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于修炼人的正念——“没事”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岁末得法修炼的老大法弟子。从《明慧周刊》上,经常看到有同修遇危急事说“没事”的交流文章。之后我在经历魔难时,也以修炼人的正念对待,心想“没事”,果然没事。

一、头破血流,瞬间即好

一九九九年四月中旬,我在家中蹬着小圆凳到书柜顶上拿东西,没想到小圆凳翻了,我的头磕在了钢琴腿上,疼的我半天起不来,捂着脑袋一个劲“哎哟、哎哟”的叫疼,直到我丈夫说要扶我起来,我才撒开手,却发现手上全是血。我知道脑袋开瓢了,得去医院缝针。

但一想到医院,立刻明白了,我是修炼人。当时头上的血还在往下流,我就想:没事,没事。血立刻就不流了。当天下午,我即去同修家参加了集体学法,仿佛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四天后,我把头上的结痂弄下来,看到一寸多长的嘎巴上,带掉很多头发,头皮秃了一绺,但很快秃发的地方就长上了头发,至今连个疤痕都没有。

而与此同时,我的一位男同事的脑袋也开了瓢,也是一寸多长的口子,上医院缝了十几针,两个星期才拆线。

二、脚被车轧,丝毫无损

二零零三年早春时节,我和母亲乘坐出租车去商场购物。我坐在后车座上,车到达商场后,我说了声:我下车了啊,然后就开车门下去。但我的脚刚站到地上,司机却把车缓缓开动起来,我眼睁睁的看着车轱辘从我的右脚脖子顺大腿转一圈下来。剧痛使我的脸都变了色,但我却装出笑脸,心里想着“没事,没事”,若无其事的走到车前,把母亲接下车,往商场走去。

这才发现脚上的新皮鞋被轧裂了鞋帮,脚后跟红了一阵,后来发现大腿青了几块,仅几天就好了,我的腿脚至今安然无恙。

三、头痛难忍,一念即好

前不久,我突然头痛的很厉害,我以为是玄关设位,一、两天就会过去。可是很多天过去了也没好,而且疼的我什么事情也干不了,在家躺了一阵。我寻思,这要疼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呀?难道要三个月、五个月吗?想到这,我立刻警觉了,这不是干扰吗?我立刻否定自己不好的想法,发出一念:“立刻好”。果然立刻就好了。

四、十字路口,紧急跳车

我是近七十岁的人了,前不久与四位同修(包括司机)发完真相光盘回家途中,为了使我能及时赶上公共汽车,在靠近十字路口、红灯停车的地方,同修让我赶快下车。我想时间还来得及,又是十字路口,就没有下车。但另一位同修却急促的催促我下车,我只好打开车门下去。就在脚正要着地时,车子突然开了起来,我赶紧收回脚,但身子重心已在车外,如果颠下去,就会被车轧着。当时司机与副驾驶座上的同修聊的正欢,根本不知道后座上发生的事情,我别无选择,只能跳车了。

跳车前我赶紧求师父让车不要轧着我,然后双脚悬空,纵身跳了下去,左胳膊肘支撑着摔在了地上。我当时看了一下疼痛的臂肘,虽然心里想着“没事”,但却狠狠的甩了下胳膊,怨恨催我下车的同修。就这颗怨恨心,使我的胳膊肘摔破了。回家后,认识到这次发生的事情是因为自己平时总爱听别人的,主意识不强造成的,不能怨恨别人,胳膊肘的伤很快就结痂脱落了。

修炼中没有偶然的事情。这些事情的出现,或是欠债还债,或是干扰,或是因为自己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或是在某个问题上需要修炼提高了等等。总之,都是有原因的,因此遇到问题,或出现状况时,应该及时向内找,尤其过病业关时,要用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改变以常人看问题的方式来对待修炼中出现的问题,平时注意修好自己的一思一念,师父说:“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1]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