记录的。勤劳善良的母亲突然与祖母发生了很大的矛盾,十八岁的我无奈地背着家人哭了一次又一次,最终,祖母带着怨气离开了我家。

家庭矛盾带来的苦恼触动了我内心厚重的忧郁,我才会那么伤心的哭。从小,父母希望我能考上大学,成为天之娇女。那个时候,成千上万的莘莘学子都有着同样的“大学梦”,我也不例外,可我偏偏每逢大考都临场发挥失利,每一次,除了责备,我没有得到一丝安慰,十八岁那年,我被安排到一家国企工作,学生时代就这样结束了。

从没有考上理想的初中学校那年开始,我就只能默默忍受着挫败、失意,转眼间就要离开校园了,这时的我对踏入社会感到莫名的焦虑,我因强烈的自卑而变的有些敏感、脆弱,只会避开身边亲人的视线独自哭泣。

国企的工作按部就班,为了将来,我利用业余时间读书想要拿个象样的文凭,还渴望着“成功”,想要出人头地,想要赚大钱。当一位熟识的阿姨要我做传销时,我满以为是赚钱的机遇,投入资金取回来一堆没用的产品后,我意识到被骗了,我没再去拉别人。那个公司很快被查封,我损失了三千多元,而拉我下水的熟人却得以挽回她自己投入的资金。从此,一想到那位阿姨利用我的信任欺骗了我,我就无法原谅她,甚至对自己都非常不满、怨恨。

九十年代末,社会上很多人口中说的“老实”,已经不再是夸赞,而是“无能、无用”的代名词。而我内心是那么的好强,不甘人后,我开始恨自己总是被人嘲弄、欺负,我想让自己强大起来。一次骑单车与一位中年妇女相撞,说不上是谁撞谁,这时我一反立即道歉的习惯,没等对方反应过来,就使劲大声指责。中年妇女申辩了几句,便躲开我,走了。第一次这样强势的推卸责任,从而保护了自己没有挨骂,我很高兴,感到自己“赢”了!

但是,我扪心自问自己是不是在被改变?而我非常清楚这种改变并不是我所希望的。我很迷茫:人到底应该怎么样活着?这本日记里,我对自己的否定和不满随处可见,却鲜有肯定之辞。“哪片天地属于我?我属于哪儿?”“还没有找到人生的航道……”在这样类似呼喊的字里行间,宣泄着最真实、最无助、最深切的苦,那是年轻的我在找寻着生命的意义,却苦于得不到答案。

家有喜事

一九九七年夏,在邻里和朋友的推荐下,母亲开始每天一早出门去炼法轮功,然后买菜回家。没有多长时间,我惊喜地发现母亲变了,变化可真大!生活在一起天天见面,我都看到她明显的变了:显得年轻了,很精神,人开朗了,脸上的笑容也多了。我感到家里似乎有喜事一样,说不上来具体咋回事,就是从未有过的开心。

母亲每天都坚持炼功,每天都讲她炼功的感受,遇到了什么事情,如何按照真、善、忍去对待。一天,母亲告诉我,一九九二年法轮功师父在北京传法,那一年她平生第一次旅游就是去的北京。“只可惜那个时候不知道啊!如果能早点学,读了《转法轮》这本书,我就不会和你奶奶闹矛盾了!”

母亲平平淡淡的说出这些话,完全是包容他人、只要求自己做好,对我震动很大。母亲性格比较倔强,她对祖母一直都很孝顺,从未红过脸。三年前发生的矛盾,母亲还是占理的,我从未想过怎么样能化开这个矛盾,亲友之间从那以后有了芥蒂,母亲心里当然也不痛快。一晃三年过去了,没有想到这些矛盾和心结,就在母亲修炼法轮功后这样轻而易举的解开了!我说不出来的高兴,就是想:母亲修炼法轮功真的是太好了!

为他人着想

第一次明明白白的在利益得失中吃苦。那时,我在工作和学习之余,偶尔读一读法轮功书籍,觉的这些书完全不同于所看过的其它的书,完全超出了我所学的、所知道的范围。从小受的教育使我以为无神论是绝对的科学真理,而视其它为“迷信”。什么是修炼?我一无所知,也不太能理解,只是,看了法轮功师父的书之后,我记住了“真善忍”三个字,我觉的,我也想做个好人。

日记里,我不再那么忧郁、自怨自艾了。一九九八年七月中旬,公司里丢了一件货,价值三千多元,公司要负责管理的三人赔款,我是其中一个。对我来说,这不是个小事。日记里记录着我的难过、着急,与以往不同的是,我想到了他人。约十天左右,在没有告诉父母的情况下,我心事重重,精神上承受比较大,因为我想要自己承担,而不是推给父母;同时,我分析公司处理此事的过程,显然自己最不可能出错,可是想到其他同事,我做到了没有往外推责任。过程中,我总是想起了法轮功师父讲的道理,虽然难以放下利益的想法使我备受煎熬,但是即使心里这样的苦,我还是决定按照师父说的去做。赔款事件刚刚过去,我很意外的被调到公司总部管理部门工作,那是好几位年轻同事都在争取的岗位。或许这个结果是师父鼓励我做对了呢?!

母亲带回来的法轮功书籍,我都一一拜读,并将书仔细包好,特别的珍惜和尊敬。母亲从炼功点上听说了谁家放师父讲法录像,就告诉我让我去听师父讲法。

我清楚的记得,那天晚饭后,去附近的老奶奶家看法轮功师父九天传法学习班的讲法录像,一连九天,每天晚上去听课的人坐满了一屋子,大家都很安静。每天听完课,我就高高兴兴的回家了。日记本里只有一次听课的记录,非常简单:一九九九年一月十二日至二十日,写着“今天听了课”或者“听课”,没有具体的内容。看到这里,我想:那个时候感受是没有那么深啊,现在真的体会到,当时能聆听师父讲法,我是有多么的幸运!

净化身体

还在上学的时候,我经常犯胃病,学习一紧张就犯,一次一次痛的很厉害,每次送到医生面前就不痛了,医生也就查不出毛病。最后一次痛的时间比较长,检查做了胃镜,诊断出有胆结石。母亲再三考虑,还是不想给我动手术。后来,母亲的同事说某气功能治病,母亲让我跟着练,花了钱,还办了什么证,一段时间后,我感觉越来越不舒服,每天很累,从家到大院门口几分钟的路我都觉着腿象灌了铅似的,走不动。现在听了法轮功师父讲法,我立刻明白了,那是附体功。

一九九九年三月十一日,天气晴朗,我在公司上班突然感到浑身不舒服,发冷,头沉沉的,就象得了重感冒一样的症状。我靠着办公室窗下的暖气片,默不作声,心里想:是不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呢?等到下班回到家,跨入家门,正在门口洗衣服的母亲一眼就看了出来,问:“你不舒服吗?”我答应了一声,说:“今晚我不想吃饭,就想睡觉。”到房间倒头就睡了。第二天早上醒来,我发现自己好了!一身非常轻松!非常的舒服!我高兴极了:悟对了!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了,真来了病哪有这么快就好的!而且真的是不同寻常的舒服!

从此,我走路、上楼都非常轻松,当时回想起以前灌了铅似的腿,脑子里就会想到:“法轮功师父讲的都是真的。”这次净化身体是难忘的经历,那感受至今仍记忆犹新,这是只有修炼了法轮功才能亲身体会到的,这事实对我思想的冲击也非同小可。最清晰的念头是:法轮功师父讲的都是真的。

由于受到被灌输的无神论观念的左右,我对自己的世界观的认识总是有所保留,不能完全相信师父在法中所讲的,这非常严重的阻碍、干扰着我对法轮大法的理解。但是,无论我理解的多么有限,我都渐渐地在实践中亲身体会到、证实了这一点:师父讲的都是真的!

伟大的法轮佛法使我摆脱了无神论的精神束缚,成为现在懂得人生真谛的生命。这脱胎换骨的升华,来源于法轮功,来源于师父的慈悲。谢谢师父!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